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喻黄】医患关系

#医生x病人#

有些事情,真的是命中注定的。

拖着一条瘸腿的黄少天如是想,今早出门时邻居算命的大叔神神叨叨的说他有血光之灾。毫发无损的回到家中时,黄少天还从心里很不屑的鄙视了一下大叔掐指一算的功底,结果半小时后就被吊灯砸中了腿。

这大概就是不敬神明的报应吧,黄少天想,简直是飞来横祸,谁能想到安安静静在家待着都能被灯砸了。

“真是灯砸的?”为他检查伤口的医生皱眉问道,“别不是被人打的不好意思说,被人打要报警的。”

“你才被人打的呢,我一模范好少年,一没偷二没抢,人没事干嘛打我,你说你一个医生怎么能这么揣测病人呢,被灯砸了就不可以么,听上去就那么不靠谱么,要不要去我家看一看灯的尸体?”

“我对你家灯的尸体不感兴趣,”医生抬头看了他一眼,拉下口罩慢慢说道,“不过,你再这么话多,我可能要公私不分的给你截肢了。”

黄少天发誓要报复这位没有医德的医生,他默默记下了医生的名字。

喻文州。

接下来住院的几天,黄少天一有功夫就折腾喻文州。

“喻医生怎么不来看我,他说我这情况很严重,搞不好要截肢的。”

“我这腿一天一个情况,喻医生再不来给我看看万一感染了呢。”

“喻医生在么,我好久没吃水果了,能叫喻医生给我削个苹果吃么。”

护士站的护士们一开始不胜其烦,然而一见黄少天无辜的表情就心软随他去了,要不怎么说长得好就是有优势。

后来喻文州居然真的给黄少天削了一个苹果。

红通通的苹果衬着骨骼分明的修长手指,分外好看,黄少天差一点就要原谅他了。

为什么说是差一点呢,因为喻文州不光是来削苹果的,他还有一个故事要讲。

“什么故事?”黄少天好奇道。

“从前,有一个病人,总是要医生给他削苹果吃,后来,”喻文州慢慢说道,突然停了下来。

“后来怎么了?”

“我突然想不起来了,”喻文州把苹果递给黄少天,站起来理了理一尘不染的白大褂,“忘了告诉你,你明天的手术是我主刀,第一台,别睡懒觉。”

黄少天一下子就清醒了,卧槽,早知道是喻文州给他动手术他就不这么折腾了,起码手术完了再折腾啊,这么一来谁知道喻文州会不会公报私仇不给他打麻药!

黄少天担心的一晚上没睡着,第二天哈欠连天。

“怎么,昨晚没睡好?”来给他做准备工作的小护士关心的问。

“恩,想你们喻医生想的,一宿没合眼,”黄少天一脸哀怨。

手术很成功,黄少天感觉自己像是短短的睡了一觉,过了一会麻药劲消了觉得腿有点疼。

然后第一个出现在他眼中的,居然是喻文州。

“你做手术怎么都没人来陪你,”喻文州慢悠悠的削一个苹果,就在黄少天以为他要递给自己的时候,喻文州把苹果塞进自己嘴里咬了一口。

果然,他就是趁自己不能动来气自己的,黄少天忿忿的想,然而还是好好的回答了问题。

“我家离这很远,总不能托同事来照顾自己吧,”黄少天说着突然又不正经起来,眉毛一挑看着喻文州,“你问这个干嘛,难道你想来照顾我?”

