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喻黄】冬天,一只松鼠

#树精喻×松鼠黄#


黄少天是林子里唯一一只松鼠。


也是这里唯一无处可去的动物。


两场雪一落,整个林子景色肃杀,看得见丝丝缕缕的寒意。


黄少天躲在树洞中瑟瑟发抖,蜷起尾巴缩成一团毛球。林中树木早就落尽了叶子,一眼望去毫无遮挡,原本遮在洞口的枯草也在前几日被一阵大风裹挟着不见了踪影。


很难找到吃食,眼看洞里的存粮就要耗尽。终于在一个出太阳的午后,黄少天吃光了最后一点存货。眼下不得不想想办法了。


周围气温很低,太阳照到的地方愈发暖融融,黄少天哆哆嗦嗦挪到阳光下抖抖快发霉的绒毛,感觉到一丝暖意,舒爽的眯起眼睛。


积雪在阳光下朦朦胧胧,像一团团雪白的棉花,一路挤着延伸到远处。


今年非一般的寒冷,黄少天打了个喷嚏,往年在自己的树洞中就可安然度过,这回是有些困难了。


树洞没了遮挡夜晚狂风一刮更加聚风,逼得他只能紧紧缩在角落里埋着头。离开春还有阵子,这样的日子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完。


黄少天趁着太阳正好,在林中窜来窜去希望能找到一点食物果腹,可眼看太阳就要下山了,也毫无收获。


饿着肚子的夜晚怕是更难熬,一向乐观的松鼠不由得泛起忧愁,趴在地上望向森林尽头。


太阳已变得橘黄,斜斜的投下树木干枯的影子,突然黄少天眼睛一亮,跳起来抖抖绒毛。


一闪而过的功夫,他仿佛看见前方有点点绿意,来不及细想,趁天还没黑透,黄少天撒开腿朝那个方向奔去,在雪地上留下一串小小的脚印……


唤醒喻文州的不是清晨的阳光,而是一只松鼠。


喻文州伸了个懒腰低头就看见一只松鼠绕着大树忙忙碌碌。


黄少天昨天夜里顶着寒风跑到这里,找到这棵树的时候简直欣喜若狂,是一棵有叶子的树,重要的是,还挂着果子。


他在旁边的石头缝里窝了一夜,一早起来就顺着树干爬上去够那些果子,圆滚滚的果实被打落到地上,黄少天一个一个的将它们推到刚发现的树洞里。


冬天的食物得之不易,黄少天一脸的专注。


勾下第六个果实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阵轻叹,正准备蓄力跳向啊第七个果实的松鼠尾巴一甩,快速躲到了一根粗树枝后面,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


“都摘光了树会很丑。”喻文州随口说道。


白衬衣的人坐在伸出的树枝上轻轻摇晃着双腿,似笑非笑的看向松鼠躲藏的树枝,慢慢伸出了手。


黄少天看着眼前来历不明的人做出明显邀请的姿势,犹豫了。最终还是大着胆子抱着树枝爬过去,蹲坐在喻文州旁边,用爪子搔搔他的手。


“这里的动物都到别处去了,你怎么不去别处,”喻文州疑惑,就是因为这片林子已无动物,他才搬来这里,身为树精灵他喜欢清静,却没想到这里还藏了一只松鼠。


黄少天歪着脑袋听完喻文州的问题,末了摇了摇头,他脚力不足,又没有很大的力气,带不动足够的食物,如果跟去,到达目的地的可能太小,不如就安心待在这里。


此刻他还是更担心树下的那些果子,虽不知为何冬天也能结果,但显然这棵树是有主的,如果眼前的人不同意,那些果子他也带不走。


思索完毕,他略带祈求的看向眼前的人。头一回被一团毛球用这样的眼光注视,喻文州心里居然升起一丝罪恶感,天气这么寒冷,要是没有食物很难生存,这只松鼠也是可怜。


喻文州又看一眼做出乖巧模样的松鼠,忽然明白了同为精灵的叶修为何总喜欢招惹那些小动物玩,因为,确实可爱。


抱着复杂的心情喻文州没有赶走黄少天,黄少天察言观色的能力练的炉火纯青,看着喻文州没有阻拦的意思,立刻蹿下树去把几颗果子推回昨晚临时找的树洞里,生怕晚一步喻文州就改了主意。


