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双花|喻黄】总有刁民想害朕

#主双花#

【五】

孙哲平才不想当什么大内总管,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平白无故就被张佳乐一句话割去了二两肉呢,这不科学。

迟早得把这个职位换一换,想他前几天无意中和张佳乐提过这事,说他觉得自己难以胜任。张佳乐也确实很体谅人,当下表示如果觉得有压力可以降一降,从小太监做起。

孙哲平百思不得其解,这明明之前是从御前护卫提上来的,要说降不也得降回去,怎么就降成小太监了呢,张佳乐的朝代真是难以理解。掂量了一下,孙哲平突然又觉得自己能胜任了,反正都是太监,还是位份高的更好。

然而这怎么想怎么膈应,万一哪天被对门那一对知道了,茶余饭后不得笑上好几次,不行,绝对不行。

孙哲平决定提升自己的地位。

张佳乐睡眠是真好,前一秒还在闹着灯不关刺眼睡不着,下一秒头一歪就睡熟了,一只手还搭在孙哲平胳膊上。

按理说当初是为了看管张佳乐才让他和自己一起睡,现在张佳乐已经很适应这边的生活,可以让他搬到客房去住了,可孙哲平一直都没提这事。

他一个人在这座城市打拼,职位又高,公司里的人都对他毕恭毕敬,回到家了除了对门那两个身边也没什么人陪他,夜深人静的时候,对着这么个空荡荡的房子,落寞总是有的。

想当初喻文州捡回的猫咪变成人以后,他也没觉得什么,可自从有了黄少天以后,喻文州来找他下棋钓鱼的时候越来越少,大把的时间都挥霍在猫咪身上了。

还真有那么一阵他恨不得家里的锅碗瓢盆成个精也好,好歹给这房子添点人气。

其实凭他的条件,找个人填在家里不是简单的很,可他宁缺毋滥的性子,觉得真要是遇不上就一辈子看着对门秀恩爱安度晚年得了,也挺好。

伸手捏捏身旁人的脸,睡梦中张佳乐皱皱眉哼了一声扭过头去,把孙哲平胳膊搂的更紧了。

或许,争取封个皇后也不错?孙哲平想。

张佳乐睡觉十分不老实,终于在这天晚上达成了终身成就。

“砰——”半夜一声闷响惊醒了孙哲平,也摔醒了张佳乐。

孙哲平赶忙爬起来看,只见张佳乐卷了大半被子,把自己裹得跟火腿肠一样,一脸懵逼的躺在地上。

“你干嘛踹朕!”这是他回过神来的第一句话。

“我没踹,”孙哲平顿觉死的冤枉,“我可以发誓你是自己滚下去的。”

“胡说,这么大个床,傻子才会睡掉下来。”

既然他对自己下得了如此狠手变相的承认自己是个傻子,孙哲平也没话说了,“好,是我踹的行了吧,地上凉,赶快上来。”

“万一你再把朕搬出去扔了怎么办,”张佳乐一脸警觉。

明天一早还得起来上班,孙哲平困得要死,看张佳乐那准备辩论三百回合的精神头,忍无可忍,一把连人带被子捞上来按倒,睡觉。

张佳乐躺在床上可再也睡不着了,他认真想了想,他现在吃人家的住人家的用人家的,就算孙哲平哪天真把他搬出去扔了他也没有办法。

得看好,不能让他有这个机会。

孙哲平睡得很不安稳,在睡梦中总有一种被人窥视的异样感。皱着眉头睁开眼,被枕头旁炯炯有神的张佳乐吓了一跳。

“你干嘛,怎么不睡觉。”孙哲平吃惊。

“朕怕你把朕扔了,”张佳乐托腮,“没事,你睡,朕看着你。”

这尼玛谁还睡得着,孙哲平在心里哀叹。

“这都几点了,”孙哲平拿过手机给张佳乐看时间,“你到底还能不能好好睡觉。”

“不能,朕心内忧虑无法安眠,”张佳乐思索了一下,“或许你可以给朕写个保证书。”

孙哲平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有被人大半夜拖起来立卖身字据的一天。

“你看,这样行了吧,”孙哲平拿起纸张抖一抖。

“你写的不够全面,你只说不会把我从房子里赶出去,万一哪天你自己净身出户了呢,留朕一个人在这里饿死。”张佳乐表示不满。

“亲,你看着我,”孙哲平两手掰过张佳乐的脸,“你是不是觉着我傻。”

张佳乐想了想,觉着孙哲平要是真把这里的家业都丢下了,怎么着也得比他先饿死,但是——

“那你怎么也得再按个血手印,”张佳乐见孙哲平半天没有动静,了然道,“你是不是怕疼下不去手,朕可以帮你。”

说罢抓起孙哲平一只手就要咬。

孙哲平见张佳乐摆那架势跟真的一样,忙把手抽回来,这大晚上的,别再放点血招来什么,听说这没盖房子前可是片坟地。

张佳乐不高兴了,孙哲平不愿意按手印,那就说明,“其实你是想篡位对不对。”

孙哲平觉得自己上辈子可能是日了全天下的狗,以至于今生连一个安稳觉都睡不到,篡个毛位啊,你那个位置并没有篡位的必要好么。

“你怎么不说话,朕早就看你那个秘书不爽了,天天给你端茶倒水那么殷情,说,他是不是你同党。”

“就算被你口头割了jj,篡位不篡位我还真没想过,”孙哲平揉了揉太阳穴,“不过你要是再不睡觉,我可能要弑君了。”

张佳乐终于还是活着见到了明天的太阳。

“你造么,孙哲平,太变态了,他不光要篡位,还要谋害朕!”张佳乐摆出一副可怜样对着门口的一只猫咪诉苦。

猫咪等了一会察觉到这个人并不想投喂它,抬起屁股就要走,张佳乐一把拽住猫后腿试图阻拦,结果被挠了一把。

“喂喂喂,你干嘛呢,”黄少天一开门就看见门口正在上演人猫大战,“你认错了,并不是所有的猫都叫黄少天好么,你手上那只那么丑,这都能认错,你到底对我有没有感情。”

张佳乐站在喻文州的客厅里,沉默了。

事实上,谁见到这样的房间都会沉默,那满墙的鲜鱼壁画,每一条鱼的表情都生无可恋。

“这是我的梦想,”黄少天兴奋的蹦到墙边指给他看,“现在墙上画的只有五种鱼我没有吃过了。”

“来,这条给你,”黄少天从锅里捞出一条煎好的黄鱼放进张佳乐面前的盘子里,“我跟你说,文州的做鱼技术得到过神的指点,一般人我都舍不得分给他吃。”

————TBC————

张佳乐,一个活在自己系统里的boy

经验告诉我们,所有的房子没盖前都是坟地

评论(4)
热度(114)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