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看浮云多,我把春天炖一锅

  南辕  

【喻黄】橙汁与鸡尾酒

一句话林方,双花,有私设

写完了发现上下加起来都不长,干脆并成一篇一次发完了

1.

进门的时候,不出意外又被人勾搭了,那小男孩长得清清秀秀的,没说两句就上前要挽黄少天的手,被他不动声色的躲开了。

小男孩见黄少天没什么兴趣,进了门就识趣的走了,一个人冲进舞池跳的很嗨。

黄少天点了一杯新品,是他喜欢的暖色调,层次清晰,黄少天慢慢的抿了一口。没一会身边就坐了一个人,不算生的面孔。

“来玩啊,”那人寒暄了两句,看了台上跳的正嗨的人,便把话题引到了别处,“和台上那个一起来的?”

“正好有空,来玩玩。”

“听说他换男友挺勤的,甚至有过一天一个。”

黄少天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笑眼弯弯看向他,“你们能不能聊点正经的,听说这听说那都是这些东西。”

“我还听说他换男友大部分原因是对方床上不行,真的假的,你们熟么,哪个行哪个不行你知道吧,他没和你说过?”

“我要是知道,那我成什么人了。”黄少天依然笑的眉眼弯弯,站起身来端起杯子一饮而尽,接着凑近对方,眼里已经有了一分恼怒。

“你特意和我聊这个,又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空杯被不轻不重的放下,杯底与台面接触发出清脆的声响。

对方还没从这突然的转变中回过神来,黄少天已经消失在酒吧门口。

本来是喝点东西放放松,结果被不三不四的人给搅的兴致全无。

黄少天有点不高兴,回寝室前从楼下小卖部买了一瓶牛奶,准备回去喝了睡觉。

2.

“我觉得这个地方还需要改改,”张佳乐拿记号笔标注了一段文字,拿给黄少天看。

黄少天应了一声再无下文,张佳乐觉得奇怪,凑上去一看,果然,黄少天托着下巴摇摇晃晃,已经快要睡着了。

“昨晚做贼去了?”张佳乐拿笔戳他。

黄少天被他戳的一激灵,“滚滚滚滚滚,我这么英俊潇洒挥金如土做贼干嘛,昨晚喝了瓶牛奶就睡觉了,一晚没合眼。”

“你说是不是有人往牛奶里下毒!”

“你怎么不怀疑是有人给你酒里下毒,”张佳乐合上书本,“要我说你也该正经找个男朋友,别每天跟那些花枝招展的去泡吧。”

“你以前不也跟我一起去,怎么,被大孙收服以后打算拉我入伙劝我从良了,”黄少天眯着眼睛打了一个哈欠。

“好了好了,你赶快回去补觉吧,剩下的我们明天再改,”张佳乐看黄少天哈欠连天那样,今天的功课是弄不完了,干脆催他回去睡觉。

结果就是黄少天睡了一个白天之后,在黑夜里彻底的清醒了,变成了一只炯炯有神的夜猫。

果然,熬夜这事是个恶性循环,黄少天洗了个澡一边在心里感慨年轻人不要老熬夜一边找了一件衣服换上昧着良心去泡吧。

3.

方锐最近迷上了调酒,林敬言来酒吧打工他死活要跟着,几天下来倒也学的有些模样。

黄少天看了两眼穿着工作服一板一眼的调酒师,又看了一眼单子,点了第一页上的一个说,“要一杯这个,你刚来吧,这个简单点。”

“卧槽?你这是怀疑我技术啊,”方锐不依了,“不用照顾我,你换一个,快换。”

黄少天又点了一个,“那这个,我喝过一次还挺喜欢的。”

方锐凑上去看了一眼,不知哪来的理直气壮。

“这个我不会,还是第一个吧,就这么定了。”

黄少天今天没有坐在吧台前,挑了一个角落里的卡座一个人窝着,看着炫目灯光下欢笑的人群,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隔着一堵墙看着他们。

俗话说得好,酒香不怕巷子深。

黄少天这样的长相,笑起来迷死人的一双眼睛,来酒吧没几次就成了很多人的目标,就算藏在角落,也有人凑过去搭话。

“啧啧啧,好花就是招蝴蝶,”郑轩调好一杯鸡尾酒放到喻文州跟前,看了一眼角落里被围着的人感慨道。

喻文州顺着视线看了一眼,黄少天的脸藏在阴影里,只看得见一双修长的腿。

4.

