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双花】绒绒

#大仙孙×狐狸乐#

张佳乐最近觉得有点别扭,总感觉有人暗中偷窥他。

他觉得这事不简单,怕不是有人盯上他了,要扒了他的皮做大衣。这天晚上张佳乐盘坐在床上,抱着自己毛绒绒的大尾巴苦苦思索了一整晚,也没想出自己有什么仇家,没准是自己想多了?张佳乐打了个哈欠,想着明天一早去树仙那求个签。

第二天一早竟然下起了大雨,张佳乐皱眉想了想,虽不想潮湿的泥土弄脏他的衣服,可自己的狐身安全似乎更为重要,最终还是决定冒雨前去。

张佳乐撑开油纸伞,对着伞上的桃花看了一会,收起尾巴,匆匆踏进了雨中。

这把伞跟着他有些年头了,那时候他还是个小狐狸,躲在林中修炼,在最为关键的化形之时,不想突降暴雨,电闪雷鸣之中若不是突然出现的一把伞,他苦苦攒下的修为怕是要毁于一旦了,待风雨过去,成功化形的他便把这把伞一并带走了。

树仙本是深山中的一株老树,传说月圆之夜能化为俊美的男子,很多胆大好奇的眼睛便跑进山中一探究竟,也不知古树化人这事是不是真的。不过后来不知怎么的,就传出了古树有神力这个说法,能替人占卜消灾,此后便真有人在那里建了个木屋供妖精们求签占卜。

张佳乐向来不是个人云亦云的人,他从小就在深山修炼,那把救他一命的伞就是在树仙旁找到的,他多少愿意相信树仙的灵气。

这阵子自己也有留意,并未发现身边有什么异常,但怎么说来树仙这里拜一拜也算是图个心安。

深林之中树木繁茂,葱郁的枝叶遮挡下雨势似乎小了些,长着青苔的石头在雨中泛着绿油油的光,张佳乐撑着伞延着小路向深处走,雪白的衣角被雨水浸的湿润。

远远的看见祈愿的木屋,张佳乐加快步伐快步走到屋檐下,把伞收起放在墙角边,抖抖身上的水,走进木屋。

木屋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地上铺着深色的木板,踩上去嘎吱做响,正中摆着一张小木桌,木桌正对的墙上挂着一幅微微泛黄的画,画的是一棵树,桌上除了一只签筒没有多余的东西。

签筒是竹根雕的,长时间的使用被磨得光滑油亮,原本刻在筒身的诗句也看不大清楚了。

张佳乐上前拿起签筒,深吸一口气,双手握着摇了两下便飞出来一只签,却远远的落在屋角。张佳乐走过去伸手要捡,却晚了一步,竹签已被别人捏在了手中。

张佳乐这才发现角落的阴影里坐了一个人,不禁暗自心惊,他的修为不算顶尖但也谈不上弱,进屋以来竟半点也未察觉到屋内有人,此人若是不怀好意,自己怕是有麻烦了。

那人站起身来走出阴影,光线透过窗棂照亮了他的脸庞。

张佳乐这才看清,眼前的人剑眉英挺,深沉的黑眸透着锐利,身形修长高大却不粗犷,宛若黑夜中的鹰。作为一只狐狸,族中的美男子他也见过太多,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人的样貌在他所见过的人中确实称得上出类拔萃。

这人此刻也在细细打量张佳乐,末了薄唇轻抿,笑道,“原来是个小狐狸精,我还当是谁,这种鬼天气还来求签。”

张佳乐皱了皱眉,虽说这人说的是实话,可狐狸精这三个字还是让他生出些怪异的感觉,世人多对狐狸有误解,狐狸精可不是什么好词,甚至还生出了狐媚惑主等意思不好的话来。故而他们出门在外,只说自己是小狐狸,从不自称狐狸精。

“你干嘛拿我的签,还给我,”张佳乐觉得言语上被人轻薄,有些生气。

“你说这是你的签?”见眼前漂亮的小狐狸有些生气,孙哲平依旧不慌不忙,“这里的东西都是为了我建的,按理说都是我的,哪里来的还给你一说。”

张佳乐略一思索,惊愕了。

“你这样的人,居然是树仙?!”

