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双花|喻黄】总有刁民想害朕

#主双花,副喻黄#

【三】

张佳乐坚决不吃药斗争最终还是失败了,被强行喂了药之后就裹着毛毯蜷在沙发上。

“待这干嘛,快去睡觉,”孙哲平端着一杯茶从面前走过。

“我不,你现在就盼着朕闭眼是不是,朕的梦想还没实现,还不能瞑目。”张佳乐抱着热水袋捂着胃。

“哟,看不出来你还挺有抱负,来,说说什么梦想,”孙哲平回过身来到他旁边坐下,饶有兴味。

“朕登基前的梦想是游山玩水,”张佳乐一脸认真看着孙哲平,“登基后这个梦想已经不能实现了,朕现在的梦想和你有关。”

“和我有关?”

“对。”

“到底是什么梦想,”孙哲平愈发好奇。

“诛你九族。”

洗洗睡吧,自己真是被下了降头才来和他一本正经聊天,孙哲平摇摇头。

不得不说张佳乐的适应能力真是强悍,孙哲平叹为观止,在某天下班后拉开休息室的门,张佳乐居然连玩电脑游戏都学会了。

“小朋友,我们都知道1+1=2,那么1+2等于多少你知道么?”电脑播放着机械的声音。

张佳乐逮着鼠标在屏幕上那几个彩色的卡片中选了3。

“真聪明,又答对了,”屏幕上出现一束烟花。

“……”孙哲平恨铁不成钢,“你玩点高级的不成么。”

“咋了,朕玩什么要你管?朕就喜欢听他夸朕不成么!”

孙哲平现在比张佳乐还想知道穿回去的方法,恨不得马上就把他送走。

“不,朕现在不想回去了。”张佳乐眨着眼睛,“朕不在这阵子,那几个邻国恐怕已经出兵把百花占了,朕才不想去当战俘,你这挺好,有吃有喝。”

张佳乐歪头想了想,“前几日朕提了你为御前侍卫,最近伺候的愈发好了,朕打算将你升为大内总管,以示恩宠,是不是觉得很荣幸。”

这种荣幸真是一点都不想要,你才大内总管,你全家都大内总管,孙哲平黑着脸拎小鸡一样把张佳乐从电脑边拎走。

孙哲平最近很烦躁,张佳乐的存在一下子打乱了他的生活,他没有合法身份,又对这边不熟悉,上班得带着下班得看着,搞得他一点私人空间都没了。

“这都是老天爷的错,不能怪朕,”张佳乐强行解释,“是老天爷把朕丢到了你们那的厕所里。”

得给他找个伴,能帮着看住他那种,孙哲平思考,把有可能的人都想了一遍后,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发现自己并不想其他人接近张佳乐。

一个皇宫里怎么可以有两个大内总管,绝对不行。

这天晚上,张佳乐惬意的在浴室里那个超大浴缸里泡澡,除席梦思大床外,这所房子里张佳乐最喜欢的就是这间浴室。

放满热水往里一躺简直世间极乐,张佳乐缩在热水里,舒服的吐了一口气。

从孙哲平家的浴室窗户正好可以看见河对岸的树林,泡澡的时候也有好风景看,有钱就是好,张佳乐感慨,伸个懒腰,一抬手却摸到一个毛绒绒的东西。

“欸?!”张佳乐一惊,扑腾了一下,溅出了好些水。

窗台上的淡黄色猫咪慢悠悠看他一眼,优雅的舔舔爪子,歪头看着他又舔舔嘴巴。

“怎么了?”听到浴室的动静孙哲平以为又闹出了什么事,一把推开门,一人一猫在水汽氤氲中深情对视。

“朕让你进来了么!”张佳乐腾的站起来指着他,身上一凉才想起自己没穿衣服,立刻又缩回水里。

大意了,张佳乐想。

猫咪歪头看着站在门口的孙哲平,迈着节奏优雅的小猫步踩着浴缸湿滑的边缘摆了个完美的pose,却不想爪下一滑,一下子跌进了水里。

张佳乐:“……”

猫咪:“!”

“浴室里怎么会有猫!”张佳乐裹着大浴巾恶狠狠咬了一口巧克力。

“谁让你洗澡不把窗户关严了,跑进一只猫又有什么大惊小怪。”

“胡说,这只猫明明和你很熟的样子。”

“哪里熟,不熟。”孙哲平云淡风轻的撇清关系。

“你都帮他吹毛还说不熟,欺君罔上,来人,给这厮上刑!”当然没有人来给孙哲平上刑,张佳乐气哼哼的撇过头去继续恶狠狠的啃巧克力,半晌又憋出一句,“你都不帮我吹头发。”

孙哲平不知该气还是该笑,明明之前帮他先吹非不让,现在又跟只猫争先后。

猫咪无奈的趴在沙发上任孙哲平跟刷毛毯一样给他吹毛,这手法,啧,太差劲了,然而这么不合格的服务他还不能一走了之,要是不把毛弄干回去喻文州看见了少不得得教训他。太无聊,他抽空在张佳乐浴袍上踩了几个湿脚印。

“你是不是觉得,朕每天端着个架子你受不了了,”张佳乐突然说,有些闷闷的。

有情况,猫咪伸长脖子支楞起两只耳朵。

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张佳乐从来都有劲的很,什么时候露出过这样的神色,想想也是,他一个人莫名其妙的来到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再怎么不在乎总归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算了,孙哲平想,自己在公司也没人敢给自己脸色看,只是回来看看张佳乐的脸色又有什么不行。

好歹在那边也是皇帝,这么大落差搁谁身上都受不了。

“没,这点事我还不放在心上,”孙哲平伸手揉揉张佳乐的头,以示安慰。

“最好是这样,你要是厌烦朕了,跟朕说,朕很通情达理的,马上就把你打入冷宫。”张佳乐顶着被揉乱的一头鸡窝认真的说。

自己真是想多了……孙哲平抽回手,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继续折腾手边这只自作孽的猫。

张佳乐看着猫身上紧贴皮肤的湿毛被吹的蓬松起来,觉得这猫还有些可爱,伸手摸摸猫头,因为手上沾着巧克力味被猫咪舔了好几口。

“喵!”猛的被孙哲平揪了尾巴,猫咪回头龇牙,搞什么,舔一口至于么,文州说的对,果然有事。

————TBC————

乐乐也真是实诚,哪窝着舒服就喜欢哪,等以后在浴室和席梦思大床上被正法了,恐怕就喜欢不起来了

评论(6)
热度(123)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