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双秋】暮色

#百fo点文#西幻设定#双秋(弟弟受)#

沉寂的大殿安静的只有呼吸声,巨大的石柱环绕在四周,镜面般的地砖反射着冷冷的光,叶秋笔直的立在中央,微微低垂着头,黑色的斗篷直拖到地上。

前方高台的五个座位空着一个,仪式却照常进行着。几百年没有出过光明属性的孩子了,按理说,教廷极为看重的成年礼本应盛大庄重。

然而今天,却连关键的人物都没有到齐。

叶秋毫不在意,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有一对双生子出生了。

他安静的立在大殿上,低垂着眼睫,斗篷遮挡下的右手悄悄地握紧。

他仿佛能听见婴孩细小的哭声。

那声音细碎微弱,像一缕游魂在空荡荡的房顶下盘旋。游魂,叶秋在心里叹气,现在也该是游魂了吧。

听不到么,叶秋看了眼高台上的人,你们,都听不到么。

祭司语气沉稳的宣读着仪式流程,机械而冰冷。

叶秋迈开步子缓缓走上前,将右手抬起放在高台前的水晶球上,水晶球清亮的球体开始浑浊翻腾,这是叶秋第一次这么近的面对这个传说中的圣物。

水晶球很快停止了翻动,慢慢的在内部聚起一个六芒星,只有一瞬,星光便如烟火般陨落,光芒蔓延到大殿的各个角落。

“几百年来唯一的光明圣子,”雍容华贵的嗓音自高台上响起,“你正式成年了。”

大殿中的人都沉浸在喜悦中,叶秋闭了眼睛,心里空荡荡的,不知道他们在高兴着什么。

仪式持续了很久,之后还有酒会,很久没举办过这么盛大的活动了,每个人都很高兴。

叶秋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同,除了左手食指上刚被授予的圣子指环。

闪光的银环上刻着象征和平安宁的符文,叶秋不禁觉得讽刺,多少年都没有所谓的安宁了。

酒会很热闹,作为几大贵族之一的叶家出生的叶秋,又有圣子的身份,多少人都想来巴结一下。有些着急的人家甚至已经开始把自家的女儿介绍给他,看着那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美女,叶秋不禁头痛。

几个刚学魔法的小孩子在大厅中追逐着飞来飞去,一不小心打翻了叶秋身边的酒杯,溅出的酒液很快在剪裁考究的衣服上晕开。

闯了祸的孩子立马停下来,垂着头站好,他家里条件并不好,叶秋的衣服一看就价格不菲,这下可算是闯了大祸。

“没事的,”叶秋并未苛责,伸手沾了沾杯中剩下的红酒,放到嘴中尝了尝,“果然是好酒,”看来教廷真是下了心思。

那又怎样呢,叶秋挥挥手让仆从好好安抚那个闯了祸吓得不敢动的小男孩,正好借着换衣服的借口离开了这个地方。

月色很美,像一只温柔的眼睛看着这块大陆,身后高大的建筑却在这温柔的月光下投下了一大片阴影,黑漆漆的,竟显得阴森。

叶秋慢慢的往阴影中走去。

“你想开这道门么。”

叶秋猛的一惊,搭在生锈门框上的手不由抓紧。

身后的人罩在阴影中,看不清长相,只辨得出轮廓,叶秋一时分不清敌友,缓缓抬起右手开始念咒。

“嘘——”那人见叶秋手上缓缓聚起一个光球,立刻上前飞快的按住他的手化解了魔力,在叶秋想要喊人的时候捂住了他的嘴。

“你干什么!”叶秋伸手打掉面前的手,感觉到身后的人没有杀气便慢慢放松下来,低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我站在这里好久了,你一路过来竟然没察觉到,”苏沐秋松开手随意的靠在门框上,也不管那些铁锈会弄脏了衣服,“这是什么地方?你们都这么上心。”

“我们?”叶秋疑惑的同时感觉到一丝被窥探的不安,“你到底是什么人。”

“别这么紧张,”苏沐秋的声音像是带着魔力,有种抚慰的力量,“你哥哥是我好朋友,我来接你。”

叶秋崩紧的神经在听到哥哥这两个字的时候放松下来,缓缓舒了一口气。

叶秋还不知道眼前的人究竟是敌是友,可就凭他知道叶修的事,是友的可能性很大,就算是敌,自己也跑不了了。若这人把这件事公之于众,自己的下场也会很凄惨。

其实自己有什么资格同情别人呢,本来也是相同的处境,只不过自己和哥哥撒了个谎,就跟他们拥有了完全不同的际遇。

叶秋听得见,那些哭声里,不是悲伤是仇恨。

“耽误太久了不好,他们会出来找你的,”苏沐秋站直理了理斗篷,召唤出一只会发光的小精灵照亮眼前的路,“我也要走了,明天见吧。”

