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瓶邪817贺】轩车来何迟

文|南辕


日子一天天近了。


吴邪焦虑的在院子里打着旋。


「我说你别转了成么,头晕。」坐在院中藤椅上的解家当家扶额。


一旁的黑瞎子听见自家媳妇说头晕,立马狗腿的扑过来给媳妇揉头,解语花一把他拍去角落里蹲着,觉得头更晕了。


「我焦虑,」吴邪一脸忧愁,「你说小哥的腋毛走路会绊着么。」


解语花此刻很想把吴邪也拍去墙角蹲着,然而想了一下闷油瓶的身手,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吴邪没得到回应,转了一会觉得有点腿酸,就找个地蹲下歇会,解语花终于得到了点清闲,长舒一口气。


然而,只安静了一会。


「小花你说我穿什么衣服去呢,」吴邪抬头看着解语花诚恳的求意见,「那件条纹的怎么样?配那条牛仔裤呢?要不我去重新买一套?」


「我说,你瞎担心什么,穿什么不重要,关键得是你那张脸,所谓小别胜新婚,穿了还得脱……哎呦。」


解语花一开始听着黑瞎子这话还挺在理,然而越往下听越不对劲,终于忍无可忍把黑瞎子拍在了墙上。


解语花盯着吴邪脸上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看了一会,说,「你别胡思乱想了,去睡会儿吧,几天都没好好休息了,还等着你去接他呢,自己先垮了怎么行。」


人在被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的时候,是感觉不到疲惫的。此刻经解语花一提醒,吴邪才发现自己已经几天天没睡好觉了,此刻反应过来,那种疲惫一下子涌了上来。


吴邪慢慢走回房间,把厚厚的窗帘放下来挡住光线,屋子一下子暗下来。巨大的空虚感涌上心头,吴邪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强迫自己暂时忘记那些执念般的思绪。


这一觉吴邪睡了很久,没有人叫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屋内的光线比之前暗了不少,他睁开眼望着天花板,恍惚间似乎看到了许多交错繁杂的纹路。


青铜门里也会有这样的花纹么。


这样想着,他彻底醒了。


吴邪动了动身子,想拿过床头柜的手机看一眼时间,然而他发现自己的手没有任何知觉。


他感觉不到手的存在。


这些年他跟着黑瞎子练习各种技能,机体已经非常能适应各种环境,已经很少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感觉到吸入口中的空气阴冷潮湿,吴邪警觉起来。


「这里不是解家小院,原来之前是在做梦么,」吴邪轻轻皱眉,「没有小院,没有小花,没有黑瞎子。」


然而之前的感觉又真实的不像话,这些年来,他已经不会轻易的被自己的感觉所欺骗。


吴邪尝试着观察身边的环境,然后,他发现了一个让他无法冷静的现实。


「夭寿啦!我变成蘑菇啦!」吴邪在心里呐喊。


恩,他变成了一朵只有两个大眼睛的蘑菇,一朵青铜门后的蘑菇。


吴邪眨着一双大眼睛,显然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睡了一觉之后怎么会变成了蘑菇?而且还长在这种鬼地方。


他呆呆的看着头顶繁复的花纹,心想,闷油瓶也在这里么。


反应过来后他不禁在心里苦笑一声,原来自己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性思维,还是比不过那个人。在这种未知状况下,他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如何摆脱,而是在想那个人。


青铜门内光线忽明忽暗,空气阴凉,吴邪无数次的想过,猜测过那扇门后到底是什么。然而,什么都没有,或者说,真的有蘑菇。


吴邪眨了眨大眼睛,强迫自己冷静分析现在的情况,而后,他发现了一个不算好的事实。


他长在青铜门最偏僻的角落里。


「这样闷油瓶要怎么才能看到我啊!」吴邪焦躁,「难道闷油瓶真的会无聊到看每一朵蘑菇有没有长眼睛么!」


这样想着,吴邪脑海中开始自动循环起一首歌。


「采蘑菇的闷油瓶,背着一个大箩筐……」


吴邪一脸黑线的甩了甩脑袋,想把这首魔性的歌遗忘,随着身体的扭动,头顶上的小伞也跟着晃了晃。


而后吴邪发现,自己还是一朵质量非常好的蘑菇,白嫩肥美。


然而,


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吴邪镇静的分析了局势,他决定先和同类沟通一下,他尝试着转向左边的蘑菇,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没有反应,又转向右边的蘑菇,眨了眨眼睛,依然没有反应,现在他眼睛有些酸了……


