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伞修】秋日

#百fo点文#


叶修端着杯子看着眼前熟悉的背影,终于忍不住道,“苏沐秋,这是我今天……”


“这是你今天第三次在开水间遇到我,”苏沐秋没有回头,“怎么,又来冲咖啡?”


“第三杯了,这东西喝多了不好。”不见叶修回话,苏沐秋自顾自说道。


“说别人的时候看看自己吧,你也是第三杯了。”叶修走到跟前把茶杯搁在台子上。


“你怎么就知道我是自己喝的,我都是帮部门的同事冲的。”


“是么,身为部门主管还有这样的心思真是下属的福气,”叶修撕开速溶包裹,回头看了一眼,“你怎么还不走。”


“我们关系好啊,”苏沐秋靠在门框上晃晃手中的咖啡,嘴角带了一丝戏谑,“我等你。”


------------


“这两天工作很多么,”苏沐秋余光扫过叶修手中的杯子,“你不是不爱喝这个,都靠抽烟来打精神。”


“我戒了,”叶修随口回道。


“戒了?”这下苏沐秋是真有些惊讶了。


“对,就这几天的事。”叶修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是么……”苏沐秋拖长了尾音,侧头飞快的在叶修唇上贴了一下,舌尖快速的从牙齿前端一扫而过,而后直起身似是回味的舔舔嘴唇,“果真是戒了。”


叶修懒得理他,“想亲就直说,搞这种小把戏。”


说着侧过身一手绕过苏沐秋的脖颈就要贴上去,却被不轻不重的力道推开。


“不了,盛情难却,还是留到晚上吧。”


------------


叶修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除了那层并不密切的同事关系,明明是毫不相干的两个人。


“咳咳……”抿了一口咖啡,叶修忍不住轻咳。


这次的感冒来势汹汹,多久了咳嗽还是没好,不过不抽烟确实对康复有很大的帮助。


“你这样子别抽烟了,会好很多。”


那天在办公室窗台前咳得死去活来的时候,那个人这样说。


放弃一种习惯已久的东西是什么感觉呢,手指间空落落的,像是失去了一部分器官,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浑身的不对劲。


这就是瘾,叶修想。


香烟也好,苏沐秋也好,都会成瘾。


-------------


叶修裹着外套走在回家的路上,天气冷的猝不及防,风透过并不厚实的布料吹的皮肤凉凉的。


不推掉酒局的话,现在该是在暖和的包厢里吃着华而不实的菜,喝着酒。


想到酒,叶修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有机会去算个命的话,会不会得出不要碰酒这样的警告,就算自己会信。


那也,来不及了。


那天的发生的事叶修记得并不清楚,回忆起来就像是蒙着一层纱隐隐绰绰看不清细节,然而要那么清楚干什么呢,无论模糊还是清晰,都已经发生了。


叶修自知酒量奇差,可对自己的酒品却是敢打包票的,自己喝醉了从来都是安安静静的也不会闹事,之所以那天那么反常,归根结底,还是应该怪苏沐秋的那颗解酒药吧。


半醉半醒的,其实才误事,或者说是多事。


苏沐秋是在叶修当上创意部主管的第二年应聘到公司的,那一批只招了一个人,以致于整个公司都对他很好奇。


叶修与苏沐秋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阳光很好的下午,叶修叼着根烟拿着一沓刚汇报上来的文件慢悠悠的穿过玻璃墙壁的走廊。


“你好。”


彼时阳光浓烈的照进来,在苏沐秋睫毛上慢吞吞的镀了一层金光。


不愧是破格录用的人,半年之内苏沐秋就凭能力爬到了与叶修平起平坐的位子,叶修这才重新注意起这个人。


说是重新,也只不过是在原本的基础上加深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两个部门的办公室离得很远,如果不是那场酒宴,除了最开始的那声招呼,二人不会再有交集。


-------------


天冷的缘故,车站人很少,叶修靠着灯箱坐下来紧了紧衣服,揉了揉太阳穴。


说是怪那颗醒酒药,归根究底,不还是自己作的孽。


苏沐秋把车停在车站的时候,叶修已经靠着广告牌睡着了,也不知道这几天的工作累成什么样。


在外面睡着格外的冷,叶修睁开眼看见苏沐秋的车一句话也没来得及说,毫不客气的钻进去抱过后座的毯子裹在身上,应景的抖了两下。


“大冷天的跑来等公交,怎么不让我送你。”苏沐秋往后座扔了个靠垫。


“你没告诉我你不去和他们吃饭。”叶修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


“还用说么,饭局和你,当然选你了。”苏沐秋勾唇。


叶修看着熟悉的道路,自暴自弃的往后座上一躺,“换个方向吧,我感冒了,去你那。”


睡意昏沉的时候最容易让人产生幻觉,叶修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整个人歪歪倒倒,像是风中的一片落叶。


苏沐秋的家布置的简约温馨,让人觉得很舒服。叶修一路裹着个毯子跟个球一样挪到沙发上窝好就不愿意再动了。


苏沐秋换下外套在屋子里忙前忙后,叶修突然有些眼热,他想,自己该是早就喜欢上这个人了,或许在那个洒满阳光的走廊。


可是真正的开端怎么偏偏是酒呢,怎么想和这个东西沾上边总感觉不太舒服。


苏沐秋切了一盘水果,端到茶几上的时候叶修已经睡得歪七扭八了,无奈的摇了摇头头,苏沐秋坐下把沙发上那一堆连人带毯子抱进房间扔到被子里包好。


----------


第二天一切如常,叶修依然在每次倒水的时候“碰巧”遇见苏沐秋,叶修端着杯子,氤氲的水汽上升把脸遮的朦朦胧胧。


“你这是在等我?”苏沐秋侧过身笑的促狭。


“你说的,我们关系好啊。”换了个姿势靠在门框上,叶修忽然发现对面摆画框的位置换成了盆景。


“谁啊,难得我愿意贡献一幅墨宝,这么不知珍惜。”叶修啧了一声。


“算了吧,挂那你看过几次啊,这盆花都摆几个月了。”


“哦?那个角落也不起眼,我从这过了那么多次也没发现,你怎么就注意到了,”叶修往前凑了凑,“你该不是喜欢我的画喜欢的天天看吧。”


“喜欢又怎么了,换下来我还搬回家了呢,就挂在卧室窗户边上,”苏沐秋一脸无所谓。


“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叶修突然问。


苏沐秋转过身看着叶修,眼里乘了满满的笑意,却道,“你猜?”


都怪公司里不正经的人太多,把苏沐秋也带的这么油里油气的,是时候整顿下风气了,叶修有些愤恨的想。


心照不宣的事情终于说出来感觉到底还是不一样,像是憋很久的一口气终于吐了出来,哪儿哪儿都异常爽快。


然而某种程度上,叶修还是有些计较的,分明是两情相悦的两个人,偏偏到头来什么事都是他主动,表白也好,那天的事情也好,不得不说苏沐秋也带着腹黑的基因。


-----------


叶修今天上班的时候拖了个大箱子,看到的人都在猜测装的是什么。


于是苏沐秋下班的时候刚走到车边就看到叶修坐在箱子上,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后备箱后盖。


“哟,终于来了,”叶修把后备箱盖拍的啪啪响,“来来来,打开。”


“你逃难来了啊,”苏沐秋笑道,帮叶修把箱子抬进车里。


“说什么呢,我这叫搬家。”


————————FIN————————


@醉莫笑_醉卧沙场君莫笑



评论(2)
热度(52)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