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双花】蛀牙

#双花#


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天空上,天空一碧如洗,这么好的天气,张佳乐却坐在公园的草地上满心忧愁。


一只遛弯的金毛经过张佳乐身边,似乎感受到这人浑身散发的忧郁气息,迈着小碎步过去安慰的蹭了蹭张佳乐,而后听到主人的呼唤又一步三回头的走开了。


张佳乐眼神里充满了忧郁,继续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无奈阳光太过刺眼,禁不住打了个喷嚏。


孙哲平买了两瓶水回来就看到张佳乐缩在草地上,抬腿走过去坐在张佳乐旁边揉揉他的头。


张佳乐眨着忧郁的双眼看了身边的人一眼,突然扑进孙哲平怀里,“大孙啊,我的人生就要不完整了啊……”


孙哲平:“……”


张佳乐有了一颗蛀牙。


这颗蛀牙很靠里,还是孙哲平前几天亲他的时侯发现的。


事情就是这么的奇怪,没有发现的时候一点症状也没有,然而一旦发现了就会立刻应景的发作一下。那天过后,张佳乐就开始一阵一阵的牙疼,直到疼的忍不了终于被孙哲平拽进了医院。


张佳乐往牙科椅上一躺,看着头顶明晃晃的灯,闻着特有的药水味,觉得自己就是案板上的一条鱼。


“啊,这颗牙蛀的有些严重,怎么现在才来,补不起来了啊,拔了吧。”头发有些发白的老牙医拿着小镜子在张佳乐张着的嘴里扒拉两下,慢悠悠的说。


“都怪我早没舔到。”孙哲平很有诚意的在心里默默自责。


经过细致的检查拍片,医生最终建议张佳乐把牙齿神经抽掉,否则牙神经不清理干净以后还是会疼。


张佳乐听到需要抽牙神经坐不住了,多疼啊。张佳乐哀求的看着一旁的孙哲平,努力伸爪子去够他。


孙哲平握住张佳乐伸来的手捏捏,笑着对医生说,“好,听医生的,约个时间吧。”


张佳乐瞬间觉得无比绝望,简直白装乖了!愤愤的想把手抽回来,奈何被孙哲平察觉到又捏紧了些。


回去的路上张佳乐忍着一路都没和孙哲平说话,孙哲平喊他他就把头扭过去,直到回家吃过饭孙哲平才有机会把他抱进怀里好好的哄……


“有病就得彻底的治啊,一次性看好以后就不受罪了,好不好。”孙哲平把人又往怀里揉了揉。


“那我看叶修也挺有病的,他就不治!”张佳乐反驳。


“……”孙哲平拍拍怀里人的头,“你跟他比什么,他没治了!乖,都约好时间了,不疼的。”


“疼。”张佳乐哀愁道。


“不疼。”孙哲平安慰。


“疼……”张佳乐可怜巴巴看着孙哲平。


“不疼。”孙哲平一脸诚恳。


“你不疼你去,我睡觉了。”张佳乐毛了,起身就要走。


然而还没迈出一步就被孙哲平一把拽回来重新跌进怀里,看着怀中人因为担心拔牙忧愁的小脸,孙哲平可耻的萌了,一手抬起张佳乐的下巴就吻了下去。


“……唔”,张佳乐还生着气呢,猛然间被吻了一时反应不过来,伸手推拒却丝毫没有反应,一会儿就沉溺在吻里了……


趁着张佳乐晃神的功夫,孙哲平把人一抱往卧室的大床上一扔化身为狼扑了上去……张佳乐还记得自己在生气呢,该争取的权益还没有争取到怎么能做这种事!张佳乐很是认真的反抗了一下,然而挣扎无用,也就任人宰割了……


“色狼……禽兽……混蛋……”,太阳照进房间,张佳乐感受着腰部的一阵阵酸痛趴在床上数落孙哲平的劣迹。


孙哲平拿着一套干净衣服回到房间就看见床上的人醒了,肩膀露在被子外面,还很有精神的在骂他。他走过去在床边坐下,伸手到被子里帮张佳乐轻轻揉着腰,“睡好了就起来吃饭,下午还要去拔牙呢。”


“禽兽,”张佳乐撇嘴,“不去!”


