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喻黄】让我静静地做一只傻白甜

#娱乐圈#

黄少天被分到剧组之前就听说这次和他演对手戏的演员不好惹。

对于这种说不出个一二三四的事情,黄少天向来不以为意,毕竟这个圈子里,空穴来风的事情太多了。

这是部悬疑题材的现代剧,拿到剧本后黄少天熬夜一口气读完了整个故事,难得的好剧本,演员却选的都不是有名气的,好几个都是头一回上镜。反倒是一些零零散散的段落里,邀请的都是些当红艺人客串。

黄少天就是被邀请者之一,经纪人郑轩断定这部片子必火,再加上黄少天正好结束了新专辑的录制有空闲时间,在片子里露个脸有益无害。

黄少天的戏份很少,只有一场和神秘黑衣人在黑暗中的对手戏,台词没两句就结束了。

作为歌手,黄少天更多的把精力放在唱歌上,拍的电视剧并不多,仅有的几个角色都是演的富贵人家的单纯呆萌小少爷,标准的高颜值傻白甜。接触悬疑剧中的角色还是头一回,不免带着些兴奋劲。

前阵子忙着录专辑,好容易有了放松下来的功夫,黄少天看完了剧本记好了台词偏偏忘了注意和他演对手戏的人是谁。

直到那天在公司听别人说起这个人黄少天才有心向郑轩打听一下。

“统共就五分钟的戏,爱谁谁,”郑轩打着哈欠回道,按常理,就算告诉了黄少天,眨个眼的功夫他肯定忘。

正巧黄少天也是这么想的,就没再多问。

拍这场戏的当天,天空飘起了小雨,和剧中需要的场景刚好对上了,黄少天换好衣服来到片场一眼就看见了大伞下面穿黑衣服的那个人。

似是感觉到目光,喻文州转头朝他的方向看过来,黄少天不觉抬起右手想和他远远的打个招呼,喻文州却没有任何动作,平静的看了他两秒又转过头去。

不知是不是错觉,黄少天硬生生从这平静中读出了一丝玩味。

我死定了。

黄少天想。

这场戏很短,黄少天演一个传递消息的书店伙计,在雨天匆匆赶路,路过一条幽闭的小巷被等候已久的黑衣人堵个正着,两句交谈后被下药迷晕。之后所携带的消息出现在各大报纸的头条,对剧情的推动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黄少天只要把撞见黑衣人被迷晕这一段演完就可以了,本来看似轻巧的戏份,却因为喻文州的加入变了味道。

“你觉得我们几条能过?”走进巷子前喻文州突然问道。

“看你心情,”黄少天自暴自弃低着头。

“呵,”喻文州被他这副耷拉着脑袋的样子逗笑了,扬起嘴角,“我今天心情挺不错的。”

……

“你是故意的,”几次NG过后黄少天怒气冲冲的瞪着面前的人。

“你才知道么?”喻文州慢悠悠的从口袋掏出一只钢笔,当着黄少天的面,“啪”的一声扔到地上。

“抱歉,又是我的失误,”喻文州带着抱歉的笑和工作人员道歉,回头看向黄少天的眼里却充满促狭。

“死变态,”黄少天在心里啐了一口。

好在喻文州并没有持久战的打算,耍了黄少天几次过后便认认真真的开始演戏,终于通过后黄少天背靠着墙壁长舒了一口气。

喻文州蹲在旁边重新系了下鞋带。

黄少天靠在一旁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站起身轻轻跺脚准备离开。

“喂,”黄少天想了想还是开口叫住了准备离去的人。

“有事?”喻文州回身走到黄少天身边,出声问道。

“没,”黄少天被他看的不自在,有话也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叹了一口气认怂,“没事,你走吧。”

“那我有事,”喻文州凑的更近,眼神认真。

“什么……”事字还没问出口,黄少天猝不及防被眼前的人狠狠吻住了嘴唇。

喻文州就着两人面对面站立的姿势,握住黄少天的手腕,轻轻巧巧把人往巷子里更幽暗的地方带去,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搂着腰细细的亲吻他……

出了巷子外面都是人,黄少天自问脸皮没厚到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撞破这种事的程度,仅挣扎了一下并未出声,任由喻文州占尽便宜。

回到房间的时候郑轩已经拿了东西先一步回来了,看到黄少天红艳艳的嘴唇惊道,“你们不会是做了吧。”

说完抬手看了一下表,用更加震惊的表情道,“喻文州时间这么短?!”