黄少天就在大树旁边住下了,虽然新找的树洞也不避风,但好歹有了稳定的食物来源,总不能要求太多。


喻文州并不总待在树上,他隔一阵就要出去几天,回来时,会带许多不同的果子投喂旁边的松鼠。


日子真惬意啊,黄少天两爪捧着颗鲜红香甜的果实,蹲在喻文州旁边啃的满脸汁水,吃的正香突然被伸过来的一根幼嫩树枝惊了一下,条件反射往旁边一靠,红色的果汁就蹭到了喻文州雪白的袖口。


天越来越冷,黄少天的树洞简陋的很,喻文州皱眉思索良久,做了一个决定。


拿着根小树枝蹭着黄少天蓬松的大尾巴,喻文州慢慢的说,“你搬到我的这棵树里来吧,”见黄少天还在犹豫,又诱惑道,“给你铺很厚很厚的干草。”


本想着吃别人的本就够不好意思了,怎么能再住别人的,然而被这样一诱惑,黄少天很快就转变了想法,拎包入住。


喻文州的这棵树似乎不受四季影响,树洞里也温暖的很,喻文州依言好好的布置了树洞,黄少天舒爽的在干草上滚来滚去。


大树沾染了太多灵气,喻文州原本并不打算让动物住进来,可莫名的对这只松鼠破了例,转念一想,如果是这只松鼠的话,似乎也没什么不好,乖巧听话,还很可爱。


然而喻文州还是想错了。


黄少天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突然就变成了人形,猝不及防,吓了他自己一跳。


短短的一个多月,松鼠住在树洞中竟这么快就吸收了灵气,喻文州有些惊讶。


然后他发现,黄少天确实可爱听话,但是,也很聒噪……似乎是刚适应人形的身体,黄少天对什么都好奇,总有说不完的话。


喜爱清静的精灵默默地扶上了额头。


遇见喻文州以后,冬天似乎加快了脚步,或许是不用挨饿受冻日子过得太好的缘故。


冬去春来,光秃秃的地面冒出了一丝绿意,动物们陆陆续续的开始回来,黄少天坐在树上晃着双腿,一如最初待在树上的喻文州。


喻文州却要离开了。


“我就要走了,你怎么办,”喻文州侧头问旁边啃着果子的青年。


“我……”黄少天舍不得这片林子,更舍不得喻文州,冥思苦想了好一阵,一时间没控制好身形,“砰”的变回松鼠落在树枝上,还没站稳就被喻文州一把抓过去揉搓。


原来也不喜欢毛绒绒的东西,现在这是怎么了,喻文州搓团子一样揉捏手中的毛球,暗暗的想,似乎手感还真是好。


喻文州手心温暖,黄少天舒服的眯起了眼,索性仰躺下来惬意的享受顺毛,勾搭了这样一个饲主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总要有所取舍,这样想着,松鼠很快就不纠结了。


为了不引起注目,喻文州等到深夜才开始收拾,将大树变成掌心大小塞在口袋里,松鼠立在一旁的石头上懒洋洋的看,末了熟练的钻进喻文州另一只口袋。


黄少天用爪子扒着口袋边缘探出头看着后方隐在黑暗中的森林,很快就感到一丝倦意,口袋柔软温暖,随着喻文州走路的节奏摇来晃去。松鼠打了个哈欠,往里一缩慢慢的就睡着了。


夜晚的森林静谧如斯,如同黄少天冒着严寒寻过来的时候,只不过春天近了寒冷已不再。


————FIN————


圣诞快乐🎅






评论(8)
热度(69)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