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双花|喻黄】总有刁民想害朕(完结)

#主双花#

【十三】

孙哲平这儿还真不缺猫,但他也不介意多一只猫。

黄少天如愿以偿的窝在张佳乐怀里露了猫脸,并且以超凡的镜头感得到了魏琛的强力喜爱。

“你从哪找的这只猫,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会摆造型的,”魏琛拍拍黄少天毛绒绒的头,喂了一片小鱼干。

“公司对面捡的,我去的时候他正在垃圾堆里找吃的,”孙哲平喝了口咖啡,随口编道。

你才垃圾堆找吃的,黄少天跳起来就想跟他打架,然而他现在是只猫也不能奈他何,想了想迈着小猫步蹿到张佳乐旁边挠了张佳乐一爪子,然后揣着爪子用挑衅的眼神看着孙哲平。

我的人你也敢挠,孙哲平威胁的看着猫咪,黄少天毫不在意,趴到张佳乐腿上打了个哈欠。

收工以后孙哲平揣着猫还给喻文州,顺便猛夸了一下黄少天。

“对,特别有镜头感,拍出来可好看了。特给你长脸,都抢着抱他,都是帅哥还有大胸妹子,毛都给摸乱了。”

“是么,好事啊,”喻文州笑眯眯的接过猫。

大事不好,孙哲平你大爷的我跟你没完,黄少天抬头看了眼喻文州,正巧对上喻文州低头看他的眼睛,顿觉一阵恶寒,缩了缩身子。

孙哲平微笑着和黄少天道别,回家关上门继续他未尽的事业。

张佳乐前几天不知从哪把他削了一半的长棍找了出来,加工成了一把木剑插在床头,以此为界要和孙哲平划清界限,然而他每晚都能熟练使用各种方法蹭到孙哲平怀里。

想那黄少天如果不是只公猫的话,喻文州早就抱上一大群小猫崽了,然而自己还没和张佳乐嘿嘿嘿,不科学。

趁着张佳乐洗澡的工夫,孙哲平把床头那把木剑拔起来扔了,顺便找出要用的工具按照顺序摆在床头伸手就能够到的位置,然后蹲守在卧室大衣柜后面,等张佳乐一进门就把他扑到了床上。

“好汉,咱能商量个事么,”张佳乐当即一手拢紧睡衣。

“可以,”孙哲平一副万事好商量的表情,一把拉下张佳乐的手,“做完慢慢商量。”

“不!来不及了!必须现在说!”张佳乐一手抵着孙哲平压下来的胸膛,很焦虑。

“是么,”孙哲平摸摸下巴做出思考的样子,就在张佳乐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凑上去吻住了他的嘴角,“来不及了就不商量了,皇上您得分清主次。”

张佳乐被摁住双手,求生无望,闭上眼睛视死如归,算了,就当他今晚当了一回烈士。

孙哲平好笑,低头在张佳乐白嫩的脖颈上唆了一口,抬起头来亲亲他的眼睛,“今晚是我第一次侍寝,皇上怎么比我还紧张。”

“废话,我戳你我也不紧张!”

“那怎么行,皇上怎么能累着,躺着就好,我来伺候,”孙哲平脱下张佳乐的上衣,差点没被口水呛着。

只见张佳乐左青龙右白虎把自己搞得跟敦煌壁画一样,不知是从哪个摊上买的纹身贴,质量差得很,那条龙还扇着长长的睫毛抛着媚眼。孙哲平伸手摸了一下,居然还掉墨,这么高级,原来是墨水画上去的,搞了半天,张佳乐在浴室待那么久就为了给自己画这个?!

张佳乐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着愣神的孙哲平觉得获得了胜利,“怎么样!朕画工如何?有没有让你大吃一惊?”最好从此不举。

然而即使是这样,他还是没逃过厄运,孙哲平还是憋着笑把他上了。

孙哲平口味真重,张佳乐揉着小腰瘫在床上吐槽。

“对你,我不挑食的,什么调料拌的都吃的下,”孙哲平搂着张佳乐蹭蹭头发,“主要是食材。”

“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张佳乐忍着酸痛翻了个身看着孙哲平,“问我是不是有精神病。”

“恩,”孙哲平饶有兴味的玩着张佳乐一缕头发。

“我的错,我应该说有,然后你就能把我送走了,谢谢你全家。”

孙哲平把杂志社收购了。

得知这个消息张佳乐非常想辞职,哪怕工作不好找。黄少天却很开心,非要来当专职模特猫。

“你怎么还不走,”张佳乐叼着面包看着穿的一本正经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人,“要迟到了。”

“哦,”孙哲平平静的翻过一张报纸,丝毫没有要动身的意思。

“要迟到了!走不走!”张佳乐愤怒。

“迟到就迟到,也没人敢说我,”孙哲平继续淡定。

“总裁了不起么!有钱了不起么!我还是皇上呢!你送不送我去上班!”

“送啊,怎么不送,”孙哲平走到张佳乐面前站定,“亲我一口马上就能走。”

眼看时间要来不及了,张佳乐顾不了那么多,飞快的在孙哲平脸上啾了一口。

“求人呢,怎这么没诚意,”孙哲平指了指嘴巴,“这儿。”

“孙哲平你到底还要不要脸,”张佳乐再一次为自己稀里糊涂就跟这人搅在一起后悔。

“在你面前要脸有什么用,”孙哲平看了眼表,“你向来不迟到,就当是你害羞,我来就好。”

结果张佳乐还是迟到了,孙哲平一时没收住把他按在门上享用了良久。

张佳乐的全勤奖就这么泡水里了,连带着黄少天的。

“喵……”蹲守在自家门口等张佳乐捎他一程黄少天很无辜。

“你这件衣服,算古董了吧,哪天我给你做个橱窗挂起来,”孙哲平整理换季衣服的时候特地把张佳乐那件白底大花的袍子拎出来。

“据说这上面绣了上百朵花,我还没数过,”张佳乐伸手抚过绣满鲜花的下摆,“我穿它才一年多,也不算古董。”

“还想回去么,我给你想想办法,那天天桥底下那人不是说……”

“说你个头,”想起那个长得像叶修的算命先生,张佳乐一点好印象都没,“他说那个马桶是穿越管道就是管道啊,就算真是,你把我塞里面冲下去么。”

“说说而已,我可舍不得你回去,”孙哲平揽过张佳乐抱进怀里。

“我这么多年跟老天爷许过很多愿望,就这一个被雷劈的实现了,”张佳乐忿忿不平,“你说我是不是点背。”

“……”确实背,孙哲平沉默的把回答憋在心里。

“我本来也觉着特背,”张佳乐掰着手指头盘算,“这不是遇见你了么,其实我运气还蛮不错的是哈。”

“既然你这么下得了手夸我,我也觉得我挺不错的,”孙哲平摆出认真的表情。

“孙哲平,脸呢!”

“不要了。”

————FIN————

就这么

没了🌸

还剩个喻黄番外

谢谢把这篇看完的小天使们💗

另外5.0真难用,又把旧版装回来了,心累

评论(15)
热度(110)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