“呸,说什么呢,你才时间短!”黄少天不假思索吼了回去,然后反应了两秒感到一种深深的挫败感。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的第一反应居然是为那个人渣辩护。

郑轩啧啧两声,摇摇头继续看他的杂志,不想理会黄少天这档子破事。继上个月表白被拒绝以后黄少天一直都不太正常。

作为一名积极上进的大好青年,黄少天怎么也没想到仅仅见了几次面以后居然喜欢上了喻文州。一开始黄少天觉得自己纯粹是被他那张脸迷住了,便安慰自己说或许多接触接触了解了这个人就不喜欢了。

没想到,多接触接触的后果是黄少天更死心塌地了。

在黄少天的认知里,暗恋这种偷偷摸摸的事实在不是他的风格,可这种暗戳戳的事他一干就干了大半年。

想自己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性格好人气高,试问有几个人能拒绝他的告白。

喻文州就拒绝了。

今天是他失恋以后第一次见到喻文州,本来叫住喻文州想问问他今后还能不能做朋友,没想到却被喻文州占了这么大一个便宜,他的初吻算是彻底断送在喻文州手上了。

黄少天想不通喻文州到底什么意思,表白吧不答应,亲都亲了以后还怎么做朋友。回想一下喻文州的种种表现,黄少天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测。

“我觉得喻文州想包我,”黄少天觉得有必要和自己的经纪人探讨一下这个严重的问题。

“谁?”郑轩从杂志中抬头,一脸迷茫,“谁要包你?脑子被门挤了吧,你除了好吃懒还会什么,有包你的功夫干点什么不好。”

“我长得好看会暖床啊,这还不够么,”黄少天不顾郑轩对他的嫌弃继续分析道。

“得了吧,就你睡个觉四仰八叉那样,半夜不得把人家蹬到窗户外面去。”郑轩觉得黄少天纯粹是在抽风,拒绝参与他不切实际的幻想。

黄少天躺在床上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他有必要和喻文州说清楚,他才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包你?”喻文州强忍住笑意,“有那些钱我干些什么不好。”

黄少天觉得身心受创,他大清早的蹲守在喻文州房门口,想郑重的展示一下自己坚贞不屈的态度,居然被喻文州嫌弃了。

“再说你不是喜欢我么,”喻文州眼含笑意看着他,继续道,“找你睡觉还要我花钱?”

“怎么不要了,”黄少天觉得很愤怒,“昨天那钱你还没付。”

“早知道和你谈个恋爱那么伤钱,当时就拒绝你了,”喻文州摇摇头。

黄少天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什么?你当时难道没拒绝我么?!”

“?”喻文州也愣了一下,“我拒绝你了?”

“你大爷的这事我们得好好聊聊,”黄少天突然觉得这一个月来自己阴雨密布的简直是自个折腾自个,拽着喻文州找了个地方坐着慢慢说。

“我说等我忙完了再说,然后就再也找不到你人了,”喻文州扶额,“我以为你反悔了。”

“这事这么急,不得解决了再忙别的事啊,”黄少天一脸不可思议。

“这么严肃的事情,怎么也得找个时间好好说,那天时机不好,太仓促。”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思路有点跟不上趟,合着就因为这么简单的理由自己愣是纠结了一个月?他觉得有必要控诉一下喻文州,黄少天准备按着倒序从昨天那个吻开始问责。然而喻文州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他三观碎裂。

“初吻?”喻文州修长的手指轻敲桌面,像是在回忆,“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你在化妆间睡着了,后来我去给你盖了毯子,那个时候你初吻就没了。”

黄少天想起这件事了,那还是去年冬天,他掐指一算怎么也得有七八个月了。

特么的原来喻文州早就喜欢自己,而且还硬生生晾了他这么久。

“喻文州,既然这样,我觉得我们也不适合继续做朋友了,”黄少天眨着眼睛想了想道。

“我们绝交吧。”

“……”

郑轩怎么也没想到一个早晨的功夫,黄少天飞快的就把自己的人生大事敲定了,对方还是红得发紫的喻文州。

看着黄少天回家以后麻溜的打包东西搬去喻文州远在郊区的小别墅,在哀叹自家艺人没出息的同时,郑轩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看来得和狗仔开展旷日持久的战斗了。

——————FIN——————

评论(4)
热度(112)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