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双花|喻黄】总有刁民想害朕

#主双花,副喻黄#

【二】

“想引起我注意的人海了去了,你这招,”孙哲平半靠在沙发上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过时了。”

“在朕的面前竟敢如此放肆!”张佳乐哪里被人这般轻视过,怒火蹭的就蹿上来了,“你莫不是兴欣派来的奸细!”

“大清早的你吼什么,”孙哲平皱眉,“我们公司的安保不算差,我还没追究你是怎么进来的,还穿成这副德行,你才更像奸细。”

“竟然说朕是奸细!朕要诛你九族!”张佳乐把桌子拍的震天响。

孙哲平熬了一夜此刻困得不行,谅张佳乐也折腾不出来什么,闭上眼睛准备休息一会儿。

张佳乐可不乐意了,还从来没有人敢在和他说话的时候睡着,他绕过办公桌一个箭步冲到孙哲平面前揪起他的衣领。

“你知不知道?朕今天有一个重要的朝会,再不把朕送回去百花就要亡国了!”

孙哲平睁开眼,觉得自己错了,这货可能不是奸细,是精神病院失踪人口。

“你是不是忘吃药了小弟弟,”孙哲平尽量放缓语气,听说精神病人病情发作力大无比,万一他还有暴力倾向那可就不好了,真可惜了那张脸,他试图安抚张佳乐。

“你妹啊!朕和你说话不要妄图转移话题!”张佳乐狂躁。

看来怀柔政策是没用了,孙哲平就这样被张佳乐揪着衣领,睁着困倦的眼睛听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自己苦逼的皇帝生涯。

故事编的真好,听起来还真是有那么点靠谱,孙哲平发自内心的给张佳乐鼓了个掌。

然后总结,

“既然你的日子如此悲催,那还有什么好留恋的,还是老实留在这里比较好,你说呢?”说罢把张佳乐一脚踹进了办公室配套的休息室里,从外面锁上门。

“卧槽?你这是欺君犯上你造么?!”张佳乐死命的拍着门,而后转头就被房间里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忘记了正事。

孙哲平直到中午才把张佳乐放出来,彼时张佳乐正在努力的用头顶着电视机屏幕。

“你在干嘛?”

“为什么他们可以在里面玩,朕不行?朕试了一上午,根本进不去。”张佳乐气鼓鼓指着电视里的人。

“……”我信了你是个古人……

孙哲平又工作到很晚,整个办公楼空荡荡的,张佳乐瞅空出去溜达了一圈很快被吓回来了,抱着孙哲平的胳膊死活不撒手。

“你要保护朕,听到没有,”这地方太诡异了,都是些没见过的东西,一定是受到了诅咒。

下楼的时候张佳乐死活不肯进电梯,孙哲平发誓他从来没有下过那么多层楼,绕来绕去头都晕了。

在停车场的时候张佳乐看着那辆黑色的车说什么都不愿意上去,坚持要骑马,孙哲平最终忍无可忍一把抱起他丢进了车后座。

接触到的东西都十分陌生,张佳乐很不安,唯一令他满意的就是孙哲平房间里那张大床。

比寝宫里那个硬的硌死人的板床好多了。

脱了外袍正准备往上爬,孙哲平一句冷冰冰的话打破了他的幻想。

“这是我的房间,你睡这儿,”说罢指了指房间里的地毯。

“大胆刁民!此等不合规制的事你都做的出?朕现在就下旨押你去刑部候审。”

“哦,那请皇上出了这道门慢慢拟旨,草民要睡了。”孙哲平站在大门口做了个请的手势。

“你!”张佳乐自小哪受过这等委屈,眼下到了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自己跟个傻子一样什么都不懂,出了这道门就连个去处也没了,想自己好歹也是百花的皇帝,竟落到如此一无所有的境地,还要看他人脸色。

越想越觉得心中酸楚,但再怎么落魄也容不得人摆布,当下拉开门就要走。

“外面这么冷,你去哪。”孙哲平一把拦住。

“不用你管,朕就不信普天之下还找不到一个去处,不和你在一块就行,”说着张佳乐已经迈出了两步。

最终张佳乐还是睡上了梦想中的席梦思大床,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把孙哲平赶去睡地毯的要求没能满足。

第二天一早,张佳乐就被拖起来剪头发买衣服,直折腾了一整天。

商场里什么都新鲜,张佳乐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心有余而力不足,哪都想逛可实在是走不动了,于是坐在甜品店里怒吃五个冰激凌。

孙哲平一时没看住,回过神来张佳乐已经扔掉了第五个空杯子。

当天晚上,张佳乐就尝到了苦果,胃疼的裹在被子里小脸苍白一句话也不想说。

“你以前胃就不好?”孙哲平看他疼成这样有些担心。

“小时候没人管饥一顿饱一顿估计伤着了,”张佳乐皱着眉。

“你不是说你是皇帝么,怎么还连饭都吃不上?”

“你傻啊,又不是一生下来就是皇帝,”张佳乐鄙视的看他一眼。

孙哲平看他疼的一身冷汗坚持要带他去医院。医院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张佳乐拼命拒绝,又是好一番折腾。

“哎哟喂,怎么这么疼!”医院的病房里,张佳乐发出了一声痛呼。

“你演戏演挺好哈,针还没扎。”

一旁的小护士捂嘴偷笑,孙哲平觉得脸都被他丢尽了。

张佳乐看着自己的血流过细细的管子,觉得这一定是一种古老的巫术。

并没有大碍,检查结果出来医生给开了点药就让他回家养着。

“从实招来,你们到底拿朕的血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回家张佳乐立刻端起架子质问孙哲平。

孙哲平是发现了,这张佳乐对别人那是没话说,简直一温柔可爱小男生,到自己这立马就不一样了,架子一端跟玉皇大帝似的。

开玩笑,想他张佳乐再不济也是皇宫里摸打滚爬长大的,看人脸色的功夫还是有,他就是咬准了孙哲平不会和他翻脸才可劲的横。

孙哲平没有接话,张佳乐瞅了一眼他手上拎的几盒药,狐疑道,“你们莫不是谋划要毒死朕?”

“我给你找份工作好不好,”孙哲平抬头看他突然说道。

“工作是什么东西?”

“就是你给别人干活,完了拿钱。”

“朕能干什么?”张佳乐思索一番,觉得有钱就能在这里立足,有些上心了。

“编剧,”看张佳乐不解的神色又补充道,“就是编故事给人看。”

“这个朕喜欢嘿,朕小时候就喜欢听我们那一个老头说书,差点拜他当师傅了,”张佳乐想起这事有些遗憾,“可惜朕是皇子,不然这事就成了。”

“不,你不用拜师傅,”孙哲平无奈道,“你已经很有才华了。”

“那朕什么时候可以去那什么工作?”

“洗洗睡吧,”孙哲平平静的看他一眼,“说不准你吃完我给你的药就驾崩了,还工哪门子作。”

“果然,朕就说你们图谋不轨!”张佳乐怒道,“诛你九族!”

————TBC————

评论(4)
热度(146)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