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喻黄】试问哪一只喵不想吃遍全天下的鲜鱼

#倒腾水产喻×黄少喵#


“你能不能靠点谱,这都什么玩意。”


黄少天蹲坐在船头看着桶里小的可怜的一条鱼,嫌弃的转过头去。


他一本正经的凹着造型,觉得自己是一朵开在海风中的玫瑰花,一阵风带起波浪,船身猛烈的摇晃了一下,溅起的水花落了满身。


“喵!”黄少天瞬间炸了毛,天知道他最讨厌水,要不是为了监督喻文州捕鱼,他才不肯来。


喻文州回头看着变成猫缩在角落里湿漉漉的黄少天,放下手中的鱼叉随手捞了块布把猫包起来擦干。


“喵喵喵!”都怪你,要是早点捕到几条大鱼,我们不早就回去了,轮得到在这里吹风弄一身水。黄少天被浪打的分外不爽,伸爪子挠喻文州。


猫爪被修的短短的,缩在肉垫中拍在脸上一点都不疼,反而软乎乎,喻文州随他扑腾,按住了擦尾巴上的水。


猫生不幸。


黄少天舔舔短的可怜的指甲,再一次哀叹。


想这一片渔民多了去,偏偏就被喻文州捡到了他,说实在的自己其实也有责任,看到长得好看的就不顾一切往上扑,谁知道脸和捕鱼技术是不能挂钩的啊!


喻文州的捕鱼技术,黄少天哀叹一声,不愿意评价。偏他还不许自己去偷别人门前的鱼,只能对着别人家码的整齐的一大片鱼干垂涎三尺。


自己捕不到鱼,还没有自知之明,天天吃那些小的可怜的鱼居然还看起来分外满足?!都是刺知道么!没有肉知道么!


唯一令他满意的就是喻文州出神入化的做鱼技术,黄少天伸爪按住眼前的烤鱼,恶狠狠的撕下来一块肉,嚼吧嚼吧脸色一黑。


喻文州吃着鱼被扑上来的猫吓了一跳,看着黄少天龇牙咧嘴的样子才明白过来。


鱼刺卡在牙缝里了。


喻文州露出了然的表情,黄少天把猫脸凑上前去,喵喵叫了两声,催促快把刺拔出来。


“你变成人自己弄不就好了,我没帮猫剔过牙。”喻文州摸摸猫头,继续吃自己的那份。


搞什么,伺候猫都不会!黄少天轻飘飘的挠了喻文州一爪子躲到一边生闷气,拿屁股对着喻文州。


最终还是黄少天自力更生拔出了鱼刺,瘫在地上悔不当初。


好好的森林不待,非得出来当人宠物,都怪那只脏兮兮的狗,说什么人类对待猫咪都恨不得贡起来百般宠爱,人类的屋子不光冬暖夏凉,还有无穷无尽的小鱼干。


结果呢,喻文州的小屋就算还没到四面漏风的地步也有三面,小鱼干是有,可都是别人家的。黄少天越想越觉得委屈,何况晚上也没吃饱,眼睛一闭躺在地上装死。


直到被喻文州踢了一脚。


“知道我这地方小,就别变成人形在这占地方,吃饱了就去睡觉。”喻文州拿脚尖一指角落里码的整齐的干草堆。


明明是你让我变成人形剔牙的,黄少天简直不想理他,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还是恢复原形迈着小猫步躺在干草堆上蜷成一团。


干草一点也不软,还有硬邦邦的树枝混在里面,一不小心就被横生出的树枝戳到肚子。连干草都挑不好,猫咪嫌弃了一下床铺和喻文州,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好等喻文州睡着。


等他睡着他就可以睡床了,黄少天耐心的想,终于在喻文州呼吸平稳后,他飞快的从草堆上下来蹿上了床,把脸埋在喻文州颈窝舒服的睡了。


“喵!”


结果,一如往常,睡到半夜的黄少天被一脚踹了下去。


“真要命,这猫打呼噜也太吵了。”喻文州盖住脸觉得很烦躁。


第二天一早,还在赖床的黄少天不出意外的又挨了一脚。


“再不起来捕不到鱼了。”喻文州抱起他扔到船上,船吹了一夜海风冰凉冰凉,黄少天一趴下来一下子凉的清醒了。


这平均每天被踹两次屁股的日子简直不能过了,何况。


“喵!”搞得跟你起得早就能捕到鱼一样!


