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喻黄】欲言

#轻小说体#


「注视,亦或是离开。」


怎么想这才是最合理的两种情况吧。


-------------


「我啊,有些时候也不是一个坦率的人呢。」


「嘛,就算是可以互相开玩笑的的朋友,有些话,也是不能够轻易说出口的吧。」黄少天转过头,嘴角的笑意像极了这个季节的樱花。


「是可以理解的哦,我也是有秘密的人啊。」上扬的尾音随风散在空气中。


铃声响了。


黄少天急忙理了理因为跑步有些皱褶的衣服,边打量一旁一直整齐细致的喻文州,有些人就是能像这样毫不刻意的一丝不苟呢,果然还是值得嫉妒啊。


隔着一个走道的班级看上去很近,知道的人却明白其实要绕过长长的走道才可以到达,建筑也喜欢这种捉弄人的小把戏,以至于每每课间跑着去见喻文州的黄少天时时抱怨。


我们说,心思细密的人最善于将情绪藏在内心的角落里,虽然躲得过外面那些探究的目光,却也越埋越深再也无法释怀,越是瞒着别人,自己就越是想时时看着心里的那点小心思。


自己喜欢的人每次跑的气喘吁吁来找自己,怎么说,都是有些不情愿的吧,然而这种由心疼叠加成的不情愿,又何尝不是一种甜蜜。


想要拒绝,却不舍得拒绝。原来恋爱就是这样徘徊不定小心翼翼的感觉么,喜欢,果真是值得称之为奇迹的情感。


——这样的感情,又会持续多久呢。


——我,又能再忍耐多久呢。


「叮铃铃铃——」


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响起,前桌的女生收起书包却又忍不住抱怨,「就是说啊,把铃安在我们教室旁边到底是怎样的想法,耳朵会生气的唉。」


喻文州笑笑,或许是真的有些刺耳吧,也只有这刺耳,能将他唤醒于念想之中。


「我们去吃饭吧!」


对面的少年洋溢着大大的笑容,不拿饭盒的手冲这边挥舞。


一条走廊,一节课。


是这样的距离呢。


也可以是,现在这样的距离。


少年大大咧咧的打开两人的饭盒,「哇,文州的菜又比我的好吃,还真是深藏不露呢。」


「我不客气啦!」随手捏起一根青菜放进嘴里。


据说每个人对味道的感受是不一样的,会是怎样的味道呢,那棵青菜。喻文州越来越无法克制自己的好奇。


------------


「喜欢」这样的词汇,说出口到底是怎样的感觉呢,或者说,会得到同等的喜欢么。


听不进去课的时候,黄少天常常会想这样的问题,当然,也有别的问题。


像是,「为什么两个班要隔那么远」,「怎么还不下课」以及「他也喜欢我么」这样的问题。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黄少天也说不清楚,像是突如其来的一场梦境,反应过来时已经那么喜欢了。


「抓住你了哦。」


梦里的人这样说。


「如果明天是末日那么今天会想做什么呢?」被宣传部的女孩子拦下来黄少天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


会做什么呢。


类似于这样的问题,已经被问过很多遍了,对于这个问题,所有的人还都是乐此不疲。或许,大家都相信最后的愿望才是真的愿望吧。


从前的回答都是「再看一遍喜欢的片子」,「再摸一遍喜欢的玩具」或者是更无聊的「就在床上睡一天好了」。


那么,现在是


「想去对面的班级上一天课。」


最后的话,想坐在你后面,看一天你认真写字的样子。


「哈哈哈,你的愿望还真是朴实呢,说不定教导主任就真的帮你实现了。」一个班的好友指着宣传部的调查综合栏笑的毫无形象,「你是喜欢他们班的铃声么,全校声最大。」


是啊,在外人看来,想做一件事一定有着特殊的理由,自己的这个理由,在这个每天发生着数以百计的告白和离别的城市,或许一点都不特别。


「因为有喜欢的人啊。」


--------------


互相喜欢的两个人在一起会觉得局促么,喻文州不知道,然而他现在真的有些紧张。


早晨被隔壁班的女生表白的时候,反而比此刻应对的更加自如。


或许那时想的全是他,对眼前的状况完全没有当一回事吧,被拒绝的女生神色凄然,但却很快抬起头扯出一个元气的笑说「没有关系」。


如果自己被拒绝了,也要说「没有关系」么。


如果把这份心意久远的留藏,就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要选哪一个呢,是左边的,还是右边的。


「我昨天去求了签哦,帮你也带了一个,你挑一个。」少年张开手掌,两个小小的纸包安静的躺在手心里。


就像是两颗糖果,绿的好吃呢,还是红的比较好吃。


其实是无所谓的吧,无论什么样的糖果,只要是「你」给我的,就都是一样的。


「其实两个都是大吉吧。」看眼前人笑的那么高兴,喻文州突然就很笃定。


「你每次都这样我会很困扰啊。」黄少天说,「这次是不一样的哦。」


捏在手里的纸袋意外的没有相应的重量,轻飘飘的好像什么也没有装。


「回去再打开,未知的忐忑也是很值得体会的呢。」黄少天说。


---------------


是啊,未知的忐忑。


黄少天捏着手里剩下的那一个纸包,突然就有些紧张,像是在小卖部刮奖,又期待又害怕的心情。


一张白纸。


会得到怎样的答复呢,或者,连答复都不会再有了。


黄少天最终将表白与否的选择权交给了喻文州,写着表白话语的字条还是被挑走了,说是冥冥之中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然后呢。


这种心情在第二天喻文州的同学来帮他还书的时候达到了极点,果然是被拒绝了么,就连面都不愿意再见一次了么。


礼貌的道了谢告别了那位同学,黄少天带着失落的心情随手翻了翻那本书。


一张字条就这样飘落在脚边,想着喻文州写这三个字时的样子,黄少天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原来还可以有别的结局。


恋爱果然是奇迹。


------------


——「我喜欢你」


——「我也是」



————————FIN———————


我轻小说看得少,,,尽力了,,,






评论(5)
热度(43)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