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双花|喻黄】总有刁民想害朕

#主双花#

【十】

张佳乐这回可真是病来如山倒,但好在他一古代人,除了上次胃疼没吃过别的药,一片退烧药下去再喝几杯白开水捂捂汗很快就活蹦乱跳了。

张佳乐这一病孙哲平心疼的紧,之前那些气早不知道飞哪去了,一心一意的帮张佳乐适应新工作。

张佳乐这是好了,黄少天却病了。

他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吃出了肠胃炎,被喻文州抱到宠物医院吊水,由于表现比较狂躁,被强制卡上了脖套。

黄少天生无可恋的瘫在桌上,早知道就不挣扎了,脖套这玩意可嫌弃。在他卡着脖套谁都不想见的时候,孙哲平带张佳乐来看他了。

这还能有友谊么,处不下去了,黄少天伸爪左扑右扑拒绝孙哲平摸他的头。

“你这只猫太狂躁了,”老兽医扶了扶眼镜,转向喻文州,“你怎么不给它做绝育,绝育手术之后性格能温和些。”

“是么,”喻文州憋着笑,“不用,他平时还好,我看的紧没事的。”

张佳乐接的第一个活是给杂志拍两张内页,孙哲平忙活了好久,终于把张佳乐那个喜欢说‘朕’的习惯给拗了过来。

杂志这一期恰好是古典风格,张佳乐穿着古装,戴着长长的假发,往那一站感觉自然而然就出来了

“啧啧,这脸蛋,这身材,”黄少天拿着杂志叹息,“便宜孙哲平那家伙了。”

“听你这意思还想便宜你不成,”喻文州抽过黄少天手上的杂志往旁边一扔,“都这个点了快睡吧,明天还得去挂水。”

“我不,”黄少天往后缩缩,“现在才几点,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那你知道我想干什么又怎样,”喻文州抱着手臂饶有兴味的看着他。

“我不,打死你我今晚都不会从了你的。”

“既然这样,明天挂水的时候就顺便再商量商量绝育的事,那老兽医蛮资深的,我觉得挺靠谱。”

喻文州你大爷,黄少天又一次觉得猫生不公。

张佳乐正式工作以后,每天中饭就在杂志社解决了。

孙哲平原来倒没觉得怎么,一个人吃饭也习惯了,可眼下这张佳乐一忙起来,自己没个人陪吃饭倒真有些别扭起来,平日里爱吃的菜都不下饭了。

一个星期之后孙哲平开始每天去找张佳乐吃中饭,然后他发现,张佳乐比什么菜都下饭。

“你们这摄影棚,有点简陋,”孙哲平吃饱饭靠在化妆镜旁和魏琛有一搭没一搭聊天,斟酌了一下措辞,把非常简陋这个表述委婉了一下。

他向来不喜欢管这种闲事,可谁让张佳乐在这里上班,这么简陋的设备,怎么能拍出自家皇上的美。

孙哲平大手一挥给赞助了一批新的设备,魏琛手捧崭新的机器,觉得张佳乐真是个吉祥物啊,自带召唤技能,他这一来上班,新机器就有了。

“你不用回公司么,”见孙哲平没有要走的意思,张佳乐问道。

“下午没什么事,等你下了班一起走。”

这都第几次了,张佳乐觉得不安,孙哲平确实待他好,可接触了更多的人他发现,孙哲平对他的好似乎已经过头了。

没道理这样。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张佳乐明白这个道理,在他们那里也是这样,没有白来的好处。就像那次兴欣无缘无故给百花送了大批粮食以救济周边灾民,最后还不是硬讨了南边的一大片花田回去。

可是他现在不比以前,没钱没权,穷光蛋一个,唯一的容身之所还是孙哲平给他的,孙哲平图什么呢,张佳乐想不通。

另外一件让张佳乐觉得不舒服的是,孙哲平太受欢迎了,摄影棚聚着不少模特,每次他一来,那些个俊男美女一个个都瞅着机会往上凑。

“哼,”张佳乐看着被包围的孙哲平,狠狠咬了一口苹果,围着也没用,等会还不是带我回家,又不会带你们,这样想着觉得心里那股子无名火似乎消下去一些。

“你以后别总往我这跑了,”张佳乐系上安全带,打了个哈欠。

“怎么了,”该不是被嫌弃,孙哲平想。

“没怎么,太浪费你时间了。”

不对,这里面有事。张佳乐什么时候关心过他的工作,他前阵子还说过他天天坐办公室里骂人才是浪费时间,不如出去走走,这会怎么又把他往办公室赶。

“不要紧,我这几天不忙,”孙哲平把车子发动,“明天中午还等我来吃饭。”

这又是怎么着了,都说了不要来了还非要来,想起孙哲平被俊男美女轮流搭讪那幅场景,张佳乐气不打一处来,怎么着,还留恋上了是吧。

“看上谁直接约了就是了,犯得着每天跑那么远路费这劲,”张佳乐气鼓鼓。

敢情是这么回事,孙哲平透过镜子看着张佳乐一脸醋意,心情大好,看来自己是上位有望,离皇后的位置不远了。

拍平面两个月,杂志是半月刊,孙哲平按时按量的购买每一期杂志,把张佳乐出镜的图片整齐的裁剪下来收进专门的相册里,再单独买一本杂志收藏。

魏琛的摄影技术果然过硬,以张佳乐当模特的那几张图很快火了起来,张佳乐也被更多的人知道,带起了杂志的销量。

吉祥物,这还真是捡了个吉祥物,魏琛看着上半月统计出的销量,抽了一口烟大赞了一下自己的眼光。

有了名气意味着要和更多的人打交道,圈子里鱼龙混杂,孙哲平帮张佳乐挡去了大半的事,保了他的清闲。张佳乐对这种事一点感觉没有,毕竟之前是皇帝,虽说是个小国家,可终究是受人瞩目的,这点关注度还不放在心上。

但张佳乐蛮喜欢赴饭局,小范围的那种,自己杂志社的聚餐逢请必去。

张佳乐是个头脑很清醒的人,尤其体现在孙哲平不在身边的时候,圈子里的关系打点的面面俱到。孙哲平告诉过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知道要小心谨慎,来历不明的东西不吃,自己酒量不行就从不喝酒。

然而他还是栽了。

魏琛看着张佳乐迷迷瞪瞪的双眼觉得不好,孙哲平特意叮嘱过他不要让张佳乐喝酒,谁知道果酒香甜,一个没看住张佳乐大半瓶已经下去了。

————TBC————

张佳乐:你老实说,朕没钱没权,你到底图什么

孙哲平:宝贝儿,我图的是你啊~

评论(19)
热度(102)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