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于郑】于有声处

#点文#校园paro#各种各样的私设#

“郑学长可以谈一谈大学的生活中哪一天最特别么?”对面的主持人笑容甜美的对着题板问道。

郑轩略微想了想,微笑道,“应该是一年前的一天,具体日子我也记不清了。”

“可以说说特别在何处呢?”

“也是夏天,天很热,其他和往常一样,之所以特别,是因为我那天遇见了我喜欢的人,于锋。”

聚光灯下郑轩依然笑得好看,台下一片哗然,学生们都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说话声越来越大。

于锋坐在离舞台最近的位置,目光柔和的看着台上的郑轩,全然不顾周围投来的目光。

那是郑轩大二下学期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大二那年,郑轩加入了学校的篮球队,新人的缘故,只分到后山一个杂草丛生的球场练习。

那天,太阳下山很晚,红彤彤的晚霞在天边连成一片,郑轩把比他小一届的学弟护在身后催促他先离开,自己却毫不退缩的与面前明显比他壮一圈的人对峙。

于锋跑步经过这里的时候,正巧看见郑轩被重重的推倒在地上,眼看对方的拳头就要落下,于锋三两步走上前一把抓住那个人的手腕,反手用力一拧,轻而易举将那人按在地上。

对方看眼前的人不好惹,慌忙讨饶,逃脱之后飞也似的跑了,头也不回。

“这些混混下手没个轻重,你还跟他们死扛,”于锋撩起上衣下摆擦了把汗,冲还坐在地上的郑轩伸出一只手,“能起来么?送你去医务室。”

郑轩这才发现自己小腿肚子上不知什么时候被碎石子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涌出,流了一腿。

刚才不觉着,现在反应过来觉得伤口还真挺疼的,郑轩判断了一下伤势,对于锋道了谢说了声麻烦了,就毫不客气的握住于锋伸过来的手,借力撑着单腿蹦跳着让于锋送他去包扎。

趁医生包扎的当口,于锋出门给室友拨了个电话。

“好,那我们不等你一起吃饭了,”电话这头的喻文州听完事情的经过回道。

“哟,英雄救美啊,你说实话,是不是心里还挺高兴的,”一旁的黄少天早忍不住了,抢过电话上来就噼里啪啦开玩笑的质问一通。

于锋透过窗户看见医生包扎完毕开始收拾家伙什,不管电话那头黄少天还在各种猜测,说了句回头聊挂了电话走回屋里。

郑轩比于锋小一届,寝室分在东区,与医务室走路得要半个小时,于锋便回去推了自己的自行车送他。

“你不用这么周到,”郑轩心里挺不好意思,“又不是你让我受得伤,你这样我得欠你多大的人情。”

“没关系,我这不正好看见了么,怎么可能让你拖着伤腿回去。”

“我又不着急,一个人慢慢走不碍事,”郑轩笑着回道。

于锋却捕捉到了他话里的小细节,“我不送你你就只能一个人回去?室友不能来接你?”

“两个出国了,还剩一个这不我们那边楼要装修,人家提前去南区找好空宿舍登记过先搬了,就剩我孤家寡人,”郑轩看着于锋那辆脚踏车,低头又看看自己只是站了一会就有些疼痛的腿,想了想还是走上前坐了上去,“我这会腿有点疼,坚持不到了,还是要麻烦你了。”

于锋的车是不带后座的,他大概也没想到自己还有带人的一天,郑轩只能坐在唯一的车座上让于锋推着走,两个人顺着学校前面的那条小河慢慢的走,倒像是饭后散步消食。

晚风吹着人很舒服,郑轩有些犯困,一路上打了好几个哈欠,还要撑着和于锋说话。

“你以前就认识我?”聊着聊着,于锋有些惊讶的问道。

“不认识,”郑轩又打了一个哈欠,“我刚才看你开自行车锁,钥匙上挂了有你名字和年级的小牌子。”

“我比你小一届,谢谢学长,”于锋把郑轩送到楼下又扶着他上了楼,郑轩倚着墙曲起那条伤腿冲于锋再次道谢,眼睛里的笑意在走廊昏暗的灯光下特别晃眼。

一回生二回熟,几天后于锋送班里一个同学来打吊针,又遇上了来换药的郑轩。

“学长,你是陪护专业户啊,”郑轩挥挥手和他打招呼,“又见面了,第二次了。”

是“又”见面了,但于锋心里明白,并不止第二次。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郑轩刚刚大一,于锋打完篮球回来,转弯的时候一个没注意就撞到了人,郑轩手中的一大摞书本被撞得散了一地,他慌忙收拾赶回去上课也没来得及抬头看一眼撞他的人。

第二次见到郑轩是在运动会上,白色运动服白色球鞋的他刚跑完长跑满身大汗的站在暗红色的跑道边喝矿泉水。

于锋斜靠在二楼的栏杆上,也不知道操场上那么多人,自己为什么就偏看他,还看了那么久。

黄少天知道这件事是因为一次发现于锋突然有了早读的习惯,用各种方法跟于锋一起去了一天,一眼就看出于锋对那个坐在湖边石头上戴着耳机认真听英语的身影不怀好意。

“你这样下去很容易犯错误的你知道么,”黄少天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看着正收拾东西准备去接郑轩换药的人。

“你和喻文州不早犯错误了,也好意思说我,”于锋头也没抬。

“我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想给你制造机会来着,这么久的室友了,你就这么呛我,”黄少天很是自然的蹭到喻文州旁边坐下,“这个机会还是留给别人比较合适。”

