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喻黄】小甜饼

#喻黄#有私设#

手忙脚乱的对着一堆食材的时候,黄少天难得的开始觉得自己手笨。同时深深体会到了喻文州的不易,难得喻文州隔三差五乐此不疲的换着花样投喂他。

什么事情一旦决定做下去那么就要做到最好,黄少天一向是这么追求的,可这次现实却很不配合他,显然开着手机网页教程边学边做是个很不明智的事。

新手上路都是灾难,黄少天手忙脚乱的把准备的食材都浪完了,结果惨不忍睹,只好出门去买新的。

超市里节日气氛浓郁,最显眼的地方装饰好了一颗大圣诞树,树上挂着各种鹿角头箍,蝴蝶结项圈。黄少天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不如买个蝴蝶结戴着把自己送给喻文州算了。

很快又觉得自己这是逃避现实的恶劣想法,老老实实的做一盒曲奇看上去才是正途。

说到为什么选择曲奇,黄少天坚信味觉的甜味可以直达心底,而且节日里送一盒亲手做的曲奇,难道不比送一盆亲手做的红烧肉更有意境?虽然都是亲手,但食材的不同决定氛围啊。

队里体贴的给队员们放了假,虽说一天也根本去不了多远的地方,但在同一个时刻在超市遇到也还是世界太小了吧。

“唉我说,难得放个假你们怎么不出去玩,逛超市有什么意思,”黄少天从货架前直起身子,瞅了一眼卢瀚文手中包装精良的巧克力,“而且还是来挑巧克力,啧啧。”

“怎么,不许百姓点灯啊,你不也在挑巧克力,”卢瀚文立刻反驳。

“那能一样么,我买的是黑巧,你那是草莓味的。”

“草莓味的怎么了,喻队上次也说草莓味的尝起来不错,”卢瀚文已经成功掌握了和黄少天打嘴炮的技巧,那就是搬喻队。

果然,黄少天安静了一下,摆出一个思考的表情,道,“真的?”

抱着两盒草莓巧克力回去的黄少天觉得自己果真是疯了,然而什么味道的巧克力也都拯救不了他糟糕的手艺,价值千金的剑圣的双手也有办不到的事情。

黄少天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少女心泛滥,做曲奇什么的,放在以前简直想都不敢想,这样想想,喻文州真是改变了他的人生。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回想两个人在一起的过程,黄少天忽然觉得有些记忆不清。虽说是从那次队内聚餐后正式确立的关系,却觉得两个人似乎在那之前就已经在一起了,但如果不是喻文州出人意料的那个吻,或许两个人的发展还要再缓一些。

黄少天一直对不是自己先告白这件事耿耿于怀,在这种小事上莫名而起的攀比心,有时候自己也摸不着头脑。

最终的成品意外的让人满意,当然这种满意是建立在前几次惨不忍睹的基础上,所以说过程稀里糊涂也能有好结果。

黄少天觉得人生还是不能事事对自己太苛刻,第一次做曲奇为什么非要追求甜品店的卖相呢,大小差不多一致不就完了,他拼命安慰自己。

再加上草莓味巧克力添加进去的带着酸甜的苦味,黄少天也拿不准自己做出的这盘玩意到底能不能讨得人欢心。

有些人喜欢做菜但不喜欢收拾,黄少天觉得自己就是这种人。看着厨房里一片狼藉他居然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食堂的阿姨好心将厨房借给他,他却向搞爆破一样把这里搞得乱七八糟。也得亏圣诞节队里大多出去了,不然他在这个厨得引一圈人围观。

打扫完战场之后,看着自己脸上身上沾着的巧克力和面粉,黄少天觉得很有必要也顺带打扫一下自己。

喻文州是准备好好的过这个节的,临近年底,队友们的辛苦他也看在眼里,想着稍微给队员们准备些礼物买点东西,没想到向来听到出去玩最有精神的黄少天却难得的没有要和他一起去采购。

市场上人很多,大多是成双成对的情侣,热闹的气氛中喻文州更是觉得身边少个人,后悔没把黄少天硬拖过来。

队里给队员们放了假,大家都出去玩了,蓝雨难得的空荡,喻文州把采购的东西拿到训练室放好,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门缝里透出隐约的光。黄少天还真是转性了,居然真没出去玩,还老老实实的在宿舍等他回来,喻文州嘴角弯起一个弧度,从口袋里摸出钥匙。

喻文州的钥匙还没插进锁孔,门就从里面打开了,暖黄的光灯洒了一地,在地上拉出两个人瘦长的影子。

“欸你回来啦,买了什么买了什么,快给我看看,让本剑圣给你把个关,”黄少天往喻文州身后瞅,发现喻文州什么都没带回来,“买的东西呢?”

“没带上来,天冷,怎么穿这么少,进去说,”喻文州向前迈了两步走进房间带上门,看着穿了件衬衫就到处蹦哒的黄少天,脱下自己的外套把他包住,指尖凑近了才感觉到黄少天脖颈间散发着氤氲的热气。

“怎么这个时候洗澡,不是嫌晚上洗澡冷么,”喻文州揉了两把黄少天的头发,感觉到半干头发上的透着的水汽。

“你也知道我习惯白天洗的,我之前给你准备礼物来着,这不是没办法么,”黄少天顺嘴答道,然后毫不意外的看到喻文州眼里闪过一丝促狭。

“什么礼物,”喻文州凑近黄少天在对方脖颈处嗅了嗅,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真好闻,是什么礼物还要特意洗澡。”

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话说的模模糊糊,喻文州这是误会大发了。忙伸一只手将喻文州推开一些,“你想多了,只是准备礼物的时候弄脏了衣服而已,我是那种会干把自己送给你这种酸的掉牙的事的人么?”

喻文州盯着黄少天漆黑的眼睛看了一会,半晌缓缓道,“是也没有关系。”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就是个妖孽,平日里看着明明就是个再正经不过的人,然而被他盯着看上那么一会还是觉得耳热,还是说其实是自己太没出息了。

“礼物在哪?”喻文州终于不再逗他,把话题扯回正常的方向。

虽然知道这是恋人的一片心意,看到礼物的一瞬间,喻文州还是没忍住笑,“你怎么做的,能把曲奇做成这种可怕的形状。”

“好看的东西都不好吃你知道么,这是真理啊,干嘛那么在意卖相,”黄少天不知道从哪扯了一堆歪理来为自己辩解。

“你从哪听的这些骗人的话,”喻文州说着凑上前在黄少天嘴角舔了一口,“你不就好看又好吃。”

显然,和散发着热气浑身透露着已经洗白白气息的黄少天相比,眼前的曲奇似乎并不吸引目光。

然而嫌弃也只是嘴上说说,喻文州还是认真的把那盒味道特别的草莓巧克力曲奇吃完了。圣诞结束还有两个多小时,黄少天在一旁托腮看着喻文州大晚上的吃自己做的高热量甜食,难得的没有拉着喻文州东扯西扯。

看着喻文州吃完最后一块,拿过纸巾擦去嘴上沾着碎屑,黄少天这才出了声。

“文州。”

“嗯?”

“圣诞快乐!”

“少天也是,”喻文州发现最近特别爱揉黄少天的头发,手自然而然就揉上去了。

“还有,”黄少天凑过去挪进喻文州怀里,抬头看着喻文州的眼睛,“我发现我越来越来越喜欢你了。”

“我也是,”喻文州则笑得更加开心,“如果下一次你把自己送给我的话。”

————FIN————

迟来的祝大家圣诞快乐~🎁🎁🎁

似乎再过几天就可以说元旦快乐了~

好久没更新,手都生了



评论(2)
热度(105)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