叶秋这才看清苏沐秋的脸,五官温和凑在一起却有些深邃的意味,帅气的令人印象深刻。来不及问那句明天见是什么意思,苏沐秋便从眼前消失了。

叶秋脱下弄脏的外套拿在手上,穿着里面的衬衣慢慢回到了酒会,酒会上的人们似是不知疲惫般笑着闹着,舞池里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

端了一杯酒坐在靠门的沙发上轻轻啜着,很快就有大胆的姑娘过来打招呼。叶秋禁不住扶额,虽然从小就受到这方面的教导,应付起来也很顺手,可自己还是不喜欢这样的场面。

刚才那个人的话,应该很擅长吧,叶秋忍不住思绪游离。

第二天叶秋就再次见到了苏沐秋。

彼时叶秋坐在自己宫殿中一个一个的见着前来拜访的人,这些人,论资历都是他的前辈,如今却只能跪在他的脚下。

难怪那么多的人喜欢权利和身份,这种给他人施压的感觉也许很好。

苏沐秋是最后一个进来的,先来的人已经走光了,空荡荡的宫殿中就只剩他和叶秋两个人。

叶秋是圣子,被这片大陆视为好运和光明的象征,像是神灵一般的存在,故而下跪是表示虔诚的一种基本礼节。

苏沐秋却没有跪,他站在原地行了一个简单的礼,抬起头来看着座位上的人。

叶秋看着他斗篷上别着的徽章,突然想起了他是谁。

“魔王的势力还未完全清除,你现在过来我哥哥他……”叶秋话没说完,苏沐秋嘴角挂着的若有若无的笑意突然让他很不爽,有种猎物被盯上的感觉,“你笑什么。”

“虽然长得像,你和你哥哥却一点都不一样,”苏沐秋说着径自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打开桌上摆着的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端起来冲着叶秋的方向遥遥一敬。

那名贵的红酒只是一直摆着充场面的,沙发也不会有人真的坐。毕竟是圣子的会客厅,没有人敢如此随意。

叶秋皱了皱眉,像他这样的贵族,向来很有礼数,不会在他人面前表现出不满,然而对着苏沐秋,叶秋却一点也不想管那些礼数。

“谁准你动我的东西了,”叶秋的声音清清冷冷。

“东西摆在这不就是给人用的么,不然还有什么意思,”苏沐秋晃了晃手中的高脚杯,握着高脚杯的手指修长有力。

“教廷可不这么想,”叶秋垂着头托着腮看着苏沐秋的方向,目光明灭,“他们只图摆着好看,酒也是,就连我这个圣子也不过是摆着好看的。”

“哦?”苏沐秋饶有兴味,“圣子说这样的话也不怕别人听见。”

“听见就听见,我本来也没想着为他们做事,让人拿我当棋子,他们看重的无非是我的身份,愚昧自私。”叶秋说着有些气愤,皱着眉趴在王座高高的把手上,在苏沐秋眼中像一只发脾气的猫。

苏沐秋摇头笑了笑,心想这一趟果然是来对了,叶修的弟弟竟然如此有趣,本来还以为是和叶修一样随性闲散的人,没想到竟完全不一样。

“罪恶之人从来不会去想自己的罪孽,一味地寻求旁门左道做庇佑,报应是迟早的事。”叶秋继续说道。

“光明可抚慰万物,”苏沐秋轻轻的念道,把这句话嚼了两下,“你这么恨教廷,我帮你灭了教廷这帮混蛋,然后你跟我走好不好。”

“你?”

“怎么,我好歹也是打败过魔王的人,这点事其实不麻烦,再说了,我一个人不行,不是还有你么。”

“教廷容易,可是那道门……”叶秋犹豫。

“一步一步来,反正没法指望那帮老混蛋告诉你开门的方法,到最后还是要自己摸索的,”苏沐秋略微沉吟,“你和叶修都这么在意,那里面到底是……”

“双生子,在这片大陆出生的双生子,”叶秋黯然,“我本来也应该被关在里面……”

虽说苏沐秋一直在外很少回来,这道门他也是知道的,叶修也提起过,原本只当是保存的什么典藏魔法书或宝藏,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用途。

“纯白的大殿之下,居然这样血腥残忍,”苏沐秋皱眉,记忆中的那道门也沾染上了血腥气,让人嫌恶。

叶秋最终答应了苏沐秋的提议,压抑了那么久,此刻有一个这样的机会为什么要放过呢。何况苏沐秋手下有那样的势利,胜算其实很大。

苏沐秋于是成了叶秋宫殿的常客,除却成年礼的第二天,平常的时候如非必要并没有人来拜访叶秋,空荡荡的大厅里常常只有两个人。

叶秋在宫殿四周布了结界,他和苏沐秋谋划的事是绝对不可以被外人听见的,这样一来有人靠近就可以立刻发现。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相信这个才见过几次面的人,但就是从心底里觉得苏沐秋是可靠的。

