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喻黄】论信息素的N+1种用法(ABO)(上)

“AO之间根本不存在什么纯洁的友谊。”

在食堂吃饭的黄少天听隔壁桌如是说。

可他和喻文州是不一样的啊,黄少天想,怎么就不能是学长照顾新生,社长照顾社员,或者是单纯的想用他来驱个蚊的关系?

黄少天,21岁,作为一只风油精味的Omega,在这个夏天深深地陷入了沉思。

——————

与喻文州的相遇并不是偶然,毕竟作为话剧社的一员,迟早是要认识社长的,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确实很有戏剧性。

话剧社一年一度的迎新活动定在开学第二个月,今年是去郊外的小山野营,黄少天和一起入社团的新社员一起负责生火,却没想到那个新社员经验不足完全没有考虑到风向,一阵大风刮过竟然把最近的那顶帐篷给点了。

喻文州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被烧的只剩框架的帐篷,和旁边被熏的满脸黢黑努力救火的黄少天。

都是时辰的错,彼时的黄少天想。

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喻文州带着他的铺盖慢悠悠的走进自己的帐篷,毫不犹豫的霸占了它。

然后在喻文州往帐篷里撒防蚊水的时候果断拦住了他。

“不要搞这些多余的东西,有我就够了!”

后来喻文州才知道黄少天的信息素是风油精味的,当时差点以为他要投怀送抱了。

事实证明,黄少天确实很管用,纯天然无污染谁用谁知道。

对于他们好英俊好温柔的Alpha社长跟一个第一次见面的Omega就同居了的这件事,社员们纷纷表示心碎,私下里不知道脑补了多少字的八卦剧情。

然而神经大条的黄少天并没有意识到,即使随着社会的发展,Omega不用像以前那样对Alaph严防死守,但眼下这种在这么小的空间里共处一室,还是有点不合时宜的。

而且喻文州看起来也丝毫没有在意的样子。

“怎么说也是我的失误烧了你的帐篷,我可以补偿的!”黄少天用诚恳的双眼盯着喻文州,“夏天山里蚊子多,这几天帮你驱蚊的工作我全包了,包你满意。”

“那我要是出去呢,你总不能一直跟在我旁边吧,”喻文州面带微笑看着面前这个努力求原谅的Omega。

“能啊!我保证这几天你到哪我就到哪。”黄少天拍着胸脯立军令状。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社员们发现他们社长无论走到哪里,身后都跟了一个小尾巴,而且还是个看起来顶不错的Omega。

黄少天本身长得好看,性格又好,一双眼睛笑起来可讨人喜欢,几天相处下来对他有好感的人也不少。

喻文州身为优质Alpha,有颜值有才华,追随者只多不少。

野营的几天里,两个人毫无自觉的全程腻在一起,看得一众社员捂胸长叹,心碎成风中飘零的渣渣。

野营的最后一天,大家去山上的小溪旁合影留念。要不说话剧社就是不一样,社员都很有想法,为了个合照,大家居然自己动手做了道具来布景。

黄少天挨着喻文州坐在树下,往一块泡沫上粘彩色纸带。一阵小风吹过,黄少天努力吸吸鼻子,用手肘轻轻戳了下喻文州。

“欸,社长,我一直觉得你信息素挺好闻的,淡淡的,有点像一种饮料,”黄少天略微思索,一拍脑袋,“你是雪碧味的。”

“也没有很大差别吧,”喻文州继续往彩带上倒胶水,“我的信息素是柠檬味。”

“对对对,就是柠檬,是我闻过最好闻的信息素了,”黄少天毫不掩饰的用心里话拍了一番马屁,低下头继续手里的活。

倒是喻文州,抬起头来复杂的看了他一眼。

——————

回到学校后,黄少天就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大学生活。

有课上课没课自习,偶尔和同学们约着打打球,吃完晚饭按时去话剧社报道,排练结束和喻文州去吃个宵夜。

说起吃宵夜这事,黄少天一开始是拒绝的。

但他能拒绝宵夜,却拒绝不了喻文州。

毕竟能得到社长亲自教他演话剧的机会实在太难得了,一定是喻文州看到了他的表演天分,黄少天暗暗的想。

——————

“你九点以后从来不吃东西的,”宋晓看着喻文州满身烧烤味的从门口进来。

“新来的社员要在今年的汇报剧里演一个角色,给他讲讲要点,顺便吃点。”

“是野营碰见的那个,好像是叫——黄少天?”

“这你都知道了?”喻文州把沾了烧烤味的上衣脱下来。

“你的八卦太好打听了,该不会是真看上人家了吧。”

“恩,”喻文州顿了顿,“我们的信息素非常契合。”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能指着信息素来找伴侣?”洗好澡的郑轩从浴室擦着头发出来,正好插一嘴。

时代的发展,信息素的匹配已经不是唯一的寻找伴侣的标准,提倡自由恋爱的现在,在一起的AO多多少少在信息素上都有一点偏差,真正契合的已经很少。像黄少天这样和他契合程度如此之高的,能遇见实在是运气。

“我看重的不是这个,信息素只是个巧合,”喻文州语气变得认真起来,“关键是我发现自己真的挺喜欢他。”

——————

黄少天接到的角色是个小配角,倒也不是特别重要,但有几场戏都在整部剧转折的关键点,演不好的话比较影响最终效果。

黄少天是第一次演话剧,大家都在辛苦的排练,想在最后的汇报演出上一鸣惊人,他也不好意思拖大家的后腿,也努力的在一旁揣摩角色练习台词。不过还是有很多地方演起来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正坐在台边冥思苦想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瓶水。

顺着视线抬头,眼前出现的是喻文州。

“刚才念了那么长一段台词,喝口水润润嗓子,”喻文州冲他微微一笑。

黄少天这时候还真有些嗓子冒烟,又总琢磨不透演法,整个人正处在焦灼的时候,喻文州这一瓶水来的刚刚好。现在在黄少天眼里,喻文州简直就是来拯救他的天使,看他一笑简直如沐春风。

喻文州在他旁边坐下,听着黄少天跟说他发现的问题,很认真的一个一个的解答,一点一点的帮他分析。

认真起来的Alpha最帅了,黄少天盯着喻文州近在咫尺的侧脸,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社长,你怎么吃了那么多夜宵都不长胖呢。”

“?”喻文州有些疑惑的看向他,不明白黄少天话题怎么跳的这么快。

下一秒黄少天就拉过他的手按上自己的肚子。

“你摸摸,吃了几天我肚子上都长了一圈肉。”

————TBC————

黄少天:文州,你摸摸,我都怀了你的孩子了

提前祝小天使生日快乐!黄少永远都那么可爱那么帅!

三发结束,也可能两发

评论(24)
热度(177)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