“……”,孙哲平无奈,“昨晚说好的,不带反悔的啊。”


“骗纸!”张佳乐扭头,“什么时候说好的!”


“就在这说好的啊,忘了?”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笑笑,拍了拍床。


张佳乐瞬间找回了记忆,耳朵尖开始泛红,把脸埋进枕头里不说话了。


最终孙哲平连哄带骗还是把张佳乐带去拔牙了。


离预约时间早,孙哲平就带张佳乐来医院旁边的公园逛会儿。张佳乐蹭进孙哲平怀里默默的为即将离开自己的牙齿悲伤。


“大孙啊,我的躯体,就要残缺了啊……”张佳乐忧伤道。


孙哲平神经一跳,“说什么呢,拔颗坏掉的牙齿而已,你要是舍不得回头拿回家贡着。”


“那我还是少一颗牙……”张佳乐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我们再装一颗,金的银的随便挑。”孙哲平揉揉怀里的人。


“镶玉么,”张佳乐一脸愁容。


“镶!”孙哲平一脸诚恳。


“可我,还是好紧张啊啊啊啊啊!”张佳乐趴在孙哲平肩上磨牙。


纵使再紧张张佳乐最终还是又一次坐到了牙科椅上,顶灯一开,张佳乐心想这回真成待宰的鱼了。


打了麻药的原因张佳乐整张嘴巴木木的没什么知觉,就听到医生拿着各种仪器在他嘴巴里钻孔清洗,清理神经的时候还是有些疼透过麻药传了过来,张佳乐皱了皱眉,孙哲平蹲到他旁边捏捏他放在椅子边的手。


忙活了半天,最后医生往张佳乐嘴里的创口塞了团纱布,宣布张佳乐结束了煎熬。


回去的路上孙哲平说为了庆祝张佳乐终于摆脱了牙疼君的困扰休息两天以后要带他去吃大餐,张佳乐麻药劲未过不能说话只能点头表示赞同。


吃了两天清淡的食物修养修养,张佳乐的牙齿终于无碍了。


“牙不疼的日子真幸福啊!”张佳乐默默感慨,拿起一只麻辣虾放进碗里。


“你牙齿刚好,少吃点辣的,别发炎了又。”孙哲平舀了一小碗果蔬汤递给对面的人。


“唔,我再也不要蛀牙了,太难受了,”张佳乐说着又敲开一只螃蟹。


孙哲平看张佳乐吃的开心,凑过去用手指轻轻擦去他脸上粘的点心屑。


这次拔牙过后张佳乐对自己牙齿的情况异常的上心,生怕再生一颗蛀牙又要遭一次罪。


这天张佳乐站在阳台拿个小镜子照自己的牙齿,孙哲平蹑手蹑脚走到跟前从背后一把搂住他,“照什么呢又。”


“我好久都没看有没有新的蛀牙了。”张佳乐对着镜子细细的检查。


“这有什么好看的,”孙哲平夺过小镜子放到台子上,“我帮你查不就好了,用得着费这劲。”


“你怎么查……唔……”张佳乐还没反应过来就又被吻了,孙哲平细细的品尝过他口中每一个角落,渐渐加深这个吻。


良久,孙哲平松开他说,“好了,查完了。”


“你占我便宜!”张佳乐喘着气愤愤然。


“你便宜不给我占给谁占,”孙哲平笑笑,圈紧怀里的人,“以后经常检查,我保证不会再有蛀牙了。”


——————————————FIN————————————


啊,牙医是最可怕的医生品种,啊 (>﹏<)


评论(2)
热度(39)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