郑轩大学一毕业就放弃了研究生保送的机会,在大学旁边开了这间酒吧。

作为曾经的室友,林敬言他们几个常来照顾生意,时间一久没事的时候偶尔也帮帮忙。

喻文州的事情很多,他是几个人中最后一个踏进这间酒吧的。

“祸害。”

郑轩曾这样说他。

喻文州整个人自带一种谦谦君子的气质,穿衣款式简洁考究,配上温润俊朗的眉眼,微微一笑简直一浊世翩翩佳公子。

酒吧里这样气质的人最难得,喻文州每次一来跟前都聚着一群人,要号码的,约单独见面的,更大胆的还有直接上来塞房卡的。

都被喻文州滴水不漏的挡回去了,竟然也没有得罪任何一个人。

怎么可能玩的过他,你们还差的远,郑轩边研究新产品边看着喻文州跟他那群追随者周旋,暗道哪有人想到这样的外表下,骨子里却是狐狸。

然而对所有人都保持着疏离的狐狸,这次却有了新动作。

黄少天好不容易打发了身旁的追求者,端着杯子坐回了吧台前,既然躲那么远也还是一样,那不如坐回喜欢的位置。

刚坐下眼前便被递了一杯酒。

“您好,那边的那位先生请您的。”郑轩保持着职业的微笑,放下手中那杯渐变色的鸡尾酒。

黄少天顺着郑轩示意的方向看了一眼,喻文州朝他的方向微微举起酒杯。

看着不像坏人,酒吧调的酒应该也不会有问题。可是——

黄少天想了想,还是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挺甜的,他咂咂嘴,又喝了第二口。

第二口喝完的时候,喻文州已经端着酒杯坐到了黄少天边上,黄少天只来得及抬起头对喻文州明晃晃的笑了一下,然后就顺势趴倒,不省人事。

喻文州惊愕了,

郑轩也惊愕了。

“不是吧,你给他下药?”

“我是那样的人么,”喻文州反问。

“难说,”郑轩认真想了想。

酒是喻文州亲自给调的,绝对没有问题,可眼下这又是什么情况。

“怎么了?”林敬言听到动静过来看看。

发现是黄少天,又看到他手边的酒杯,了然。

“他不能喝酒的吧,每次来点的都是果汁,大概是醉了。”

5.

黄少天回到寝室的时候还有点恍惚,迷迷糊糊的把东西收拾好又觉得头实在疼的厉害,便拿过手机跟教授请了个假顺便短信通知了一下张佳乐,不知道张佳乐会不会想杀他。

不过眼下,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了。

想起早上的事情黄少天觉得自己怕不是拿错了剧本,虽说人生中总要发生一两件出乎意料的事,可也不带这样惊悚的吧。

“骗子。”

黄少天意识清醒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痛骂那杯长得好看的鸡尾酒,明明酒精浓度那么高还口味甜美的装作一副无害的样子。

然后翻了个身,彻底醒了。

身上的白色被子有些偏硬,和他自己那床蓝色的小棉被完全不是一个质感,黄少天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睡在寝室。

而且昨天又喝了酒。

想到这,他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头“砰”的一声撞在了床板上。

“嘶——”

“你醒了。”

趁黄少天揉头的功夫,喻文州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满身水汽的从浴室出来,腰里围着一条白色浴巾。

他该不是里面什么都没穿吧,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半裸的身体控制不住思绪漂移。

然后他发现自己想的有点超纲了,眼下还是他自己更值得担心,因为他发现自己除了一条内裤,才是什么都没穿,更何况自己身上的这件内裤,还不是他自己的。

“你——我们——”饶是黄少天那么好的口才,此刻也打结了不知从何说起。

喻文州慢腾腾的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按上他的后腰,周身未消散的湿热水汽将两人间的气氛渲染的格外微妙。

“疼么,”喻文州问。

黄少天不自觉的往后靠,喻文州此刻语气分外轻柔,他却不知道从哪里竟听出了一丝咄咄逼人的味道,和昨天那个端端正正坐在吧台对面冲他举杯的谦谦君子完全不是一种感觉。黄少天飞快的组织好语言,刚张了张嘴,一个字还没来得及吐出来,就被抢先了。

“我可以负责,”喻文州语气四平八稳。

6.

风流茶说合,酒是色媒人。

黄少天脑子里不知怎么就蹦出了这一句,暗道喝酒误事。

然后又在心里疯狂的吐槽自己,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还在这里瞎文艺。

那边喻文州扶着额头,语气很是诚恳。

“昨晚你喝多了我送你回来,结果你抱着我不让我走,还脱了衣服主动亲我,我也喝了点酒,头脑一热就——”

喻文州看进黄少天的双眼,“我为我糟糕的自控力向你道歉。”

喻文州这么坦坦荡荡毫不遮掩的承认了错误,那直白的眼神看的黄少天有些闪躲,不知如何应付。

半晌,他叹了一口气,大方承认。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如何面对这种情况,”黄少天顿了一下,“这种事我不是特别在行——”

喻文州笑出声来揉揉他的头,“这种事不需要特别在行。”

黄少天心里想,喻文州怎么这么坦荡啊,就算是自己喝多了粘人但总归是个醉鬼得用什么威胁他啊,说到底不还是他莫名其妙被人上了么。

然而喻文州一脸的坦诚,一肚子问责的话瞬间都咽回了肚子里。

算了,冲这长相,自己也不亏。

“不就是一夜情么,你不用太放在心上,”黄少天把喻文州推离自己远一些,“大家也都是成年人了,我上午还有课得一会得走了,回头大概睡一觉就能把这事忘了。”

黄少天飞快的说着,拿了衣服去浴室,两分钟后探出头来。

“内裤我回头洗干净了还你。”

7.

