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喻黄】就是要这样你咬我啊

#超能力paro#

黄少天第三次落选优秀学生。

他很愤怒,他不服。

不就是因为他的能力过于稀有,恩,大家一定是嫉妒他。

黄少天趴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嘴里叼根野草内心郁闷,他明明是学院里成绩拔尖的学生,怎么就那么不招人待见,学霸欸,造么,大学霸,有学霸是没得过优秀学生的么!

有,他就是。

然而除了他,也没别人了。

黄少天趴在树枝上看的很远,远远的看见操场的另一边一个男生在指尖上变出了一朵花,旁边的女生面露惊喜。黄少天嚼嚼嘴里的草茎,觉得索然无味,有什么了不起了,变朵花算什么,不实用,黄少天想“切”一声表示不屑,一张口草茎便掉下树去。

黄少天成功表达了自己的不屑,换了个姿势准备跳下树去,一低头吓了一跳。

树底下的人捏着刚从他嘴里落下的草茎正抬头看着他,腿上放着一本摊开的书。

喻文州。

黄少天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刚入学的时候黄少天带了一大堆行李,连拖带拽的弄上楼,最后还是在八楼的楼梯间被喻文州看见,帮了一把才挪到寝室的。

之后也再没见过,算算有三年了。这间学院很大,学生有很多,这三年里,黄少天从未再近距离遇见过喻文州,却听了三年关于他的传说。

从最受女生欢迎的新生到最温柔学长,名头一个接一个加在喻文州身上,黄少天每每想切一声表示不屑,却总发不出声来,毕竟当初也是受过恩惠的,人确实是好人。

长得也很好看,记忆中已经很模糊的脸和树下的人叠在一起,黄少天一时走神起身急了些,脑袋立刻被上方的树枝磕了一下。

有魔力加持的几百年的大树,树枝坚硬无比,这一磕黄少天眼冒金星,捂着头趴在树上缓了好一会儿。

他似乎听见树下传来一声轻笑,睁眼果然看见喻文州弯起的嘴角。

忽然想起喻文州是这次的优秀学生之一,黄少天气不打一处来,他一次都没有拿到过,喻文州却次次都在榜上,俗话说得好,有得必有失。呸,在他看来都是鬼话,喻文州偏偏什么都有了,只见他得也没见他有什么失。

“你在树上干什么,”喻文州见黄少天盯着他看,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黄少天捂着头往远处随意瞥一眼,刚才那对男女已经亲上了,突然觉得自己可没意思,不知道自己大中午的为什么要来这里爬树。

“要你管,”黄少天没好气,他正在气头上,喻文州多么光鲜他就有多么失败,虽说不是喻文州害他评不上奖的,可他此刻就是看不惯喻文州。

自己不好过别人也不能好,黄少天孩子气的较着劲,突然从树上跳下,直愣愣的冲着喻文州坐的位置落下去。

砸死他,黄少天想,同归于尽。

这场大中午太阳底下莫名其妙的闹剧,最终以黄少天的受伤收尾。

喻文州眼疾手快的站起身来勉强抱住了黄少天,可猛的一下落地还是让黄少天崴了脚。

医务室里,张新杰拿着冰袋往喻文州手上一扔,“给他敷上。”

喻文州接过来把里面的冰块抖均匀了就按在黄少天肿的高高的脚腕上。

黄少天靠在躺椅上原本昏昏欲睡,被这突然放上来的冰袋一激,整个人吓了一跳。

“让不让人活了还,这么冰的东西,说一声啊好歹,”黄少天看一眼喻文州,“张新杰呢,怎么让你来干这种事,他不是有治愈能力么,懒死他算了。”

“才走两步就听见你说我坏话,”张新杰端杯茶从门口进来,递给喻文州。

“谢谢,”喻文州微笑道谢。

张新杰只拿了一个杯子进来,见他根本没给自己倒水的意思,黄少天觉得不爽,“连你也偏心。”

张新杰毫不在意,把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一本正经道,“不要说话,不然伤好的慢。”

喻文州没忍住笑出声来,张新杰和他是两个分部的学生,没怎么见过,听说他为人正经得很,没想到也会开这种玩笑。

黄少天气不打一处来,他觉得自己不光身体上受了伤害,现在心灵上也受到伤害了,然而他不想和喻文州吵架,脚腕一阵阵的隐痛,不想多说话。

扭过头气呼呼的“哼”了一声。

一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就这样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哼。

张新杰躲得快才没被砸到,那个大字砸到地上闪了两下光芒消失殆尽,慢慢的又在空气中化去了。

这就是黄少天那稀有的能力,语言攻击,并不是说话字字诛心语言刻薄的攻击,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攻击。

