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双花|喻黄】总有刁民想害朕

#主双花,副喻黄#

#双花‖总裁×穿越皇帝受#

#喻黄‖总裁×建国后成精喵#

就是这么乱七八糟的设定,私设一堆,应该不长,十几章就完

【一】

“你真没精神病?”孙哲平第三次问道。

“你才有病,你到现在还不给朕下跪。”

张佳乐憋出一个冷笑,死撑着一脸清高,其实心里紧张的不行。

事情还要从一年前说起。

百花国皇帝驾崩的那一天,张佳乐正在啃小厨房新做好的桂花糕。

身为百花最小的皇子,非嫡非长,母妃生前位份低微,也不受皇帝待见,怎么说这事都跟他没多大关系。

对于这个没见过几次面的皇帝爹,张佳乐一点好印象都没,荒淫无道,治国无方,在位几十年,今天被这个国家分走一块地,明天被那个国家挖走几个良臣,搞成现在这个谁都可以欺负的熊样。

皇帝的唯一可取之处就是高于常人的眼光,后宫里的妃子一个比一个漂亮,站成一排比春花还要艳丽,故而皇子们都随了母亲生着一张好看的脸。

也因此被周边几个大国戏称为“最好看的国家”,花美,人也美。

按理说他只要到皇帝陵前披麻戴孝哭一哭,等新皇上位后就可以远走高飞自在逍遥了。

然而,

“什么?!搞错了吧!”张佳乐一脸的不敢相信,“让我登皇位?!”

“没错,皇帝临终前翻的就是小皇子您的牌子。”花公公毕恭毕敬。

皇帝这一病太突然,没立太子没拟诏书的情况下大臣们都急得不行,也不知是谁想了个馊主意,让内监总管花公公把各皇子的名字刻在木牌上让已经不能说话的皇帝指一个。

这特么哪是选新君啊,选男宠吧这是,还翻牌子?张佳乐心里咆哮。

皇帝当时已经病入膏肓眼前一黑,哪还有心思看牌子上写的都是什么,吃力的伸手指了一个最近的两腿一蹬就嗝屁了。

就是这一指,把张佳乐环游世界的梦想指没了。

百花现在的状况,明眼人都知道被吞并是迟早的事,故而谁都不愿出这个头,皇位没落到自己头上,皇子们都纷纷庆幸。

留下张佳乐一个人苦哈哈的死活想不通。

张佳乐志不在此,登基前对治国之事一点都不上心,众臣看着皇位上那张貌若春花的脸,心中叹息,这哪里是皇帝,简直就是头牌啊。

自从张佳乐登了皇位之后,各国的骚扰更频繁了,好在无人出兵倒也省了战争,只不过那一个接一个的找茬也让人烦躁的很。

“兴欣来使说上次进贡的玫瑰饼吃出了一根头发丝,来问皇上的意思。”

“搞什么!不就一根头发丝么,又不是吃出了碎瓷片!不理。”张佳乐气鼓鼓坐在堆满折子的书桌后,堆成山的折子也没个大事可奏,都是芝麻大点的破事。

以百花国现在的国力,被灭一点都不惊讶,反倒是周边几个国家这玩耗子一般的逗弄让他很是憋屈。

“老子不干了!”睡前照例怒吼一声,张佳乐扯过被子往身上一盖。

这一觉睡得很沉,但并不久。

张佳乐顶着头乱蓬蓬的头发哈欠连天的走在去正殿的路上。

天还没亮,更深露重,张佳乐裹紧衣服打了个哆嗦。

这天杀的大半夜不让人睡觉,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张佳乐皱眉。

这种憋屈又憋气的日子还能过?

张佳乐一走神,脚下一个不稳,跌倒在地上蹭了一脸灰。

“哎哟,皇上你这是怎么了,老奴这就扶您起来。”跟在身后的花公公吓了一跳,这要是摔出个好歹百花可就没皇帝了。

张佳乐撑着手臂泪流满面,一点都不想起来好么,大晚上被拖去上朝这能忍?简直是被雷劈都不愿意当这个皇帝。

张佳乐一向觉得自己是被神明遗忘的孩子,从小到大许的愿就没一个灵验的,完了还尽遇上那种突如其来的倒霉事。

这次上天却意外的看到了他,张佳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从天而降的雷劈中,昏了过去。

“哎哟卧槽!”

这是张佳乐说的最后一句话,花公公看着地上留下的一个大坑抹泪从口袋里掏出个小本本将它记下来当做皇帝遗言。

张佳乐是被一阵水声吵醒的。

四周光线昏暗,他迷茫的抬起头发现自己趴在一个椭圆形的白色物体上。

这都什么,张佳乐伸手敲了敲,似乎还是空心的。

不记得皇宫里有这样一个地方啊,这难道是邻国送来的宝物?这又是哪,难道是密室?张佳乐转头看着旁边像门一样的东西,推了一把。

“欸?怎么自己又关上了,”张佳乐看着打开又自己关上的门有些好奇,开始着手研究手边这个东西。

不知是按到了哪,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水流冲刷的声音,在安静的环境中异常清晰,却不见哪里有水流出来。

张佳乐也是听着鬼故事长大的,被这一不明不白的响声吓了一跳夺门而出。

孙哲平的家离公司很远,工作多的时候就住在办公室里,昨天晚上助理突然送了两份合同来给他,他一口气把合同研究透了天也快亮了。

公司里空荡荡的,鞋跟敲打在地板上发出空旷的声音,走廊上的灯柔和昏暗。

这场景,太适合演恐怖片了,孙哲平想,打了个哈欠朝公共卫生间走去。

“哎呦喂……”张佳乐慌不择路的跑出去,直把孙哲平撞了个踉跄。

“什么玩意,”孙哲平没有丝毫准备就被一个白色的身影扑了满怀,不由一惊,倒退一步打量差点把自己撞倒的张佳乐。

只见这人长过腰际的头发,一身雪白的衣袍上绣着大朵大朵的鲜花,分明是古装剧里才会出现的装束。

“cosplay?”孙哲平试探的问。

“什么?什么累?你说啥?”看着孙哲平完全不同自己的西装革履,张佳乐有点混乱。

————TBC————

评论(5)
热度(138)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