“我怎么不能是树仙,”孙哲平笑了笑,“还有,什么又叫,我这样的人?”

“你……”张佳乐不知道如何反应,看着眼前这人,平日里的伶牙俐齿也不知道哪去了,不禁有些气恼,不知道是恼树仙还是恼自己,跺跺脚转过身拎起门边的伞,“不和你说了,我回去了。”

“这就要走,不看签了?”

“不看了,”张佳乐果断道。

孙哲平没再说什么,抱臂靠在门框上,看着张佳乐重新走进雨中,待人走远后再看一眼手中的竹签,收进怀里,不禁感慨,“还真挺准。”

张佳乐冒雨回到住处,和那人说话说到后来,竟忘记了用法术收起尾巴,毛绒绒的大尾巴在雨中被淋了个半湿。想起此行的目的,张佳乐有些不忿,到头来淋湿了尾巴还什么事也没干成,也不知道那签上到底写了什么。

三日后张佳乐重新踏上了前去深山的道路。

“哟,小狐狸又来了,”孙哲平老远的就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远远的吹了声口哨。

张佳乐也不生气,走到孙哲平跟前,抬头看他。

“都说神仙能知万事,我有件事想问你。”

“你说,美人问话,我一定知无不言,”孙哲平促狭的看他。

“我最近,”张佳乐抿了抿唇,思索了一下道,“我最近总觉得有人暗中偷看我,你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么,是我多心还是真的有人……”

“哈哈哈哈,”不等张佳乐说完孙哲平大笑起来,“都说狐狸疑心重,你这也想得太多了吧,以你的修为,有人暗中偷窥还能找不出来。”

张佳乐之前也是这样想,可他就是有种隐隐的感觉,总让他放不下心来。

“这样,”孙哲平看他略带犹疑的样子提议道,“不如你搬到我这住一阵,我在这林中布有多道法阵,要是真有人对你不利,我很快就能知道。”

“我为何要相信你,”张佳乐对眼前的人也没多少把握。

“怎么,我可是你救命恩人,你居然还怀疑我,真让人伤心,”孙哲平往树上一靠做了个头痛的表情。

在张佳乐知道孙哲平就是当年给他伞的人之后,整个狐都不好了。

张佳乐还是听从了孙哲平的建议,知道孙哲平就是伞主以后,张佳乐对他也放下了些戒备,又因为孙哲平毕竟是神仙,便又多了些恭敬。

然而几日下来,张佳乐对孙哲平的称呼就从树仙变成了那个姓孙的。

张佳乐只想安安静静的在林中住几日,把偷窥他的人揪出来,奈何孙哲平每天都来骚扰他。

“我还记得你当时化形成功,回到林中,对我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要是不嫌弃你以身相许都可以的,”孙哲平叼着根草茎,抬手一指古树前一块大石头,“当时你就站在那。”

遇见孙哲平之后,这个黑历史张佳乐巴不得没有发生过,天天对着孙哲平这样丰神俊朗的人,回想起自己当时说的什么以身相许,简直羞耻感爆棚。

偏偏孙哲平没事就喜欢提一提,看着张佳乐面色染上薄红,似乎还挺高兴。

“虽说你一开始对我也不太客气,又成天疑神疑鬼,不过还是有可取之处的,”孙哲平看着窗边的张佳乐笑的开心,“你尾巴长得还挺好看的。”

张佳乐想打人了。

张佳乐这几日过得风平浪静,也没发现什么异常,除了孙哲平没事就来撩他。然而到决定要回去这一日,一大早的,竟发现孙哲平不见了。

“要回就回去吧,不用等我回来。”

张佳乐发现竹筒下压着这样一张字条,狷狂的字迹一看就知道出自谁人之手。

可他张佳乐是听话的狐么,本来要回去的,这下孙哲平不让他等,他还就不走了,偏要等。再说怎么也得当面道个别吧,这几日孙哲平对他也确实很好。

一晃就过去了半载,孙哲平也没有回来。

张佳乐从来也不知道自己那么耐得住寂寞,这一住就在林中住了半载,每日就在林中修炼,累了就躺在树下小憩,修炼勤快,加之古树旁灵气充沛,这半年来修为竟长了不少。

他前些日子修为又进一层,无意中感知到了木屋中被灵力封住的一个暗格。本想着别人的东西不能随意看,可最终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再加上安慰自己孙哲平和自己都这么熟了算不得别人,还是打开了。

