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喻黄】意外的赠品

#中秋快乐!#

#有私设#


“先生,恭喜您成为我们开业以来第一百位客户,这是赠送您的,请拿好,欢迎下次光临,最后提前祝您中秋快乐。”营业员程式化的微笑,将一个袋子递到客人的手上。


对这种店里组织的活动,喻文州表示理解,然而这个赠品……喻文州看向接过的月饼礼盒上趴着的雪白色生物,一团毛球感受到上方投来的目光,拱了拱身子抬头眨眨黑溜溜的眼睛。


于是出来采购素菜的喻文州就带着额外获得的一盒月饼抱着一只兔子回家了。


喻文州把兔子放到地上换拖鞋,毛球伸展开身子,扭两下抖抖一身绒毛,四处打量了一下,然后撒开腿跑到沙发前的厚地毯上一躺,翻个身露出软软的肚子,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喻文州只觉得眼前一团白色的东西闪过,而后就看到刚带回来的兔子非常自来熟的开始享福了。


看到喻文州走到身边坐下,毛球睁开眼睛保持躺着的姿势歪着头瞅他。


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养一只这么萌的生物,也算是阴差阳错吧,喻文州笑着挠挠毛球的肚子,看毛球痒得蜷起身子躲他的手,思索道,“既然到我家来了,给你取个名字吧。”


毛球听到这突然翻身起来扒拉喻文州的手,搞得喻文州有些莫名其妙。


毛球一个兔在那比划了半天,发现喻文州依然一脸困惑的瞧着它,于是跳上沙发开始划拉。


毛球在沙发上居然划拉出了五个字,喻文州看清楚那几个字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皮质沙发被兔子的小爪子划花了……


“玉兔黄少天”,沙发上印着这几个歪歪扭扭的字,旁边蹲着一只圆溜溜的兔子。


“……”喻文州沉默了,他想不出谁会和他来这么个玩笑,这看上去,简直太扯了,他摇了摇头,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捏捏兔子的毛绒绒的小脸蛋,“沙发的事我不计较了,我不知道是谁把你训练的这么好,不过从现在开始,你是我养的兔子了,要乖,恩?”


毛球见喻文州一点都不相信他,在喻文州的手再次凑近的时候扑上去咬住了那根修长白皙的手指。


“……”喻文州看着含着自己手指的兔子,再次沉默了,自己这是把兔子惹急了么……


黄少天是一只生活在月亮上的兔子,俗称,玉兔。每天的生活就是,捣药,捣药,捣药……然后偶尔停下来感慨一句,“啊,手好酸……”或者偶尔停下来叹息一声,“啊,手还是酸……”


月亮上清清冷冷的,唯一的乐趣就是看美人,看着嫦娥拖着长裙走来走去。前几天嫦娥把它抱到树上休息,一不小心手一松把它掉了下去,醒来时它就在一个超市的门口了。然后被营业员绑上蝴蝶结放在了赠品堆里,然后被喻文州领回了家,再然后,他发现,原来在人间也是可以看美人的。


黄少天看着眼前这个好看的人,感觉他身上散发着和自己捣药的玉杵一样的温润气息,觉得莫名的开心,然而这个人似乎一点也不相信他的话亏他费了大劲画出了那么几个字。


“爪爪磨得好痛,”黄少天低头蹭蹭自己的小爪子,觉得只有变身才能让这个好看的人相信他了。


喻文州看到面前的毛球突然松开他的手指团成一团一动不动,觉得有些奇怪,忍不住想戳一下露在团子外的长耳朵,结果手还没碰到,伴随着小小的“砰”的一声兔子突然不见了,一个裸体的青年蜷缩在沙发上。


看到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喻文州异常的冷静,只默默收回手按住了自己的额头……不烧,是真的……


“我真的是玉兔,”黄少天坐起来眨着大眼睛诚恳的看着喻文州,头发还有些乱糟糟的。


喻文州看着眼前这个丝毫不在意自己裸体状态皮肤盈白的青年,再次伸手抚上了头……头好痛……


黄少天就这样住了下来,在他各种解释了以后喻文州终于相信了他的身份和来历,此刻他裹着喻文州宽大的睡袍窝在沙发上看电视,领口有些大露出一截分明的锁骨。


“唔……好饿……好想文州……文州文州文州……”黄少天看着电视里一家人吃着大餐默默对手指,不住的念叨。


于是喻文州回家的时候还没站稳就迎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你回来啦!!我们吃饭么!”黄少天抱着人蹭啊蹭。