在他情绪起伏较大的时候,说出的字句就会化为实体,曾经有一个学生在食堂插队打走了黄少天喜欢的最后一份菜,之后被黄少天用文字雨埋了个严严实实。

整所学园有相同能力的人找不出第二个,物以稀为贵,黄少天理所当然受到了重视,再加上他头脑聪明成绩拔尖,也算是学园名人之一。

可是每次评奖项成绩优异表现良好的黄少天就是拿不到选票。

大家一致认为,千万不能让黄少天站在领奖台上发言,杀伤力太大,受不起。

对此黄少天郁闷良久,果然上帝打开了一扇门随手就会把其他的窗户都锁的严严实实么,憋死了。

而且每年的颁奖礼是东西南北四部难得聚在一起的时候,只有站在领奖台上,他才能和在不同分部的喻文州肩并肩站在一起等待领奖。

然而这个难得的机会他从来没有得到过。

喻文州越是优秀越是常常被别人挂在嘴上称赞,黄少天就越不高兴,他总觉得这样下去自己要配不上喻文州了。

因祸得福,受了伤的黄少天发现他居然因为崴了脚获得了与喻文州相处的机会。

有失必有得。

黄少天也闹不明白,横竖是他自己要跳下来的。喻文州明明什么责任也不担,反而扶了他一把,再心存愧疚把他送到医务室付个医药费不也就完了。

可是喻文州说什么也要亲自来照顾他。

算了,有人端茶倒水有什么不好,黄少天觉得还不错,自在的接受了,毕竟脚伤好了他和喻文州就又恢复原来形同陌路的关系了。

喻文州是真辛苦,两人的宿舍隔得那么远,喻文州每天一大早就骑车过来送黄少天去上课,完了再骑回去,中午晚上也是这样大老远跑过来和黄少天一起吃饭,还给他带自己做的便当吃,黄少天看在眼里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然而黄少天还是觉得自己恢复的太快了。

一个礼拜他就能活蹦乱跳了,太不给力了,黄少天盯着自己的脚腕。

“怎么了,菜不好吃么?”见黄少天不动筷子,喻文州关切的问道。

“不是,”黄少天闷闷的,“菜很好吃,可是我心情不好。”

“怎么了,”喻文州也放下筷子看着他,“为什么心情不好。”

黄少天低着头没有说话,他一天到晚活蹦乱跳的,喻文州什么时候见过他这个样子,直觉一定是有什么很严重的事,忍不住出声哄他。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来,和我许个愿我帮你解决它。”

“你又不是神灯,”黄少天抬头看了他一眼,声音有些委屈。

“我的能力就是帮别人实现愿望,”喻文州学张新杰一本正经的样子。

黄少天噗嗤一声笑出来,“你骗我,谁不知道你的能力是控制水。”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或许我有隐藏能力呢,”喻文州道,“许一个吧。”

黄少天盯着喻文州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慢慢开口道,“我……”

还是没说出口。

恐怕是有什么不能说给别人听的事情吧,喻文州想着。

“我喜欢你,想让你当我男朋友,”黄少天深吸一口气一股脑全说了出来。

喻文州怔了一下,刚准备张口,却猛的被黄少天推到一边。从半空中落下的十二个大字一个接一个砸下来,慢慢消失在地上,喻文州下意识伸手去接,被一个字的边拐擦破了一点皮。

真是强力的告白,喻文州轻笑。

“你笑什么,笑我么,”黄少天一手扯着喻文州不依不饶,“你不是说你可以实现别人的愿望么,快实现啊。”

“你怎么这么霸道,”喻文州被黄少天拖住摇晃觉得头有点晕。

“你之前说让我试的,怎么能出尔反尔,骗人一点都不好,我就这么霸道怎么了,你咬我啊,”黄少天扯着喻文州的手一点没松。

喻文州突然抓住黄少天另一只手,使了点劲把他拽到跟前,一只手固定住他的下巴就咬了上去。

嘴唇上传来的轻微刺痛让黄少天一下子懵了,反应过来后一手挡在喻文州胸前很有正义感的指责道,“你怎么能咬人呢!”

“你许了两个愿望我都帮你实现了,不好么,”喻文州一只手仍然握在黄少天手腕上。

“什么两个愿望,我只说了一个,”黄少天奇怪道。

“第一个是让我当你男朋友,我同意了,第二个是让我咬你,我咬了,”喻文州顿了一下,“少天,我也喜欢你。”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的隐藏能力可能是能让人实力懵逼,事实上他现在还真有些晕乎乎的。

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他心花怒放有一大堆的话想和喻文州说,喻文州耐心的拉着他的手听他说话。

突然,

就被一堆金光闪闪的字埋了一半。

——————FIN——————

点文 @唯梦君

又一次偏离了点梗,和超能力沾了点边边

评论(9)
热度(128)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