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双花|喻黄】总有刁民想害朕

#主双花#

【十一】

“就那瓶,还剩那么多,跟饮料似的居然还醉了,你说这还真有三杯倒的人,”魏琛惊奇。

作为同样三杯倒的人,孙哲平默默看他一眼,没说话。

他接到电话火急火燎的赶过来还以为张佳乐喝了多少,真是没想到,看来从酒量来看,他俩也是配得上。

孙哲平搂过张佳乐的腰,跟魏琛打了声招呼,架着他往车那边走。

被外面的凉风一吹,张佳乐有些清醒过来,开始扑腾。

“你谁啊你!还摸我腰,有没有规矩了!”张佳乐一把推开身边的人,含糊不清的喊了一声。

孙哲平哭笑不得,上前一步把没了支撑站都站不稳的张佳乐拽回来。

“你干嘛!这么多人你还拉小手!要不要脸了欸!”张佳乐一急喊的有点大声,不远处有人回头往这边看了两眼。

得,被当流氓了,别再待久了被人围观了,孙哲平扯着张佳乐快走几步把他扔到车里。

“你想做什么,绑票么,”张佳乐从副驾驶上探过身勾着孙哲平肩膀哥俩好的跟他分析,“帅哥,我跟你说,我这人呢没什么钱,我家是有个有钱人,可是他一百块都不会给你,没用的。”

说完就要开门下车,被孙哲平一把拦住,“之前在饭店里不是睡挺稳,怎么一出门就放岔子呢,你还睡得着不。”

“不,不能睡着,孙哲平说了,不能在不熟悉的人旁边睡着,一定要打起精神小心谨慎。”

喝成这样还记得自己叮嘱的话,该不该夸他呢,孙哲平揉揉额头,捧起张佳乐醉醺醺的脸轻轻拍了两下。

“哥们,你看看我是谁,别闹腾了啊。”

结果被张佳乐吐了一身。

上辈子欠你的,孙哲平真是没话说了,他现在只想赶快回家换身衣服洗个澡。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张佳乐带回来,一路上张佳乐就差没在车里跳舞了。

到家往沙发上一躺,张佳乐就懒洋洋的不想动了,看着洗完澡擦着头发坐过来的孙哲平,愣是挪过去枕在他腿上。

“我跟你说,刚才一帅哥送我回家,我还以为他要绑架我,呵呵,那帅哥长跟你真像。”说完还伸手摸一把孙哲平的脸。

孙哲平觉得被调戏了。

他把张佳乐往旁边搬搬去给他拿醒酒药。张佳乐一看他要走,急了,这大晚上的,该不是去会那帮子小情人?搞什么,家里养着一个还不够还得打野食?张佳乐喝了点酒脑子乱蓬蓬的。

不行,这个人得是我的。

张佳乐迷糊的想,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扯着衣服把孙哲平拽回来,伸手勾下孙哲平的脖子就要亲上去。孙哲平哪里见过这架势,下意识把头一偏。

张佳乐一下子没亲上燃起熊熊怒火。

卧槽皇上要亲你你居然敢躲?!这必须不能忍啊。

“别人都一个个哭着喊着求我临幸,我看都不看一眼,你竟敢拒绝我?我跟你说,欲擒故纵这套我见得多了,在我这没用你知道不,”说罢攀着孙哲平的手臂捏住下巴又要凑上去。

在这短短的一分多钟内,孙哲平在心里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

从,还是不从,这是一个问题。

最终代表理性的小人还是被打败了,看着张佳乐那主动样,孙哲平仿佛能听见脑子里那根弦的崩裂声。

送上门的东西,退回去多不礼貌。想他孙哲平一世英名,到头来居然也有被强吻的一天。

事实证明,卖相好的东西往往使用感也不错,孙哲平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巴,低头重新覆上怀中人的唇。

孤男寡男,共处一室,干柴烈火。

吻到情浓时那必须得有近一步发展啊,不然干嘛,松开以后打个牌么,何况张佳乐这么配合。

孙哲平不负众望的扯着张佳乐的领口往下用力一拽,衬衣的头两个扣子瞬间崩飞不见踪影。

“刁民!你居然对朕做这种事!”就在准备进行下一步时。张佳乐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推开孙哲平一只手拢着领口挪到角落里。

孙哲平觉得自己最近一定是触了什么霉头,要不就是张佳乐天赋异禀,怎么每次就都能赶在气氛刚好时来这么一出。

这搁谁受得了,时间一久都不用别人动手,自己就萎成货真价实的大内总管了。

“这我真可以发誓,你先动的手,”孙哲平解释。

“胡说,我虽然喝的有点醉但酒品好着呢,才不会做出这样的事,何况,”张佳乐低头想了想,“就算我对你硬来,你推开就是了。”

这说的倒轻巧,我一开始倒是拒绝的很干脆,不依不饶一定要凑上来亲一口的是谁啊。明明是对自己有情意,还愣是装作排斥的样子,孙哲平不懂张佳乐是怎么想的,心里有点烦躁。

“我不想当哪门子柳下惠,你要是不能接受,就管好自己,”孙哲平理了理弄乱的衣服,“下不为例。”

孙哲平先回的房间,扔给张佳乐一套干净衣服让他去洗澡。张佳乐泡在浴缸里彻底清醒过来,他不是酒后忘事的人,之前的那一幕很快就在眼前清晰起来。

卧槽,还真是他先动的手。

想想和孙哲平至今为止的那点事,张佳乐心里并不讨厌,反而想起来觉得有些甜丝丝的,他们国家民风也是很开放的,龙阳并不稀奇,但是,照孙哲平今天这个表现,他必然不愿意在下面啊。

“我跟你说,孙哲平,太变态了!他不光想谋害我,还想上我!”

黄少天一大早起来出门放个小风,不想被早就蹲守在门口的张佳乐扯住了后腿。他奋力挣开,变成人形趴在地上长舒了一口气。

“下次能不能别总拽腿,很容易扯到蛋的好么,”黄少天回头炸毛。

“这不是没扯到么,”张佳乐摆出一副委屈的神色,“从猫修炼成人要很久的,你比我在这待的长,有什么主意出给我么。”

黄少天算是知道了什么是病急乱投医,就自己和喻文州这情况,不是一目了然么,自己要是有什么好主意,还至于这种分工?

“你这问题吧,我还真没什么办法,你要是上不了他,就从了他吧,反正我看你这小模样估计是当攻无望,”黄少天想了想,慢条斯理的分析。

“那我怎么办?还有救么?”

“没事,日久就习惯了。”黄少天从口袋摸出一条小鱼干。

————TBC————





评论(15)
热度(106)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