喻文州接过毛巾,异常娴熟的给黄少天擦头发,接看着于锋笑道,“我知道他们那边要装修,得换寝室,我们这里一直空一个床位,我不介意郑轩搬进来,少天也不介意。”

“是不是很棒,”黄少天道,“还有更棒的,我和文州打算出去租房子住。”

郑轩就这样搬进了于锋的寝室。

于锋和郑轩两个人满头大汗的把两大包行李从楼下拖上来,一开门正巧碰上黄少天正在打包行李准备搬走。

郑轩惊道,“不是吧,我来了你们就要搬走,我不是非要住这,你们别搬。”

知道郑轩是误会了,黄少天上前拍拍他的肩膀,“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搬出去住是为了更好的谈恋爱,你来这里住我们很欢迎的,真的,特别欢迎。”

于是搬到新寝室的第一天,郑轩面对着对面两个空荡荡的床铺,觉得压力山大。

“我听说你勾搭了学弟来同居……唔……”

“张佳乐你声音能不能小点,”于锋拿过一个包子堵住张佳乐的嘴,转头对着端着餐盘走过来的郑轩打了个招呼。

“听说二楼的师傅出了新菜,我们上去研究研究,你们慢慢吃,”孙哲平一副我懂的样子对于锋点了下头,拽着张佳乐去二楼接着吃早饭。

郑轩不是不明白的人,自从他搬到了于锋的寝室,总觉得身边的人有意无意的都在给两个人创造独处的机会。

特别是只有两个人的寝室,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感觉就像是开了个房啊!

这阵子相处下来,近距离接触了于锋这个人,他也觉得于锋挺不错的,各方面条件都很好,重要的是对他简直没话说。作为一个一早就明白自己性取向的人,郑轩觉得如果于锋跟自己表白,自己一定无法拒绝。

何况为什么要拒绝呢?

然而真正到了被表白的时候,郑轩表示这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啊。

于锋的课程大多选在下午,然后下课后去操场跑个步再回寝室。郑轩习惯了早起,课程基本都被安排在上午,下午三四点就没课了,就去篮球队里训练然后回寝室看看书。

这阵子面临一场很重要的考试,郑轩索性就跟球队请了假专心的回来看书。

郑轩这几天觉得看多了书人也变傻了,整天脑子里都是书里的字句飘来飘去,洗个澡都忘了带衣服进去。还好这个点只有他一个人在寝室,于是就光溜溜的出来拿。

听到开锁声音的一瞬间,郑轩满心的卧槽,抓起衣服就往浴室跑,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于锋打开门就看见郑轩一丝不挂的站在寝室中央,手中拿着几件衣服堪堪遮住重点部位。

“你身材挺不错的,”于锋快速的把门带上,上下打量了一下夸道,丝毫不觉得尴尬。

“是么,谢谢,”郑轩说完就想给自己一巴掌,这都什么玩意。

然后下一秒就被于锋按在了墙上,郑轩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错,事情怎么就这么一发不可收拾,然后就被亲了。于锋吻的很投入,觉得手下的皮肤柔软光滑,还多摸了几把。

“我们谈恋爱吧,”于锋亲完,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说道。

郑轩整个人已经懵了,“什?什么?”

“我很喜欢你,我希望我们可以在一起。”于锋盯着郑轩的眼睛。

“我不是已经搬来和你一起住了这么久……”空调打的很低,郑轩觉得有点冷。

“我希望你能搬到我的床上。”

“……”被这么赤裸裸的表白,郑轩沉默了一会,觉得眼下这种情况不太适合讨论这件事情,默默的伸手把于锋推离一些,很诚恳的提议,“我先把衣服穿上可以么。”

两个人在一起之后过了一阵,于锋也开始考虑出去租房子住的问题,原因是寝室床太小。

两个人一起度过了剩下的校园时光,一转眼,郑轩也要毕业了。

郑轩学习一向上进,长得也好看,又为人随和容易相处,老师同学都很喜欢他,理所当然的被推选上去做优秀学生代表发言。

听说可以带家属过来参加,郑轩就特地提前和于锋说好了,让他安排一下工作抽空来参加他的毕业典礼。

于锋在校的时候,也算的上是学校的风云人物,高大帅气很得女孩子喜欢,不是同一届的学生里也有很多人知道他。

郑轩回答主持人的话在台下引起了轩然大波,主持人沉默了一下似乎卡了壳不知道用什么话接,随口说了几句祝郑学长以后一帆风顺,常回母校看看就将郑轩请下了台。

“你一向是他们眼里的好学生,今天这么一出算是毁了,”典礼结束于锋和郑轩慢慢走在学校的林荫小道上。

“哪里毁了,只是因为我喜欢上一个男人,就只能偷偷喜欢?又不是不光彩的事,我就是要让别人都知道,”郑轩一脸的不在乎,“而且我那样说,你敢说你不高兴?”

于锋没有说话,握着郑轩的手更紧了一些。

天色渐渐暗下来,两个人手牵手走在湖边,郑轩突然道,“你还记不记得我那个时候腿受伤了,你用自行车推着我送我回去,也是顺着这条路。”

“怎么不记得,”于锋玩笑道,“你们寝室那么远,我推了快一个小时才到,还想你怎么那么重,累死了。”

“明明从大路上走只要半个小时,我知道你绕了路,但也没有戳穿你。”

“小路不好走,还很远,但累一点也觉得很高兴。”

“我也是,”郑轩踮起脚在于锋嘴唇上点了一下,“我也很高兴。”

————FIN————

@阿九九

懒了这么久,我终于还上了这篇,妹纸我对不起你啊,我太懒了

另外,朋友们,于郑这么好吃,来一起坑里蹲着啊

评论(2)
热度(23)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