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喻黄】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总有刁民想害朕#

#喻黄番外#

喻文州第一次见到黄少天的时候,天气刚刚回暖。

他赶时间走的急了些,车库里光线又暗,低头摸车钥匙的时候没两步就感觉脚底踩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

几只无家可归的猫咪挤在角落里相互取暖。

“喵!”被踩中尾巴的黑色猫咪痛叫一声,喻文州很快松开了脚,俯下身查看。

好在没有大碍,只是踩得疼了些,猫咪怒视着喻文州发出呼噜噜的声音。动物和人其实都一样,被无意中欺负了总希望对方道个歉什么的,然而语言不通,喻文州只好伸手略带歉意的摸摸毛以示安抚。

黑色猫咪看着伸过来的手,哼了一声甩着尾巴扭头离开,留下喻文州尴尬的伸在半空中的手。

早听说猫不好伺候,这回是见识了,喻文州笑着摇头,准备收回手却突然碰到了一个毛绒绒的东西。

原本缩在最里面的淡黄色猫咪不知什么时候凑到跟前,把小脑袋送到了喻文州的手边,乖巧的蹭了蹭。猫咪四只爪子雪白,指甲紧紧的缩在肉垫里,四个小圆球踩在灰白的水泥地面上,对比明显。

“喵~”

尾音上扬的猫叫让喻文州觉得心里被猫咪软糯的小爪子轻轻搔了一下,很是触动,鬼使神差的把猫咪抱起来狠狠顺了几把毛。

直到晚上躺在床上喻文州还在惦记那只猫。

心如止水的喻总裁居然被一只猫撩动了神经,喻文州自己都觉得不正常。

几天后喻文州终于忍不住找到这只猫带回家。

修炼成功这件事对黄少天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作为一只猫咪,他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趴在垃圾桶上晒太阳,和一群猫咪探讨各种鱼的特色,以及爬到枝繁叶茂的树上看马路对面的几条狗打架。

日子过得顺风顺水惬意自在,如果不是被新来的那几只母猫打乱了节奏。

黄少天承认它们是漂亮的,尤其是那只浑身雪白的,团起来圆溜溜的像个雪球,但是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并不想交配好么。

春天就要到了,黄少天每天除了找吃的晒太阳跟一般帮猫朋狗友胡侃,还要时刻小心不要被发情的猫咪摁倒,毕竟长了一张英俊的猫脸也是很烦恼的。

那天他懒洋洋的缩在角落里,直到被黑猫的痛叫惊醒,入眼便是喻文州那张俊朗的脸,不知道哪根筋抽了心里有些痒痒,上前撩了一把。

就这,他们后来为谁先撩的谁辩论了好几次。

歪打正着得来的东西往往好的让人诧异,被收养后的猫咪过着皇上的日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自己只要负责卖萌撒娇。

直到喻文州发现了猫咪的秘密。

谁能想到喻文州看上去一脸温雅,却藏了一肚子坏水,黄少天明白这些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一般人会把自家养的猫往床上带么!”黄少天捂着领口据理力争。

“你是一般猫么,你说你修炼这么久也不会别的法术,我猜你的功能可能就是暖床吧,”喻文州居高临下瞅着一脸警觉的猫咪,“来,变个尾巴来玩玩。”

“你猜个毛球啊,我还猜你上辈子是逗猫棒呢。”

一开始当然不和谐,黄少天总是在关键的时候变成猫形态溜走,然后被喻文州一把按住抓回来。

于是妖精打架就变成了人猫大战,黄少天身经百战,当年流落在外时堪称猫中一霸,猫咪身体柔韧灵活,喻文州一不注意就被挠几个道道。

他甚至不靠谱的想要不找个道士来给黄少天施个定身术。

明明自己收养了一只乖巧可爱颜值高的温顺猫咪,怎么是个这样的玩意儿,心塞。

你塞个p啊,我还以为找了个好饲主呢,结果你特么居然想上我,黄少天愤怒。

然而黄少天的骨气并没有坚持很久,想他当年在地下车库就是被喻文州的美色所诱惑,虽说人不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但是猫可以啊,