请好假之后黄少天爬上床准备休养一下,却怎么也睡不着。

一闭上眼脑子里都是喻文州那张笑起来溺死人的脸。

他洗澡的时候除了脖子上的几个吻痕也没发现别的痕迹,看来喻文州昨晚已经帮他清理过了,从这点上来说喻文州还是个好情人。

宿醉之后黄少天浑身上下没一个地方对劲,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觉得腰特别酸,索性翻过身来趴着。从床上这个角度正好看得到挂在阳台上晒着的那条内裤。

“啧。”

黄少天撇撇嘴,真是喝酒把脑子喝坏了,还说要还给喻文州呢,走的时候连号码也忘了要,除了名字什么都没问,大概是没机会还了。不会要一直留着当做他破处的纪念吧,黄少天眼睛一闭觉得很糟心。

这种糟糕的不知如何形容的心情在第二天上午达到了极致。

教授这几天有事出差,作为受托指点他们几天的学长,喻文州走进教室的时候黄少天一口气差点没憋过来。

“咋了。”张佳乐察觉到他有点不对劲。

“没什么,突然觉得自己一世英名要毁了,提前替自己悲痛一下,”黄少天顿了顿,“要不我哭两声是不是比较应景?”

收拾好东西看见喻文州半靠着墙在门口看书,像是特意在等他,不由自主的就主动发出了邀请。

“一起吃饭?”

“好,”喻文州合上书整整衣服,“去东门那家吧,那家的白斩鸡值得一吃。”

两个人都默契没有提上次那件事,可也不是像黄少天说的那样一觉醒来就忘了,所以一开始气氛还是弥漫着一点尴尬。

不过俗话说得好,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不发愁,几顿饭吃下来两个人的相处似乎有种轻车熟路的趋势,没几天就约着一起白天看电影晚上压马路了。

似乎有些地方不太对劲,黄少天想。

那条内裤还没还给他。

8.

得知那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已经是两个人确定关系之后。

告白说不上准备了很久,黄少天和喻文州在一起吃了几十顿饭后,觉得大事不好,自己好像没出息的喜欢上这个人了。

两个人在屋檐下躲雨的时候,黄少天想着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把人生大事拿出来聊一聊。

“我有个事想跟你商量一下,”黄少天侧头看喻文州,见他没太大反应又去拉他的手,“欸,我和你说话呢,很严肃的。”

“我也许知道你想说什么。”喻文州回以微笑。

“什么?”黄少天不知道喻文州是诈他还是真知道,有点判断不清。

下一秒喻文州握紧他的手吻了他,末了在他耳边缓慢却郑重的说道,

“我也喜欢你。”

黄少天觉得这是酒后一夜情之后最好的结局了,却不想突然被告知了记忆中的这件大事其实并不长这样。

“那天我们几个一起把你抬到宾馆的,”方锐说,“郑轩和喻文州照顾了你一晚上,早上郑轩先回来的喻文州还没回来。”

“就说文州那么温柔,没人招架的住啊,是吧,”郑轩用胳膊肘捣捣黄少天。

黄少天此刻正沉浸在懵逼中。

想他堂堂酒吧第一美男子居然被摆了一道,怪不得喻文州从来也不觉得尴尬,敢情根本就没这回事他尴尬个毛线球啊,只有自己入戏太深,简直不能忍。

“喻文州!”回到两人同居的小公寓,黄少天气势汹汹。

“怎么了这是,谁又惹你了,”喻文州上来就想把人往怀里搂,哄小猫似的。

“你大爷的我就觉得我酒品不可能那么差,你还挺会演啊,搞得我一直以为我酒后强拉你乱性,你这样都不会有罪恶感么?!”黄少天嘴上不饶人却也没有从喻文州怀里挣扎出来。

“我也是顺势而为,哪里知道你酒量这么差,”喻文州揉揉他的头,“何况我当时挺喜欢你,也没想到你会真信。”

“看在我喜欢你的份上这次就原谅你了,”黄少天想起来还是有些气鼓鼓,“这件事到底哪里是真的。”

“当然有。”

“什么?”

“你脖子上的印子真的是我弄的。”

————FIN————


评论(6)
热度(191)
© 南辕 | Powered by LOFTER