被海风吹的很抖擞的猫咪像率领着一干船员的船长一样站在船头一脸严肃,今天他要做一株迎风的百合花。


喻文州破天荒的居然叉住一条大鱼,黄少天兴奋的跑去看,结果被还在蹦跳的大鱼用鱼尾打了脸。


“……”让我喵带。


处理这条鱼的时候黄少天一直在旁边围观,看着打了他俊脸的鱼被开膛破肚心里总算出了一口恶气,还心情很好的爬到喻文州肩上准备给他一个来自猫咪的香吻,结果被还湿着手的喻文州一巴掌拍到了地上。


脸上沾到了几片鱼鳞,爱干净的黄少天想要抓狂了。


愚蠢的人类,难道不知道洗干净手才可以摸我嘛!他决定两天不理喻文州。


这个决定在晚饭时瞬间被抛之脑后了。


喻文州的捕鱼成果相当不稳定,好的时候一天能捕两条大鱼,不好的时候连条小鱼也搞不上来。


黄少天就这样过着饥一天饱一天的生活。猫生的意义就在于吃各种各样的鱼,然而这个愿望对他来说太遥远了。


他觉得自己的喵生失去了意义。


他想离开不会捕鱼的喻文州重新找一个主人。


然而他舍不得喻文州那张帅脸。


纠结的喵生,黄少天在地上打着滚,自己居然也变成了一只看脸的猫。


在小鱼干与喻文州之间,他最终选择了喻文州。


这就是真爱,黄少天饿着肚子想。


一人一猫互相嫌弃一起饿肚子的日子并没有过太久,在黄少天再次被剪掉指甲后的早晨,迷迷糊糊中他被扔进了一辆车。


前几天他无意中在喻文州手背上留下了一道血印子,于是被按倒屈辱的承受了剪指甲酷刑,睡梦中仍觉得爪子难受,无意识的在喻文州腿上刺啦刺啦磨爪子,把布料抓起一层毛边。


“喵!”


这是今天第一次被喻文州踹,黄少天成功的由座位挪到了脚垫上。


直到在新家住了两天黄少天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喻文州并不是个捕鱼的穷小子。


天哪,水产公司,太幸福了。


黄少天抱着个毛线球在地毯上开心的打着滚,幻想着畅游在海鲜世界里的美好生活。


这才是喵生。


“别在毯子上滚,毛掉在上面了很难弄,”喻文州端着鱼汤经过,顺便把黄少天从毯子上抱开。


黄少天乖乖的挪到一边,也不在意喻文州那与众不同的态度了,此刻他的眼中只有那盆鱼汤。


很显然,喻文州并不打算伺候他,都没给他拿碗。


哼,作为一只有尊严的猫,卖萌求投喂这种事他是干不出来的,黄少天默默的在角落里舔爪子咽口水。


喻文州耐心的把刺剔出来打算喂猫,转头发现猫不见了。


黄少天此刻正蹲在观赏鱼边上沉思,如何爪子不沾水的把鱼捞起来。


晚上的时候,喻文州抱着猫窝在客厅看电视,黄少天乖乖的蜷在腿上,注意力却总是飘向不远处的鱼缸。


那条大红色的看起来一定好吃,黄少天舔舔嘴巴。


“你饿着肚子都要跟着我,我就养了你了,以后听话,每天都有鱼吃,恩?”


“喵,”还不是因为你的脸,黄少天腹诽道,趁喻文州没在意爬上去在嘴角边舔了一口。


喻文州并不是传说中的猫奴,黄少天最初对此很是在意。你个愚蠢的人类还不把朕贡起来!然而在喻文州展露了他一百零八式的做菜手艺之后,黄少天想把喻文州贡起来。


对于喻文州突然从技术差的穷苦渔夫变成了水产公司老板这件事,黄少天一点都不想深究,有鱼吃才是硬道理。


一定是我当初的不离不弃成就了他现在的辉煌,黄少天听过灰姑娘的故事,他觉得自己就是那个王子,拯救了不会捕鱼的灰姑娘喻文州。


喵星人迟早会占领世界,打着饱嗝的黄少天想。


————FIN————







评论(5)
热度(163)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