黄少天给自己找借口。

什么东西一旦被抓住了软肋,收拾起来就容易的多,喻文州深刻研究了黄少天的习性,在短时间内提升了自己的养猫修为。

说来猫这种动物也真是,自己跟在后面伺候反而得不到回应,一冷落他立刻就自己眼巴巴的凑上来了。

黄少天打心底里也是喜欢喻文州的,但他身为一只帅遍整条街的猫咪怎么也得端起架子,没想到喻文州竟然真敢不理他。

在他反应过来时,喻文州的欲擒故纵大招已经施展成功,抱得猫妖归。

确定关系后的两人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蜜里调油。

然而黄少天有一点不满意,猫咪的占有欲让他看不来围在喻文州身边的那些个莺莺燕燕,虽说喻文州守身如玉对别人看都不多看一眼,但黄少天就是不爽。

自己的东西,别人多看一眼都不能忍好么,在黄少天的努力下,终于成功的在喻文州的我要吃白斩鸡公司坐上了总裁助理的位置,并且之后成功的让喻文州把公司名改成了我要吃鱼。

然而护食的猫咪并不能对自家总裁感同身受,在自己占有欲爆棚的同时还没有自觉的到处玩。

不是跟人,是跟各种猫猫狗狗。

黄少天喜欢和大狗在一起玩,和住在前面那排别墅的哈士奇关系尤其好。

有一天哈士奇玩的高兴,把黄少天按住从头到尾舔了一遍,喻文州刚巧就看见了。

我勒个去,这怎么能忍,自己都没舔过这么细致好么,从此以后,黄少天被禁止和大狗玩耍。

不能和大狗愉快的玩耍算是断了黄少天一条寻开心的道路,整天除了和喻文州酱酱酿酿就是网购各种海鱼。

直到对门的孙哲平捡了个美人回家,在和张佳乐拍了几次片子以后黄少天发现了人生新目标,整个猫都变得炯炯有神,每天特别有奔头。

对此,喻总裁表示,他真的不想在猫咪选美节目上看见黄少天。

话说回来黄少天还真是争气,一连拿了好几个名次,挣回了好几袋进口猫粮,然而黄少天从不吃猫粮,他前两天网购的海鱼喻文州还没给做呢。奖牌留下,奖品就派发给别的猫咪。

日子久了,有些猫咪摸着了套路,隔三差五便到门口等投喂,时间长了,喻文州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怎么觉着那些猫咪看黄少天的眼神不太对呢,该不是觊觎自家猫咪。

很快这些猫咪就被喻文州使用各种手段打发走了,有朝一日居然能和猫咪成为情敌,这搁以前,喻文州想也没想过。

黄少天神经大条,对喻文州一心一意根本没想到过喻文州默默的跟各种猫狗做了那么多斗争。

他头疼的是今年喻总裁生日该怎么过,前几年什么死老鼠、外面叼来的破布、摘来的野花野草都送过了。

真不知道黄少天送这些到底是怎么被喻文州宠爱至今,张佳乐无语。

“猫咪都是这样示好的啊,”黄少天歪头。

“那你今年怎么办。”送一条咸鱼么,张佳乐默默想。

“这得看情况了,”黄少天思索。

“看什么情况?看心情么?”

“心情这玩意多不靠谱,当然是看钱包了。”

你的钱包更不靠谱,张佳乐看着黄少天又往购物车里扔了一条冻鱼。

事实证明,黄少天的钱包确实不怎么靠谱,他趴在书架上瞅着眼前的赢来的进口猫粮,想着总不能给这个吧,喻文州一定不爱吃。

黄少天买了一根丝带。

喻文州下班回家发现自家猫咪脖子上挂着所有得来的奖牌,还自己给自己打了个蝴蝶结,十分抖擞的立在餐桌上。

一只包揽几大奖项的猫咪,而且可爱,而且貌美,而且可爱。

“你今年是连老鼠也懒得捉了么,”喻文州摸一把猫尾。

胡说什么,我的本领是拯救世界好么,黄少天打了个哈欠,回头蹭蹭喻文州的手。

算了,送只猫总比死老鼠好,猫能吃,死老鼠又不能吃,喻文州想。

————FIN————

生贺怕是赶不上了,先凑合一个以后再补……

还有七分钟就跨年辣

新年快乐!

祝小伙伴们在新的一年里平安顺遂,事事如意🌸

评论(8)
热度(109)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