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双花】喝口水冷静一下

刚开春天气还有些寒冷,张佳乐裹了件薄外套出门,一下车就被一阵冷风吹清醒了。

离约好的地方还有半站路,他一只手紧了紧衣服缩着身子在风中哆嗦着走路。路边的橱窗还挂着没卖掉的薄棉袄,张佳乐看了那棉袄一眼分外羡慕。

孙哲平小跑着顺路找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张佳乐在风中瑟瑟发抖,立刻上前把外套脱下来给他裹上。

“阿嚏!”张佳乐抬头看了孙哲平一眼,应景的打了个喷嚏,孙哲平忙把他拉进路边的咖啡店里。

“怎么穿的这么少,”孙哲平搓搓他的手,冰凉冰凉的。

“你昨天说今天不会降温,”张佳乐吸了吸鼻子。

“你自己不看天气么,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孙哲平不知是该笑还是该生气。

张佳乐最终还是没躲过风寒的侵袭,在医院的靠椅上打着吊针一个喷嚏接一个喷嚏,药水冷冰冰的流进身体里,孙哲平贴心的带了个热水袋给他捧着。

“本来是来找你玩的,”张佳乐带着浓重的鼻音,“这下好了,来医院玩了。”

好不容易和韩队请了一个礼拜假来找孙哲平,这下可好,时间都耗在医院里了。都说感冒七天好,得,正好一礼拜,全耽误了。

水连着吊了三天,症状减轻了不少,张佳乐每天就在孙哲平屋子里养病,想想觉得可亏了。

孙哲平也不出门,搬着电脑在房间里陪张佳乐。

“你别和我待一个房间,传染了怎么办,”张佳乐裹着毛毯嗡里嗡气的。

“没事,你是受凉又不是病毒性感冒,”孙哲平说,“难得来一次,下回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见。”

张佳乐想或许病中的人比较脆弱,这几年都过来了也从不觉得有什么,可这会听孙哲平这么一说反倒鼻子有点酸酸的。

“孙哲平你大爷的。”

张佳乐憋了半天没头没脑的骂了一句,突然眼圈一红。

“怎么了,”孙哲平回头看他。

张佳乐抱着腿把脸埋在胳膊里不理他。

张佳乐喜欢孙哲平很多年,孙哲平手伤退役后,两人聚少离多。自从孙哲平加入义斩,张佳乐瞅了空就往这跑,巴不得多待几天,连张新杰都开玩笑说干脆敲诈义斩一大笔钱把他卖过去算了。

张佳乐从来没有和孙哲平说过喜欢他,他知道孙哲平骨子里是个坦率的人,要是对他也有那份心,不会到现在还不和他表白。

张佳乐觉得更难过了。

“怎么回事,一副要哭的样子,”孙哲平两手捧起张佳乐的脸,皱眉看他红红的眼圈。

“没事,”张佳乐想想,编了个理由搪塞,“昨天打吊针的护士下手太重了,针眼还疼。”

明显的瞎话让孙哲平笑出声,捏捏他的脸蛋,“到底怎么了?”

张佳乐睁着眼睛看眼前的人,孙哲平待他向来亲昵,可想到他们迟早会分开,这份亲昵落在眼中也就分外难受。

“我……”大概是中午吃下去的药起作用了,张佳乐觉得有些昏沉,不知这药副作用怎么这么大,吃下去只想睡觉。张佳乐努力扛着一阵一阵的困倦,突然觉得不如现在说出来算了,说出来就睡着装死,听上去合适极了。

“孙哲平,我是挺难过的,”张佳乐突然凑上前捏着孙哲平衬衫上的一颗扣子,“我喜欢你那么久,你说你怎么就不喜欢我呢。”

“什么?”孙哲平懵逼了一下,不知道这又是闹哪一出。等反应过来想说明白,张佳乐却已经用被子蒙着头睡倒了,被窝里还传来轻轻的鼾声。

或许是急于逃避,张佳乐挨着枕头就睡着了,可他忘记了睡的再久也还得醒,何况孙哲平还没有记性差到立刻把这件事忘掉。

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是几点,张佳乐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一睁眼就看到半靠在床边玩手机的孙哲平,立刻缩回去装睡。

“唉唉唉,”孙哲平隔着被子拍他,“看见你醒了。”

张佳乐往被子里钻的更深。

“出来,有话和你说,”孙哲平放下手机。

“不听,”张佳乐直觉不是什么好话。

“你还就拗上了是不是,”孙哲平伸手抓张佳乐的被子,“你说你这么怂我到底喜欢你什么啊。”

被子里的人愣了一下,一把把被子掀开,一头头发在被子里揉的乱七八糟,“你说什么?”

“张佳乐,”孙哲平俯下身子两手撑在张佳乐耳边,直视他的双眼,异常认真道:“大家都知道我喜欢你,我以为你也知道。”

“你……我……”

张佳乐还想辩解什么,孙哲平低下头在他唇上轻轻舔了一口,张佳乐立马红了脸不说话了,过了一会伸手推孙哲平。

“怎么了,”孙哲平问。

“我想去喝口水,”张佳乐想了下继续说道,“冷静冷静。”

下一秒就被孙哲平吻住了,孙哲平的吻和他的人一样,热烈霸道,张佳乐被亲的气喘吁吁,半晌得空喊出一句话。

“是喝口水,没说要喝你的口水!”

孙哲平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张佳乐傻透了。

————FIN————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写什么,,

@Yeah桑   妹纸我对不起你,梗已经面目全非,,,

短,而且烂,而且隔了好久

趴地谢罪



评论(7)
热度(84)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