黄少天变成人形后兔子的习性有些还是改不过来,没事就腻在喻文州身边蹭蹭求抚摸求抱抱,让喻文州看着这么一个大活人蹭在自己怀里很是尴尬。


吃完饭后,喻文州刷了碗坐到电脑前处理自己的事情,怀里揣着吃饱喝足变成兔子的滚滚圆的毛球。黄少天满足的趴在温暖的怀里,不时的抖抖耳朵,毛绒绒的耳朵扫过喻文州的下巴,喻文州笑着摸摸黄少天的头,气氛异常温馨。


周身暖洋洋的,黄少天有些昏昏欲睡,眯着眼睛小憩,良久,他抬起头看看喻文州。眼前的人下颚线条绷的很紧,很是认真的样子,一双温泉般的眸子专注的盯着电脑显示屏。那样温暖的眼睛,仿佛能融化广寒宫台阶上的坚冰。


盯了半天眼前的人都没有低头看一眼自己,黄少天莫名的有些不高兴,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吃电脑的醋,黄少天抬起一只爪子扒拉喻文州。


感觉到动静,喻文州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兔子歪着头瞅他,微张着三瓣嘴。在喻文州顺了两把毛同时成功的求蹭蹭之后,黄少天满意的躺下去睡着了。


黄少天的兔形状态对光线特别的敏感,天一亮他就醒了,趴在喻文州枕头边静静的瞅着依旧熟睡的人。


真好看啊,黄少天看着看着忍不住往那边爬爬凑近了仔细看,突然觉得如果广寒宫里有这样的一个人陪着他,或许就不会那么孤单了。又看了几眼,黄少天伸爪轻轻按按喻文州的唇,鬼使神差的把脸凑上去。


喻文州突然的醒来让偷看的黄少天猝不及防,一个踉跄就趴倒在喻文州脖子上,三瓣嘴亲上喻文州的嘴巴。


于是在每日的求抚摸求蹭蹭求抱抱之后,黄少天又自主添加了一个新的项目——求亲亲……


喻文州觉得有些无语,然而黄少天每次都能得逞,看着眼前人呆萌的样子喻文州实在是狠不下心推开,就由着他去了。然而凡事过于放任都是不好的,不知道在第几次之后,喻文州突然在黄少天轻轻扫过他嘴唇的时候忍不住加深了这个吻。


看着黄少天湿漉漉的眼睛,喻文州心想完了,他喜欢上这只兔子了。


然而中秋节快到了,离别的日子也越来越近。黄少天和喻文州说过,月亮圆的时候广寒宫的门打开他就可以回去了,喻文州看着眼前依旧无忧无虑的人,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黄少天这几天逐渐习惯了人间的生活,待的愈发的开心,也不恢复兔身了,每天缠着喻文州陪他干这干那,晚上就缩在喻文州怀里安安稳稳的睡觉。喻文州收紧了手臂,在怀中人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明天就要送走黄少天了,意料之中的舍不得,然而怀里的人这几天却丝毫不见伤感,喻文州看得出黄少天对他的依赖,也不知道回去了没有他陪着会不会想他,想他的时候会不会难过,难过了又怎么办呢,自己又不能在他身边安慰他。


在电视剧中才会有的桥段居然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喻文州觉得无奈,也只能装作毫不在乎送他走吧,若是自己表现出不舍,黄少天见了也是会难过的吧。


第二天像往常一样吃完晚饭,黄少天就把自己恢复成了一团毛球,喻文州抱着毛球放到门口,松手的一瞬间心里空落落的。


黄少天失了喻文州怀抱的温暖,扭着身子转过来抬头看了眼门内的人,黑溜溜的眼睛,一如初见时短短的对视,而后它转过身子撒开腿消失在楼梯尽头。


喻文州慢慢的关上门,沙发上的那几个歪歪扭扭的字还在那里,丑丑的,他就坐在地毯上看着,从来没有觉得屋子如此的冷清。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敲门声响了好几声喻文州才听见。


打开门,一个裸着身体的青年刷的一下扑上来,“呜……你怎么才开门……我以为你不要我了……”黄少天泪眼汪汪的。


“怎么了?”喻文州拍拍怀里人的后背,“怎么回来了?”


“我刚下两层楼就开始想你了,我不走了。”黄少天蹭着喻文州的脖颈,“兔子那么多,让他们再挑一只吧,我要跟你在一块……”


黄少天泪眼汪汪的撒着娇,喻文州习惯性的给他顺毛,然而刚一抚上后背就愣住了,“我们先回去穿衣服吧……”


求仁得仁,喻文州一定是自己捣药太努力了老天爷给他的赠品,黄少天缩在沙发上叼着一只月饼倚着喻文州开心的想,觉得分外满足。


——————————FIN——————————


不出所料我又迟了,,,晚来的祝大家中秋快乐~












评论(1)
热度(69)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