“没,我怕你付不起医药费拄着拐杖跑路。”喻文州回答。

黄少天此刻很想把腿上的石膏下下来打喻文州。

接下来的几天,黄少天悠闲的在病床上养腿,因为伤在小腿不在关节,偶尔还能拄着拐杖慢慢晃悠。期间算命的邻居来看了他一次,给他送了点补品又给他腿上贴了一张符,说是能帮助恢复。

黄少天以前不以为意,自从被灯砸了觉得这神叨叨的邻居搞不好还真挺会算的,就没把石膏上的符揭下来。

住了这几天黄少天发现喻文州虽然看上去和他不怎么对付,其实还挺关心他的,每次在他病房待的时间都比别人长。

“药冲好了得马上喝,凉了伤胃,”喻文州把床边柜上的杯子送到黄少天跟前,“自己一个人也要好好照顾自己,你这骨折还得养一阵。”

“喻文州,你真不生我气?”黄少天一口把药喝了,看着喻文州拿了杯子去洗,冲着他的背影问道。

“你做什么事惹我生气了,”喻文州反问道,反而让黄少天接下来准备悔过的话说不出口。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去隔壁看病人,”临走前还伸手帮黄少天掖好了被角。

不可否认的是,喻文州最后掖被角的一个动作深深的把黄少天撩到了。

禁欲系宠溺攻啊简直,黄少天早就明白自己的性取向,可他还是对自己潜意识一下子就把自己摆在下面的位置上有点不能理解。

黄少天这人,嘴上不饶人其实心底里没把什么当回事,当时天天闹喻文州说白了也是因为闲着无聊,没几分当真的意思。这阵子喻文州对他的照顾,反而让他对自己之前做的那些事不好意思起来了。

他觉得还是正式道个歉比较好,哪怕喻文州真的没放在心上,自己好歹也要有个认错的态度。

黄少天从算命邻居送来的一筐水果中挑了几个好的准备拄着拐给喻文州送去,却扑了个空。

回病房的路上他隐约听见小护士们聚在一起议论喻文州请假去相亲的事。

喻文州居然还没有对象?!黄少天有点震惊,喻文州这种要啥有啥的人居然也是单身?自己这种玉树临风的阳光少年没有对象也就算了,喻文州那样的怎么也和自己同病相怜呢。

黄少天不是个能藏住事的人,或者说面对喻文州的时候藏不住事,当晚喻文州值班来看他的时候,他直截了当的就问道,“你今天去相亲了?”

“你怎么知道?”

“整层楼的人都知道了,都不用特意打听,”黄少天按捺不住好奇心,“相的怎么样?”

“朋友给我张罗好几回了,总不能一点面子都不卖吧,”喻文州想了想,“就吃了顿饭,是个不错的小男孩,但怎么说呢,不太合我口味。”

黄少天正在喝水,听到这话一口水没把自己呛死,感觉自己咳的肺都要出来了。

喻文州忙给他拍背,知道黄少天在惊讶什么,坦然道,“对,我喜欢男人。”

说完又补了一句,“要不我怎么一有空就往你这里跑。”

黄少天刚顺上来一口气又呛住了。

黄少天不得不承认自己对喻文州是有那么点意思的,今天听到他去相亲甚至还有些吃醋,虽然也有想过喻文州单身的话两个人还是有可能在一起的,但是事情发展的这么出人意料他一时半会还是一点准备都没有,整个人都待机了。

“没事吧,喝点水,”喻文州递过水杯声音万分温柔。

“不喝了,再呛一下就救不过来了,”黄少天摆手,“下次能不能等我喝完再说这么吓人的事。”

“你的形容词还真是……”喻文州扶额轻笑,“我更愿意听你把这件事形容为惊喜。”

“太快了,”黄少天说。

“慢慢来等你出院就来不及了。”

“那到我出院前你每天都要削一个苹果给我吃,礼尚往来,这个给你,”黄少天从柜子里拿出上午没送出去的一筐水果塞给喻文州,“之前的事情还是想说声对不起,我有时候真挺闹腾的。”

“我没放在心上,跟喜欢的人有什么好生气的,”喻文州把水果接过放到一边,看着黄少天的双眼,“虽然意思是到了,但没正式说出口总觉得少点什么。”

“我喜欢你,出了院就搬到我家去吧,顺便帮你做复健。”

“好。”

————FIN————

怎么办,感觉光是  喻医生  这三个字,就已经苏的不要不要了

好久没动笔,感觉我也要复健了

评论(3)
热度(174)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