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喻黄】转发这条锦鲤

#鱼文州×黄少天#

黄少天一觉醒来觉得自己还在做梦,不敢置信的揉揉眼睛。

喻文州:我才在做梦。

--------

喻文州在一觉醒来后变成了一条鱼。

他摆摆尾巴,透过水看着黄少天被圆形鱼缸扭曲的脸。

艾玛,果然吓人,世人诚不我欺。

黄少天头脑一片混乱,但是,一旦接受了这样的设定……

接受不了啊!

他很紧张的待在鱼缸边,打量着水中的红色金鱼。从他的养鱼经历来看,所有的鱼在他手上都活不过月。

可别把队长养死了。

“队长啊,你可要撑住,千万别蹬腿闭眼,”转念一想,队长现在哪来的腿,也闭不了眼,这要是养死了,就真的死不瞑目了啊!

喻文州知道黄少天的养鱼手艺,心中也有隐隐的担忧,睁着着圆圆的鱼眼望着黄少天。

首先得找到解决办法吧,得亏今天是休息日,不然队长这一天不出去不得露馅了,这种事一旦被他们知道还不得排队来围观。

对,不能让他们知道,少天考虑的很周全,喻文州张嘴吐了个泡泡以示满意。

喻文州觉得肚子有些空荡荡,睁着鱼眼与黄少天对视良久,直到黄少天没吃早餐的肚子响了一声。

趁黄少天火急火燎的下楼买早饭的功夫,喻文州摆了个思想者的姿势认真的思考到现在为止发生的事,眼睛一转看见了床上还没叠的被子。

自己真是太宠少天了,睡醒了也不知道叠个被子,可怜自己现在也不能出去收拾。

喻文州低头看了眼自己扇形的鱼尾,游到拐角面壁,觉得世事难料。

黄少天关门的声音让他回了头,眼睛盯上拎在他手里的包子,黄少天顺着队长的目光看了一眼,有些尴尬的嘿嘿两声。

“队长,我想,你大概也许应该吃这个。”说着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包鱼食。

包装上画着的金鱼与喻文州遥遥相望。

喻文州:“……”

他慢悠悠看了一眼丢进来的鱼食,想着总不能真死不瞑目,游上去吞了一个,竟意外的觉着味道不错又吃了第二个。

黄少天叼着只包子见队长似乎吃的蛮高兴,又往水里撒了一小把,投喂的感觉真好。

一人一鱼在宿舍里耗了一上午,直到经过中午的二次投喂,黄少天终于有些着急了,喻文州却还是那副慢悠悠的样子,在水里游着画圈。

网上也查不到相关的案例,他咬了咬牙决定去选手群问问。

[夜雨声烦]:

身边有人变成一条鱼了,有办法解决么?

鱼文州.jpg

[君莫笑]:

哟,有这事,该不是喻文州吧,感觉到了满满的灵气啊

拜锦鲤

[海无量]:

拜锦鲤

[王不留行]:

有点意思,拜一下

[一枪穿云]:

……

[夜雨声烦]:

卧槽你们这帮人有没有职业道德了!在这样一个危急的时刻你们居然这样对他!他还只是一条鱼啊!说好的爱呢!多大仇!恳请你们封杀我

[君莫笑]:

这个愿望可以满足

[系统消息:您被管理员移出选手群]

在心里对叶修竖了个中指,黄少天扔掉手机瘫倒在床上,感觉自己也变成鱼了。

咸鱼。

沾到软软的床铺,黄少天居然,很不厚道的,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黄少天梦见喻文州在大海里游来游去,撞见一条大鱼。

大鱼问他说,“小鱼,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样的鱼么?”

“不造。”喻文州飞快的回答。

然后非常不符合剧本的被大鱼啊呜一口吞了下去。

惊醒的黄少天心有余悸,想起喻文州还在鱼缸里,赶忙下床去看。

“怎么了,”喻文州感觉到动静撑起身子问道。

黄少天停下掀被子的手,摸上了额头,不烧啊,可喻文州不应该在鱼缸里么,难道说……

“队长你变回来了!”黄少天激动。

“什么变回来了?”喻文州一脸不解。

黄少天转头看着拉起的窗帘,外面漆黑一片,天还没亮,房间里也没有鱼缸。

“没事,我刚才做了一个奇怪的梦。”黄少天躺回去拉上被子。

“快睡吧,明天还要训练。”喻文州打了个哈欠躺下来搂住身旁的人。

第二天黄少天在食堂和宋晓聊天聊的分外热烈,手不经意伸进上衣口袋一掏。

“欸?”黄少天皱起眉头。

“黄少你怎么随身带着鱼食,你养鱼啦我怎么不知道。”宋晓奇怪。

“没什么。”黄少天把鱼食塞回口袋,若有所思的朝正在窗口打菜的喻文州看了一眼。

感觉到身后的视线,喻文州轻轻勾起了嘴角。

“要一份秋葵,”他说。

————FIN————

对被喂了鱼食这事,喻队可是耿耿于怀

其实按道理来说故事应该是这样:

喻文州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条鱼。

喻文州:咦?我怎么变成鱼了?!怎么回事?![惊讶]

几秒钟过去了

喻文州:咦?我怎么……


评论(8)
热度(92)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