暗格不大,垫着一块红色的丝绸,上面放着一把背面朝上的铜镜,张佳乐拿起镜子翻过来。镜子中映出的不是他的脸,而是他在城中的小屋。张佳乐试着往镜中注入灵力,镜中的屋子逐渐变的通透,渐渐的能看到屋内的景象,只是他灵力有限,那镜子总似有雾气笼罩,有些朦朦胧胧的,想来以孙哲平的修为,定是能看的很清楚的。

原来如此!张佳乐憋了一肚子气,死变态,每天偷看他还装作没事人一样,还把自己留在这里美其名曰帮他找偷窥之人,骗子!一定得好好算算这笔账。

生完气却又想到现在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还算哪门子账,连能不能再见面都不一定,这样想着又有些鼻酸。

此刻孙哲平正在翻着厚厚的一沓书简,冷不防眼前被放了一面镜子。

“你瞅瞅,你家小狐狸想你想的都快哭了,这都半年了,真不回去看看他,”楼冠宁手指把镜子边缘敲的笃笃作响。

“手上的事办不完哪有空闲回去,”孙哲平头也不抬,“我等他等了这么久,换他等我半年怎么了。”

“哟哟哟,心真这么硬怎么一眼都不敢看他,怕心疼吧,”楼冠宁啧啧嘴,“这小狐狸长大了居然这么漂亮,这么多年没白惦记。”

闻言孙哲平啪的一声把镜子合上,“怎么,好看也不给你看。”

最近风沙大,张佳乐总觉得一身的毛都夹着灰尘,特别是尾巴,每天都要去河边清洗,这天他化成原型正在河边大石头上甩水,却被一只手抱了起来。

张佳乐缓过神来看清楚眼前的人,上去就给了他一爪,孙哲平也没躲,捏过毛绒绒的小爪子放在唇边亲了一口。张佳乐顿时羞红了脸,把头埋进孙哲平衣服里,露一个尾巴在外边,却又被揉了尾巴。

张佳乐愤怒了,格老子的,半年音讯全无一见面就动手动脚,你大爷。

回到屋里张佳乐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质问,人赃俱获孙哲平竟毫无羞愧之意,大方的全都承认了。

“你当年修为那么浅,我救你下来不得关心关心你,看看你有什么危险我也可以帮得上,”孙哲平说的理所当然。

“那后来呢!我都长成大妖了你怎么还看我!”张佳乐咬牙切齿。

“习惯了,”孙哲平摊手。

“习惯了?!你怕不是看太久看上我了吧!”张佳乐怒发冲冠。

“看上又怎么了,你说过以身相许的,”孙哲平趁机凑上前捏了捏张佳乐气鼓鼓的脸蛋,“怎么,想抵赖。”

“谁……谁抵赖了,”张佳乐有些支支吾吾,“也不是不可以……”

“什么?我没听清。”孙哲平又凑近了些。

“我说我要以身相许成了吧!”张佳乐拍开孙哲平的手,说完了也没敢看他。

说完就被孙哲平按住后脑亲了上去,张佳乐没想到自己多年修为竟差点被憋死在一个吻里。

“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孙哲平亲完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道,“可我本是天界的神仙,先前为了照看你落下了太多的事,我终究不能在这里久留。”

“既然不能负责,干嘛还亲我,”张佳乐觉得被调戏了。

“我的意思是,你的修为离飞升也差的不多了,不如这几日就专心修炼,跟我一起回去。”

“说的容易,我这修为至少得百日,”张佳乐苦恼。

“所以还得靠我帮忙,我本是神仙,你和我双修几日修为便齐了,”孙哲平面不改色,“这个恩情算我送你的,不用报了。”

张佳乐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孙哲平说的是什么,新仇旧怨放在一起他越想越觉得自己亏大了,“你这厮得寸进尺!带好你的镜子自己回去撸吧!”

孙哲平接过半空中飞来的法镜,深感前路漫漫。

————FIN————

写了个开头有事中断了,就再也找不回感觉了

硬撑着写完了【悲伤

乐乐真是太可爱!

评论(8)
热度(73)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