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双花|喻黄】总有刁民想害朕

#主双花#

【六】

张佳乐看了一眼盘子里炸的表皮焦酥的鱼,尝了一筷子,黄少天还真不是乱夸,外焦里嫩好吃的不得了。

然而他早上缠着孙哲平给他买了早饭,现在一点也不饿,尝了一口就放下了筷子。

说起孙哲平,张佳乐立马忧愁起来,他在这边没什么熟人,也就黄少天能吐吐苦水。

“哦,这么说你是怕他哪天突然不要你了?”黄少天了然,“那你可是找对人了,再没有人比我们猫更有发言权了。”

黄少天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块黑板,画了一个简单的示意图。

张佳乐看着那简陋至极的火柴人和旁边那一团长毛的不知道什么玩意,心里很是嫌弃,想当初他批到字丑的奏折都要发回去重写好么,然而现在,哪怕是嫌弃黄少天的画他也不能一走了之,这就是落差。

张佳乐在心里偷摸着抹了一把小眼泪。

黄少天以一只猫的经验给他科普了如何与人类相处,“主要可以分成两种模式,一种是抖m猫配抖s人类,当然这种模式是比较少见的,毕竟很少有抖m猫,另外一种是重点要说的,抖m人类配抖s猫,据我的猫生经验,这种搭配最为常见。”

“有……不抖的模式么……”张佳乐问。

“不抖的模式?”黄少天思索,“我们猫生来就是大爷,就算人类本来不抖,养了猫之后都会变成抖m,而且乐在其中。”

“那喻文州也是那什么抖m?”张佳乐虚心发问。

“他才不是,”黄少天切了一声,一本正经的说,“他是一个不好的示范,千万不能学他。”

“为什么?喻文州对你就很好啊。”

“哪里好,你不知道他晚上……咳,”讲到这黄少天突然反应过来立时住嘴。

“晚上怎么了?”张佳乐竖起耳朵。

“来,我们来说下一个话题。”黄少天指着黑板迅速转移话题。

“别啊,我们上一个话题还没聊完,”张佳乐觉得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不依不饶,“晚上什么?”

最终被黄少天扫地出门真是一点也不冤枉。

张佳乐默默窝在沙发上想了好久,为什么黄少天不愿意说呢,难道接下来的话是收费环节?

他又把黄少天的话咀嚼了一遍,觉得并没有什么有用信息,那么关键信息一定是他没有说出口的内容。

不过没关系,黄少天不说他还可以去问别人。

“你知道喻文州晚上都干什么么?”

孙哲平一回到家就被张佳乐问了一个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而且还是跟喻文州有关。

不对劲,孙哲平把衣服挂起来,想到张佳乐之前对喻文州的好印象,顿时不爽起来,突然对喻文州这么关心,不是好兆头。

“你管人家做什么呢,和你又没多大关系,”孙哲平敷衍。

“谁说没有关系,关系大了去了,你一定知道对不对?都说你们私下关系不错的。”

孙哲平心中警铃大响,才见过一次面的人怎么就关系大了去了,这是几个意思,看上他了?自己的皇后大业还没开始呢这就栽了?

“谁说的,你明明知道我们两公司是对头。”

“那你就更该知道啊,俗活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对自己的敌人要比对自己还要了解。”

“哪有,我们都……”

张佳乐摆出一副一百块都不给我的委屈表情认真的盯着孙哲平,拒绝的话徘徊在嘴边顿时就吐不出来了。

算了算了,就当是在百×上回答了个问题。

“无非就是看看电视看看书,能干什么,你问这个干嘛。”

“不干嘛,随便问问,”看书看电视,很普通啊,肯定不是这些,“还有呢?”

问的那么详细一点都不像是随便问问,孙哲平警觉,“你怎么不去问黄少天?”

“他要是愿意说朕干嘛还找你,”张佳乐摆了个认真听的姿势,“继续说啊,还有呢?”

黄少天不愿意说?这又是什么情况,难道是他察觉到了张佳乐喜欢喻文州?猫咪的直觉很准的,那这件事基本就是坐实了。

孙哲平很郁闷,就好比是自家种的白菜自己还没来得及收,结果被别人拿个铲子挖走了。到底是谁说的近水楼台,明明是距离产生美,何况喻文州还是有猫之夫。

这怎么行,就算张佳乐喜欢他,可喻文州毕竟有了黄少天,他们不可能有结果。三角恋是不会幸福的,张佳乐穿越过来没多久,可不能受这样的挫折。

为了避免张佳乐和喻文州接触过多,孙哲平决定重新带张佳乐去上班。顺便重新物色一所房子安置他,以免大家住的近再闹出点什么。

张佳乐隐约察觉到了什么,这几天孙哲平似乎一有空就在家里清点他的东西,好多暂时穿不上的衣服都打了包。

孙哲平打算把他搬出去扔了。

张佳乐伤心的想。

“怎么会呢,你们两个不是好的很么,他还天天带你去上班。”黄少天惊讶。

“是啊,他对朕一直不错,朕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这样了,”张佳乐握着黄少天的手,“难道是嫌朕吃的多?”

“那你要是真被赶出来,就来我这儿住?文州很好的,肯定会同意。”黄少天也想不通,“你听我说,既然你已经察觉到要被踹了,那就先下手为强。”

“啥意思?”张佳乐摸不着头脑,“是说让朕自己提出来要走?”

“对!”黄少天分析道,“越决绝越好,打压对方气势的同时也可以提高身价,一举两得,猫生感悟,值得信赖。”

“是这样么?可是朕的本意是想留下来的啊,身价什么的朕并不……”

“怎么能不在乎呢?你这种条件,条顺盘靓,找下家是件多么容易的事,何苦要受这种委屈,”黄少天摸着下巴打量了一下张佳乐,“你要是愿意,跟了我也成啊。”

张佳乐瑟缩了一下,觉得事情有点跑偏。

————TBC————

大内总管快来啊,喵要挖你们家墙脚啦

没有内容的过度章

评论(4)
热度(119)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