吴邪左右看看,他此刻很想大吼,「说好的同类之间沟通无障碍呢!原来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这时吴邪突然想起了古代神话,似乎面对这种情况有点靠谱。


传说中,如果一棵植物诚心修炼,那么经过了千百年,它就可能技能大增然后———大战僵尸……


吴邪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情况,觉得自己很有这个潜力,毕竟自己是一只有思想有视力的蘑菇,万事俱备只缺个人形了!说不准稍微的一修炼就成了,再说了小说里穿越不都是自带金手指的么,虽然他现在没有手指……


于是吴邪开始气沉丹田,想象自己是世外高人,努力发功,恩,使劲,用力。


所谓天道酬勤,皇天不负苦心人。


“噗……”


吴邪终于成功的,


憋出了一个屁。


吴邪无奈了,绝望了,如果他有手,现在一定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丢死人了……


又变着法折腾了好一会吴邪终于放弃了,抬头静静看着头顶的纹路,希望能发现什么端倪。


不一会儿,他感觉到有人往这边来了。


居然是,采蘑菇的……闷油瓶……


吴邪此刻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闷油瓶采个蘑菇路线为何如此诡异?!不吃窝边菇么!


眼看着闷油瓶越来越靠近,吴邪隐隐约约有些期待,然而,也有些恐慌……


而后,伸过来一只修长有力手,轻轻握住了他。


「卧槽!」吴邪奋力的开始挣扎,「我去!闷油瓶要采我啦!我要挂啦!小花救我!」


「呃……」感觉到手中蘑菇的动静,闷油瓶不解的低下头,对上了一双大眼睛。


吴邪看着闷油瓶,眨了眨眼,而后缓缓屏住了呼吸。


那个他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的人,此刻近在咫尺,丝毫未变的容貌,还是那样沉寂的黑发,十年的光阴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一丝痕迹。


闷油瓶看着这朵诡异的蘑菇,与那双眼睛安静的对视。


这双眼睛给他一种很奇异的感觉,有种发自内心刻入骨髓的熟悉,那个他永远无法忘记的目光。


「吴邪。」


闷油瓶轻轻唤道,声音在青铜门巨大的空间内来回反射产生奇异的共鸣。


这个十年来只在梦中重温过的声音,此刻,温柔的唤着他的名字,吴邪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来面对这一切,他只是静静的看着。


在吴邪不可思议的眼神中,闷油瓶缓缓俯下身,在吴邪头顶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吴邪醒了。


天刚刚黑下来,黑瞎子在院子里张罗晚饭,小花嫌弃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进来。


他皱着眉揉了揉太阳穴,拿过床头的手机看了眼时间。他只睡了一会儿,然而他却觉得像是经历了长时间的跋涉般疲惫。


吴邪仍有些恍惚,如此真切的容颜,那样熟悉的声音,指尖传过来的温度,一切并没有随着醒来而模糊,反而愈发清晰。


是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果然只要遇上那个人,所谓的原则,所谓的判断和谨慎,都不翼而飞了,明明是那样荒诞的梦境,只要有他,自己都会希望是真的。