苏沐秋带着一支队伍与魔王的势利较量了那么多年都不落下风,果然是很有实力的。叶秋听着他说对这件事的所有布置,不由生了几分佩服,然而有一件事让他有点茫然。

苏沐秋简直毫不见外,凡是宫殿里有的东西,他要用的时候都毫不客气的直接拿来。

于是不知什么时候苏沐秋发现叶秋看他的眼神有些气鼓鼓的,其实叶秋对这事一点都不在意,可他之前明明不喜欢别人随便动他的东西,但是对苏沐秋,他却自然而然的觉得无所谓,就是自己的这种心态,让他觉得很不对劲,白白的跟自己较起劲来。

苏沐秋每天在叶秋这里,天天看着这个人觉得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对胃口,光明果然是吸引人的东西,苏沐秋默默想。此刻叶秋生闷气的表情看在他眼里自然也是越看越可爱。

“怎么了,”苏沐秋放下手中的水晶杯,里面是每十年才结一次的魔法果制成的饮料。

“没怎么,”叶秋随口敷衍,眼睛去看桌上的杯子。

“想喝就喝呗,”苏沐秋装作一副了然的样子,故意曲解叶秋的意思,端起杯子往他跟前凑了凑。

谁还跟个小孩子一样喜欢要饮料喝,叶秋撇过头,半晌不见有动静就转过头去,却看见苏沐秋端着杯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叶秋最不喜欢看到苏沐秋这种表情,感觉像是一只被逗弄的猫,不由皱了眉头,张了张嘴,“你……”

才说一个字苏沐秋就凑上前将剩下的话吞了进去,两片凉凉的唇瓣贴上来,“唔……”叶秋睁大了眼睛,忍不住伸手去推。

苏沐秋握着身边人的手腕,却没使力,被叶秋一推就推开了。

“啧,贵族对这些事不是都有专门的教材指导么,你怎么实践起来一点都不会用,”苏沐秋假装抱怨,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叶秋本来没觉得怎么,然而苏沐秋这一个小动作让他瞬间红了脸,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就说自己要去研读新出的魔法书,头也不回的回内殿去了,竟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思。

之后二人谁也没再提过这事,就当它不存在。然而终究还是有些变化的,感受到苏沐秋时不时落在身上含着情意的眼神,叶秋总有些不自在,他开始觉得苏沐秋比那些贵族小姐难对付多了。

然而更麻烦的是他发现自己似乎一点也不反感,反而觉得在苏沐秋身边很安心。

时机来的很快,在第一场雪落下的时候,苏沐秋对教廷发动了袭击。

叶秋不明白教廷的人为何那么会享乐,只是下了一场雪都要开一个内部聚会,美其名曰“对纯洁的尊敬”,说的那么好听,不过是为了掩盖实际的黑暗。

行动很成功,教廷的人毫无防备,他们根本想不到叶家一向乖巧守礼的叶秋会对他们做这样的事。

叶修是在打扫战场的最后一天来的,尚被魔法阵困牢的几位平日里德高望重的尊长见到他都瞪大了眼睛。

“怎么,这么喜欢看我,”说着叶修居然拖了个凳子坐到那几个人面前,双手一摊,“来,坐近点给你们看。”

被教廷捧得甚高的光明圣子居然也是双生子,几位尊长气的发抖,两眼通红的瞪着叶修。

叶修之前破解了那道门的魔法,叶秋正一个个把里面的人放出来,那些双生子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关押多年,大多受到了非人的待遇,死伤无数,出来的也仅有几人。

将最后一个活人接出来安顿好,叶秋突然觉得很累,靠在门边的石柱上阖着眼休息,之前殚心竭虑,此时放松下来对周围的环境慢慢卸下了防备。

苏沐秋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叶秋靠在石柱上假寐,长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脸上撒下两片小小的扇形阴影,挠的人心痒痒的。

叶秋察觉到靠近的熟悉气息,也没有躲开,依旧靠着休息,任由苏沐秋轻轻吻上他的唇,也缓缓抬手回抱住了身前的人。

叶修把大殿中的几个老家伙气的够呛以后心满意足,出来找弟弟,结果就撞见了二人在石柱前吻得难舍难分的场面。

“咳……”叶修转过身很是刻意的咳了一声。

叶秋听到这声咳嗽一下子推开苏沐秋,低垂着头,他才没这么厚的脸皮当着哥哥的面跟别人做这种事。

苏沐秋撇了撇嘴,难得这你情我愿的,被打断了到底是有几分不甘。

叶修回头看他,觉得自己简直交友不慎,想着叶秋在这里过的不舒坦让他来接自家弟弟,结果接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可就这一个弟弟。

然而不一会叶修嘴角又重新挂起了闲散的笑容,觉得也挺好。

“喂,苏沐秋,你现在该改口了。”

叶秋听到叶修说话本能的觉得没什么好事,结果。

“我弟弟和你好了,你该叫我哥了。”

“……”

于是叶秋刚从之前的争斗中缓过神来,又陷入了新一轮头痛中……

————————FIN————————

@孤花与素心

第一次写西幻,乱七八糟,不知道在干什么-_-///





评论(9)
热度(40)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