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双花|喻黄】总有刁民想害朕

#主双花#

【七】

回到家的时候张佳乐已经拿定了主意。

这天是休息日,一向喜欢睡懒觉的张佳乐破天荒的起了个大早。

孙哲平迷迷糊糊间伸手一抱只抱到一半轻飘飘的被子,半边床冰冷的触感很快帮他清醒了过来。反常必为妖,不知道张佳乐又想起哪一出了。

孙哲平揉揉额头,撑起上身掀被下床,一抬头差点没坐到地上。

“来,给朕一棍!”

张佳乐穿着他那件白底绣花的大袍子,手上拎着根木棍站在床脚。

这个早晨真是太刺激了。

“你该不是梦游了吧,干嘛呢。”孙哲平很快冷静下来瞅着他。

“你才梦游了,快来打朕,”张佳乐两手握着棍子做了一个抡的姿势,“朕想过了,朕是晕倒了才来到这儿的,你再把朕打晕了朕说不准就回去了。”

“我下手没轻没重,万一一棍子下去你直接就驾崩了呢?”

“没事,朕赦免你。”

你赦免有个毛用,法律又不会赦免我,孙哲平决定当做是在做梦,立刻躺回床上拿被子蒙住头,再说了张佳乐现在要是真能回去对他来说也算不上好事。

“欸你怎么躺下了,朕都帮你把棍子找好了,你只要出份力……”

“皇上您自己出这份力吧,我睡了先。”

张佳乐看了眼棍子,照着自己的头比划了两下,实在是下不去手,就此作罢。

张佳乐前两天说想在家里烫火锅吃,孙哲平下午的时候就去超市买了点食材,回来的时候喊了半天不见人。该不是真给了自己一棍,想到早晨张佳乐突然抽风的举动,孙哲平鞋都没换就去每个房间里找。

张佳乐正盘腿坐在二楼阳台地上认真的,拿个菜刀削早上那根木棍,太阳开始落下,橘黄色的光在张佳乐脸上照出一片阴影,孙哲平靠在门框边欣赏了一会落日美人图,最后实在忍不住开口。

“你削它干嘛。”

“我要做一把木剑防身,仗剑走天涯,”张佳乐头也没抬。

“你怎么不说‘朕’了?”孙哲平很不习惯。

“退位了,我现在走武侠风,请叫我张大侠。”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带把菜刀呢。”

“有道理,”张佳乐点点头,扔掉削到一半的木头把菜刀往腰上一插,“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在下告辞了。”

孙哲平站在阳台上目瞪口呆的看着张佳乐头也不回的甩着膀子下楼走进了对面,黄少天用猫爪拨开门趴在地上打了个哈欠。

“你把什么玩意放进来了,恐怖分子么,”喻文州看着张佳乐腰上别着的大菜刀,一口水呛在嗓子里。

喻文州晚饭做了清蒸鲈鱼,醋溜鲤鱼和红烧带鱼。黄少天吃的头也不抬,张佳乐却没什么胃口。

张佳乐不开心了,按照剧本孙哲平不是应该在他快要走的时候一把将他扯回来扔到床上……呸,拿错剧本了。

按照剧本孙哲平不是应该在他快要走的时候掏出一把钞票撒向天空,然后摆个歇斯底里的造型大喊一声,“你走啊!走了就别回来!一百块都不给你!”

似乎也不是什么好发展。

可也不该这么平静,孙哲平一点反应都没有,都几个小时了也不来找他,好像有他没他都无所谓。

张佳乐郁闷的往客房的床上一躺,被菜刀柄硌了一下慌忙起来解菜刀。

张佳乐走的太突然,孙哲平看着一桌子食材一点都没心情收拾,泡了碗杯面了事。

他居然就这样住到喻文州家去了,孙哲平叹了口气,不过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如愿以偿了吧,不知道黄少天会不会欺负他给他脸色看。

孙哲平翻来覆去睡不着,终于忍不住爬起来去敲对面的门。

黄少天开的门,上下打量了一下他,打了个哈欠问道,“钞票呢?”

“什么钞票?”孙哲平有些跟不上趟。

“你傻啊,没带钞票怎么撒!”黄少天抱怨,但很快舒展了眉头,“没关系,没有道具直接念台词也行,你看这个……”

“是谁?”黄少天开门开了半天不回来,喻文州裹着睡衣来看一眼。

“张佳乐呢,”孙哲平没接他们的话,直接问道。

“楼上左数第二间,这个点睡着了吧,你要不明天再……”

“我就上去看看他,没别的事,不会吵到他的。”

喻文州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光线太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甚至觉得孙哲平上楼梯前瞪了他一眼。

张佳乐吃完饭就回房间了,黄少天非要缠着喻文州陪他看海底世界,看着他们腻歪,张佳乐心里有点空空的。在床上折腾了好久才睡着,把被子踢得一团乱。

可能是因为当皇帝的时候睡得太少,自从到这边以后,他睡眠一向好的不得了。然而这天晚上,孙哲平一进门他就醒了。

这脚步声呼吸声都太熟悉了,张佳乐用脚趾头都认得出是谁,但是他不想醒。谁让他一晚上都不来找他,不理不理,放下折子就走吧,张佳乐装睡。

却没想到下一秒却落入一个怀抱里,孙哲平故意松了松手,张佳乐吓了一跳生怕自己掉下去连忙扒住孙哲平的肩膀。

“你想摔死朕么,居心叵测!”张佳乐怒瞪,黑溜溜的眼睛在黑夜里闪着光。

“你果然装睡,”孙哲平笑了一声,“跟我回去吧,就算你喜欢喻文州也不能这么猴急的住到人家家里,而且你能睡得着?对着这一墙的鱼。”

确实,这种浮夸的装修风格太考验人了,而且还是荧光的那种,什么品味,张佳乐暗自吐槽,但是他似乎漏掉了什么。

“什么?朕喜欢喻文州?”张佳乐有点懵,他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这样的设定,“朕怎么不知道?!”

什么?张佳乐不喜欢喻文州?孙哲平也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他品味这么差,朕会看上他?”张佳乐指着一墙在黑暗中发光的大鱼,“你看看这都什么鬼?”

“他吐槽你的品味了,”黄少天扒在楼梯口偷听,不时回头和喻文州直播进度。

“是你的品味,这墙都是你让画的,”喻文州扯扯黄少天,“赶快睡吧,熬夜会影响毛皮光泽度。”

————TBC————

啊,今天这么晚

明天可能也会晚一点

评论(8)
热度(102)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