所谓劫数,不过如此。


吴邪深吸一口气,平复了情绪,打开门走到院子里打了个招呼和大家一起吃饭。


台风的缘故,这几天并不很热,临行的时候,胖子带着自己的装备匆匆赶来。


「几年不下地,你这越来越富态了,」吴邪上下打量着胖子调侃道,「也该练练了。」


终于再次上路。


一切都和以前一样,又不一样。


这一程,吴邪在脑海中演练了千百次,然而时光是磨平一切的利器,太多的东西,或改变或消失,已和回忆中的景象大不相同。


吴邪一步一步的走着,突然觉得,时光重叠了,他所迈出的每一步,都落在过去的影子上。


这是一条必须要走的路。


这些年来,吴邪从一个爬山都有些踉跄的青年终于变得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率领一队人奋不顾身的做一件事。


最后一件事,最重要的,一件事。


「他会不会把你忘了。」黑瞎子靠在大门帮他们把行李送上车的时候随意问道。


「我们说好的。」吴邪答道,也是说给自己听。


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当你把鬼玺放在我手上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了,十年后,我打开那扇门,你一定会在那里等我。


吴邪知道此行危险重重,当年来的时候有小哥,然而现在只有自己,但一定要走,只有走完这一程,才能不辜负自己,不辜负这十年的光阴。


终于站在青铜门前的时候,吴邪忽然觉得有些脱力。


白天里密密麻麻的人面鸟在头顶交错盘旋的铁链上沉睡,仿佛十年一觉未醒。


「我就要醒了,」吴邪对自己说。


手上握着鬼玺,吴邪突然想起来曾经在杭州的店里,他曾经开玩笑的对闷油瓶说,「如果有一天你回来找我,你刚在门口站好,我就给你开门了,你会不会很感动。」


吴邪低头笑笑,闷油瓶现在也在赶过来给我开门么。


青铜的缝隙缓缓的扩大,吴邪安静的站在门前,青铜门内没有一丝光亮,门外的光线顺着缝隙一点点透过去印出一道淡淡的光柱。


吴邪觉得开门的时间过了许久许久,久过了十年,久过了一生。在门缝里,他仿佛看见年少的自己匆匆赶到古董铺前,初见那个背着黑金古刀从楼梯上走下来的安静青年。


只一瞬,却入心。


被大力拥入怀中的时候吴邪还有些恍惚,很快反应过来便紧紧的回抱过去。


「吴邪,你来了。」闷油瓶贴着吴邪耳边轻声说,气流拂过耳朵内细小的绒毛有些痒痒的,然而吴邪此刻却只想哭。


「小哥,我们回家。」


回到长白山下的临时住处吴邪就被拉进了房间,小花想去喊两个人吃饭却被胖子一把拦下了。


「拦我干嘛?」


「久别胜新婚啊,你想想,小哥他憋了十年……」


「……」


房间内,闷油瓶搂着吴邪躺在床上补眠,吴邪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此刻在这个温暖的怀抱中,一会就睡熟了。


闷油瓶低头看着怀中思念了十年的容颜,收紧了手臂,失而复得,何其有幸。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让他觉得安心。


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清晨,微弱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两个人身上,并没有温度,却让人觉得温暖。


闷油瓶缓缓的低下头,吴邪感受着闷油瓶温柔的目光,一如看着那朵青铜门后的小蘑菇,他轻轻凑过去迎上闷油瓶的唇。


真好,我这十年来所有的坚持都是真的。


那些执着又刻骨的思念,终究会送我,去你的怀里。


——————————FIN————————


这一天终于到了。


等待终于结束,却有些怅然若失。


一直觉得等待最美的其实是过程,尤其是有期限的等待,一天比一天更靠近希望,更欣喜。


不过真好,他们终于重逢,而我们,也终于见证。


从吴邪收到那条短信开始,我们就一同感受着他的悲喜,分享着他的秘密。


这些年,吴邪走过,小哥走过,我们也陪着他们一同走过。


十年一瞬如沧海。


终于不用再说,静候临归了,他已经回来了。


思君令人老,轩车来何迟,然而,并不迟。


还好,


天真仍在,


小哥仍在,


那些一起等待过的岁月,都在。


百年枯藤千年雨,那么美的地方,他们一定会幸福。


小哥,欢迎回家。









评论(2)
热度(8)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