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喻黄】论信息素的N+1种用法(ABO)(下)

张佳乐已经不能好了,他本来想开导一下黄少天,结果没憋住笑成了一个傻子。

黄少天觉得郁闷极了,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这嘴,这下好了,尴尬到极致了。

室友们知道了这事纷纷表示舍不得黄少天,毕竟学校规定已经结成伴侣的AO是可以搬出去单住的,而没了黄少天,他们还怎么防蚊啊!

“滚滚滚滚滚,我这里都这么糟糕了,你们能不能不笑了,好歹憋个几分钟装装样子不好么,”黄少天深深的觉得自己交友不慎,但也不能怪他们,毕竟自己干出的这件事实在是——太傻b了。

“啊啊啊啊啊!”黄少天内心仰天长啸一百遍。

那天的事情以黄少天突然大脑清醒逃之夭夭告终,临走的时候还编了一个无比蹩脚的理由,说感觉天要下雨得赶着回去收衣服。

结果那天晚上还真就下起了瓢泼大雨,连下两天差点没把学校淹了。

大雨把暑气一扫而光,难得的凉快了几天,离社团恢复排练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近,黄少天也一天比一天紧张。

他实在是害怕见到喻文州啊!没事干的演什么捉奸在床的戏码啊,临到头还要死不死的顺嘴威胁喻文州。

他当时怕不是疯了吧。黄少天很想谁来一耳光把他抽醒然后发现都是做梦这多好。

沉浸在后悔中的黄少天被响起的手机铃声吓了一跳,飞快的扑过去接通了电话。

“喂——”

“少天,今天怎么不来排练,”喻文州温润略带磁性的声音传来。

黄少天手一抖差点把电话挂了,卧槽刚才怎么没看是谁就接了,想好的躲他几天呢,这么快计划就被自己搞没了?

“那个……”黄少天开始瞎扯,“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本来想跟你请个假去医院的,结果给忘了。”

晒衣服的张佳乐从阳台探过头来,开玩笑道,“你又怎么不舒服了,不是劝你了么,怀上了就生下来啊。”

黄少天冲张佳乐比了个手势让他一边待着,继续应付喻文州,然后喻文州哪是那么好糊弄的。

“怎么了,严重么,我现在正好不忙,陪你一起去医院。”喻文州看了下时间,“你等我半小时,我这就来。”

“别别别别你别来,”黄少天飞快阻拦,听喻文州这语气八成是猜到自己是随口编的,干脆放弃了,迟早都要面对的又不是再也不见面了,叹了口气道,“一点也不严重,不去医院也行,我换个衣服就去排练。”

“那好,不急,路上注意安全。”

黄少天隐约觉着电话里喻文州的声音蒙上了一层笑意,现在也来不及深想,随手抓了一件T恤套上,想了想又从衣柜里拿了另外一件换上,出门前还鬼使神差的照了下镜子,理了理发型。

————

到了礼堂的时候喻文州正坐在观众席上看社员们排练,黄少天进来以后跟社员们打了个招呼就老老实实的坐到喻文州旁边等候发落,他都想好了,要是喻文州提起那天的事,自己就承认错误。那天自己根本也没考虑到那个Omega和喻文州的关系,万一人家本来关系就不错呢,给自己这搅和了,那自己不成棒打鸳鸯的罪人了。

可一想到两个人可能真有点关系,黄少天心里还真有点不痛快,自己怕不是看上喻文州了,黄少天心里一惊,然后就听见喻文州说。

“按照剧本,给你加了一场戏。”

喻文州开口就说正事,别的事一个字也没提。黄少天有点摸不清套路,还是顺着话问下来,“什么戏?给我加戏了,是不是说明我演的不错?”

“当然,你这阵子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里,”喻文州侧头看他,“这场戏和你以前演的都不一样,没什么台词,你大概会有点把握不好,我一会陪你演一下先找找感觉。”

喻文州说的这么严肃,看来这场戏是真不好演,黄少天的斗志一下子被激起来了,“没关系的,我肯定能演好,绝对不会因为我的原因影响最终表演效果的。”

“那好,现在正好有空,我带你去旁边先练练,”喻文州站起身来,示意黄少天跟着他。

两个人走到舞台背后没有人的地方,在小仓库门外停下来,这个地方够安静,也不会有人打扰,黄少天往四周看了看,开口问道,“剧本先让我看一看吧,是什么样的戏?”

话刚说完整个人就往后一个踉跄,被喻文州一把推进了身后的小仓库里。

仓库没有灯,整个空间黑漆漆的,只有门缝里透出的一点光线在地上留下一道细长的影子,黄少天瞬间有点懵,这都什么情况。

“喂,”他刚开口准备发问就被一起进来的喻文州堵住了嘴。

如果说刚才黄少天是有点懵,现在他已经彻底死机了。

喻文州居然把他骗到这里强吻他?卧槽,这是什么神展开,黄少天在心里吐槽,但很快他就没心思吐槽了。

不知道是两个人心意想通还是单纯因为喻文州吻技太好,黄少天居然被亲的有点舒服?他最初不知道往哪放的双手也慢慢攀上喻文州宽阔的后背,渐渐的给他一些回应。

不知道过了多久,喻文州才放开黄少天,却没有松开抱着他的手。

“这场戏……”黄少天干咳了一下,满脸通红,依然试图假装正经,“加在哪里。”

“就和我说这个?”喻文州的声音近在迟尺,喷出的气流吹的耳朵痒痒的。

“这也是你的初吻么?”黄少天一定要把这个问题问出口,如果是,那和他一比自己也显得太生涩了吧。

“当然,”喻文州不禁失笑,紧了紧抱着他的双臂,“过几天就和我搬出去住好不好。”

“我们这样是不是……”黄少天还在整理措辞。

“我喜欢你,从第一次见面,然后越来越喜欢,”喻文州告白,“你喜欢我么?”

“废话……”哪怕光线昏暗,黄少天也不太敢看喻文州的眼睛,一边小声嘟囔着,“亲都让亲了,还问这种问题。”

“所以呢,”喻文州笑着揉揉他的头发。

“当然是喜欢啊,虽然我发现的比较晚,”黄少天把头埋在喻文州肩窝蹭蹭,像是撒娇,“你别再撩我了,怪不好意思的。”

————

对于黄少天要和喻文州双宿双飞这件事,他的室友们一点也不惊讶,毕竟早有苗头,现在再摆出一副吃惊的样子未免太假。

大家聚在一起好好的给黄少天举办了一个迷你欢送会,并且讨论一下今后如何对抗蚊子的问题,然后纷纷拉着黄少天的衣袖表示不舍。

临走时,张佳乐体贴的代表室友们送了一箱东西给黄少天作为道别礼物,搞得黄少天还真有那么一点小伤感。

然而到了新家打开箱子以后,黄少天的那一点伤感顿时不翼而飞,这都是什么鬼。

“看来少天的室友都很奔放么,”喻文州看了一眼满箱的qing趣用品,调侃道。

“你别看!辣眼睛!”黄少天飞快的把箱子盖上,“我马上就把它寄回去还给张佳乐。”

黄少天像是一刻也忍受不了这些东西,立马拿胶带打包换了双鞋就去楼下找快递了。

喻文州边打扫卫生边看着黄少天离去的身影,想着黄少天那帮子室友还挺有意思的,不过送的东西是用不上了,毕竟黄少天本身比它们有趣多了。

————FIN————

提前一个小时十分钟祝小天使生日快乐!

黄少坠可爱坠帅了

评论(3)
热度(90)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